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41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同是华人得诺奖 待遇冰火两重天


刚才这段视频不用翻译大家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这是瑞典文学院常任秘书彼得.恩隆德宣布把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授予中国作家莫言的场面。他说,莫言的“魔幻现实主义融合了民间故事、历史与当代社会。”

莫言是第一位荣获这一奖项的中国籍作家。对于一贯有诺贝尔情结的中国老百姓来说,这一消息自然是一个特大喜讯,圆梦成真啊!于是乎,莫言的作品立即成为畅销书,商家获利,全民沸腾。一时间洛阳纸贵,一书难求。

视频:莫言小说售罄-江苏电视台报道

“缺货、预售、等待,短短数天内,莫言的作品成为了中国最炙手可热的文字。这股莫言热在昨天晚上7点他确认获得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后,达到了高潮。”

与此同时,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主管意识形态的李长春致信中国作家协会,高度赞扬作协副主席莫言荣获诺奖。

视频:李长春致信中国作协

“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既是中国文学繁荣进步的体现,也是我国综合国力和国际影响力不断提升的体现。”

其实,早在12年前,法籍华人高行健就凭借小说“灵山”一举拿下诺贝尔文学奖,从而成为第一位获得这一奖项的华人作家。只不过是,高行健不但加入了法国国籍,而且还有“六四”情结。我们从当年高行健在获奖仪式上的讲话就能看出这位体制外作家在思想上所具有的叛逆性。

视频:高行健讲话片段

“冷的文学是一种逃亡而求其生存的文学,是一种不让社会扼杀而求得精神上自救的文学。一个民族倘若竟然容不下这样一种非功利的文学,不仅是作家的不幸,也该是这个民族的悲哀。”

中国官方对待高行健获诺奖和这次对待莫言获奖的态度大相径庭。2000年高行健获得诺奖以后,中国作协官员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说:“中国有许多举世瞩目的优秀文学作品和文学家,诺贝尔文学奖评委会对此并不了解。看来,诺贝尔文学奖此举不是从文学角度评选,而是有其政治标准。这表明,诺贝尔文学奖实质上已被用于政治目的,失去了权威性。”

资深媒体人范炜在新浪微博上摘录了人民日报当年的评论:“在斯堪的纳维亚半岛瑞典文学院里,一场闹剧正在上演。一小撮对中国人民怀有极不健康心理的所谓文学专家,不顾中国人民的强烈反对,将新世纪第一个诺贝尔文学奖颁给了华裔‘作家’高X。瑞典文学院的倒行逆施,极大地伤害了中华民族的感情,这是对12亿中国人民的严重挑衅。”

由于高行健的名字遭到新浪微博的封杀,因此,范炜这个帖子中只好用“高X”来代替高行健。这次莫言获得诺奖后,人民日报的评论内容自然是可想而知的了。许多网民在新浪微博上用搞笑的笔法替人民日报草拟了新的评论,称这一次瑞典文学院极大尊重了中华民族的感情,莫言的获奖是对12亿中国人民的顶级赞誉。网民“大美小言”直截了当地说:“莫言获诺奖,让人民日报忙于自扇耳光,而且打得很欢快,根本是一个自虐小人!”

尽管中共政治局常委李长春称,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既是中国文学繁荣进步的体现,也是中国综合国力和国际影响力不断提升的体现,但莫言并没有给李常委留面子,说他获诺奖是文学的胜利,而不是政治正确的胜利。网民杨漱玉青在推特上把这两段话加以对照之后评论说:“这就叫当众打脸。”

知名媒体人杨澜也不认同李长春的那番完全不靠谱的大话。她在新浪微博上表示:“莫言得的是文学奖,是个人奖,那是肯定他对人性和人的生存状态的洞见与刻划。大可不必和国家强盛、文学复兴扯在一起。诺奖很多时候是颁给欠发达国家甚至是身处离乱中的作家,可见与国力强盛没什么关系。”

除了高行健的名字在新浪微博遭到封杀之外,还有一位荣获诺奖的华人遭受这一不公正的待遇,他就是两年前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中国公民刘晓波。刘晓波长期以来在中国以非暴力方式争取基本人权,多次被捕入狱。2010年刘晓波荣获诺贝尔和平奖,但他当时已经身陷囹圄,至今仍未获释。

日前在北京的一次记者会上,有记者提问道,为什么中国对刘晓波获诺奖和莫言获诺奖持两种不同的态度?外交部发言人洪磊说:“两年前,挪威诺贝尔委员会的决定严重干涉中国内政和司法主权,我们理所当然坚决反对。”

不过,本届诺贝尔文学奖得主、体制内作家莫言却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希望刘晓波能够尽早获释。

视频:莫言谈刘晓波

“后来他离开了文学,热衷于政治,我也跟他再也没有什么交往。我对他后来很多的活动,我都不太了解。但是我现在希望,他能够尽早地获得自由,尽早地能够健康地获得他的自由。然后,我觉得他完全可以研究他的政治,研究他的社会体制。”

“六四”民运中的学生领袖王丹在脸书中他的个人页面上称赞了莫言的这一举动。他说:“莫言公开表示,希望刘晓波早日获释,我觉得能这么说,还是值得肯定的。”王丹还鼓励说,希望莫言不负诺奖光环,从“莫言”变为“直言”。

最后,让我们重温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颁奖典礼片段,希望刘晓波能够尽快获释,继续为争取中国的基本人权做贡献。

视频:2010诺贝尔和平奖颁奖典礼 诺委会主席托尔比约恩.亚格兰说:

“我们遗憾和平奖得主今天没有出席典礼,他正在中国东北的一所监狱中被单独关押。他的妻子刘霞和亲密的亲人也无法和我们共同出席今天的仪式。因此,今天我们无法颁发奖章和证书。我们认为,刘晓波让我们联想到了曼德拉。中国必须准备对批评抱持正面的态度,是为了改进所提供的机会。刘晓波不过履行了他的民权,他没有做错任何事,他必须获得释放。”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