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24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光鲜之下:里约奥运会的隐藏成本


里约奥运会已经落下帷幕,人们仍沉浸在一些奥运话题的热议之中。这场奥运据官方估算开销少则45亿美元,多则达到60多亿,远远少于索契和伦敦举办奥运会的开销。这笔开销中有些经费被花在表面光鲜的基建项目上,这些项目预期将成为这座城市举办奥运留下的不朽遗产。然而,与所有这些建设联系在一起的社会成本将会影响一些里约居民一辈子。

丹尼尔•坎波斯(Daniel Campos)在他有钱的时候一点一点建起了自己的房子,地点在奥林匹克公园以北的库里斯卡(Curicica)居民区。

2012年,警察出现在他的家门前,告诉他必须拆迁。他的房子被认为是挡住了当时即将开建的奥运高速路(Transolympic Highway)。奥运期间,运动员们通过这条高速从奥林匹克村前往德奥多罗区(Deodoro)的比赛场馆。

成为社区活动人士的坎波斯说,他和邻居进行了抵抗,政府允许他留下来,但就在他们的房子门口掀开了污水沟的遮盖。

他说:“他们说他们要移除这个遮盖,这是人们建来抵御老鼠、蟑螂和污水的,他们的理由是这种盖子是被禁止的,他们会去清理河水。但直到现在,他们也还没有清理河水。”

市政府在社区里铺上了这些跨越污水沟走向房子的危险走道。丹尼尔不得不养了几只猫,把污水沟的鼠害挡在房门外。

在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的投资是这场体育盛会的积极成果,包括公路、铁路、酒店和体育场馆等。但是这些发展是有社会成本的。据估计,里约共有两万人因为奥运建设而被逐出自己家门。

罗伯特•穆加(Robert Muggah)是一家非政府组织伊加拉佩学会(Instituto Igarape)的研究主任。

他说: “这些人真的是连夜被告知搬离自己的房产,通常是在强力胁迫下,还有军队参与威逼、强迫人们离开。这很显然是奥运留下的可怕遗产,在奥运运动员们打包回家后还会影响很长时间。”

74岁的库里斯卡居民恩妮达•苏萨(Enida Sousa)说,市政府原想把她送到收容所,把她家拆除。

她说: “当我听说我们必须搬走的时候,我很害怕。当我看到他们拆除邻居们的房子时,我很伤心。然后灰尘就变得很大,我也吃不好,然后我就病了。”

据她所说,那些尘土让她患上了肺炎。施工的震动破坏了她的房子结构。市政府官员现在说,苏萨可以留下来,但拒绝修理她的房子。

2016年巴西夏奥会奖牌排行

第31届夏奥会官网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