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40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伊朗核协议:奥巴马鲁哈尼国内皆遇阻力


无论是美国总统奥巴马,还是伊朗总统鲁哈尼,在伊朗核协议问题上,两人在本国内部都面临保守派的反对。如果达成协议,伊朗的核项目将受到限制,做为交换,对伊朗的部分经济制裁可能放松。如今,共和党人即将控制美国参议院,从而主导国会两院。这会对伊朗核会谈造成什么影响呢?

有关限制伊朗核项目的会谈还有不到三个星期就到最后期限了。德黑兰的保守势力可能会破坏达成协议的可能性。助长这种阻力的是奥巴马总统所说的“长期的不信任传统”。

奥巴马说:“有相当一部分政治精英是靠反美起家的,他们仍然觉得把国内所有问题都归咎于美国对他们来说很方便。这项协议显然对伊朗、对区域以及对世界都有好处,但他们是不是会赞成,还是个没有答案的问题。”

不过,奥巴马总统在美国国内也面临共和党保守人士的挑战。共和党人赢得了国会的控制权,他们反对达成任何允许伊朗继续浓缩铀的协议。

卡托研究所的分析人士贾斯汀•洛根说,奥巴马和鲁哈尼两位总统都面临类似的政治局面。

他说:“在伊朗伊斯兰议会或者美国国会,都有强硬的、军国主义的鹰派。借用另一个政治学术语,存在某种‘双层博弈’,就是说两国政府领导人都有可能达成协议,但随后都在国内被拒绝。”

奥巴马总统可以不寻求国会批准而取消目前美国针对伊朗核项目的制裁。

然而,即将出任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的米奇•麦康奈尔说,如果共和党人发现协议无法接受,将投票加强对伊朗的制裁。

美利坚大学教授盖伊•谢夫认为,达成一项令保守派人士满意的协议可能性不大。

他说:“如果伊朗方面想这么做的话,他们今后还是有能力来制造核武器。所以,即使是在最好的情况下,这项协议将延缓而不是终止伊朗对核武器的追求,因为协议会允许伊朗保留大批的铀、大量的离心机,还有核运载系统,比如导弹。”

在允许伊朗保留多少离心机和多高纯度的浓缩铀的问题上,双方分歧很大,因此,核会谈有可能再次延长,这有可能在华盛顿和德黑兰两边都引发内部不满。

卡托研究所的洛根说:“真正的问题其实是,是不是有人只是想在打破协议前景的大棒上留下自己的指纹呢?我不相信会是这样的情况。”

国务卿约翰•克里说,他不会被拖入到政治游戏之中。

克里说:“我不会就任何政治层面发表评论,我只是要说,就我们的外交政策而言,美国将继续保持团结并发出一个强有力的声音。我们有我们的价值观,是所有美国人都共享的价值观。”

在是否延长会谈的问题上,克里说,美国官员“没有谈论或者想到延长”11月24日的最后期限。他说,“出于很多不同的原因”,必须在这个“关键日期”之前“把事情办成。”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