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26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检察官建议从轻量刑,梁彼得可望无需入狱


纽约市前警察梁彼得(右)离开布鲁克林高级法院(2016年2月11日)

纽约市前警察梁彼得(右)离开布鲁克林高级法院(2016年2月11日)

引起各方强烈关注的纽约前华裔警官梁彼得误杀黑人青年格雷案星期三有了显著进展,起诉梁彼得的纽约南区联邦检察官汤普森向法官建议,以较轻方式处罚被定过失杀人罪的被告梁彼得。该案受害者家属对此表示强烈不满,指梁彼得应为其罪行坐牢。星期四,梁彼得有机会向格雷的女友表达懊悔和歉意,试图缓解受害方的愤怒。

星期三,纽约南区联邦检察官肯尼斯·汤普森写信给梁彼得案主审法官,在20多页的量刑建议中提出不要对之前被定二级过失杀人罪成立的前纽约华裔警官梁彼判监禁刑,代之以6个月监视居住,500个小时社区服务,缓刑5年的较轻处罚。该罪名最高可判15年监禁。

检察官:为讨还公道而非报复

汤普森在信中说,“这一悲剧案件从头就一直是要讨还公道而非报复。”他说:“梁彼得没有犯罪历史而且对公共安全不构成威胁,”他还说,“由于对他(梁彼得)的监禁对保护公众并无必要,也由于本案的特殊性,因此 对其监禁是不必要的。”

2014年11月,梁彼得和同事在一栋黑暗的公租房楼梯间巡逻时受惊吓开了一枪,子弹从墙上反射到楼下,击中28岁黑人青年格雷,致其死亡。

汤普森认为,梁彼得案较轻的情节适合于缓刑:“事实是梁彼得是个没有经验的警察,在街上巡逻不足一年,他在黑暗的楼梯间巡逻是为了维护平克楼居民的安全,并没有证据显示他有意要杀害两层楼以下的28岁的格雷。”

梁彼得的两位上诉律师随后发表声明,认为梁彼得是清白的,“此案是意外,不是犯罪”。声明说,该案的特殊之处在于检方虽然在审判中获胜,却建议被告无需入狱。

他们表示, “虽然不同意汤普森在梁彼得罪责的根本问题上的看法,但他作出梁案无需使用监禁的冷静、勇敢的决定值得称赞。”不过他们表示,“无论法官最终是否按检察官的建议判决,他们都将继续为梁彼得上诉。”

法官定4月14日对梁彼得案作出判决。

星期六在纽约参加全美声援纽约市前警官梁彼得活动的与会者高呼“是事故不是罪犯”,“还梁彼得公道”。(美国之音方冰拍摄 2016年2月20日)

星期六在纽约参加全美声援纽约市前警官梁彼得活动的与会者高呼“是事故不是罪犯”,“还梁彼得公道”。(美国之音方冰拍摄 2016年2月20日)

家属:梁彼得应为其罪行坐牢

格雷的家属对检察官的建议极为不满,认为梁彼得必须坐牢。他们在一份声明中说:“我们对地区检察官汤普森不足够的量刑建议感到愤怒。梁警官已被定过失杀人罪,他应该为其罪行坐牢。”

格雷的家属认为,检察官的建议将助长警察暴力执法的蔓延。他们说:“这一量刑建议送出了一个讯息,就是警察杀人无需面对严重后果。”他们接着说:“这一对警官不公正杀害和残暴对待纽约人却严重缺乏问责的正在进行的模式,会助长暴力的继续。”

梁彼得向受害者家属当面致歉

星期四早晨,梁彼得向格雷3岁儿子的母亲巴玲杰,表达了他的懊悔和歉意。他们在汤普森检察官办公室有5分钟的会面。当时在场的梁彼得的上诉律师施特曼说,“他说他非常对不起,他知道失去心爱的人有多难,”他说,那天晚上开的那一枪“是他从来没有想象会发生的事情。”

巴玲杰告诉梁彼得,这一枪击改变了她的一生,她和格雷的女儿阿凯拉只有3岁。巴玲杰的律师说,“巴玲杰告诉梁彼得,她失去了伴侣,她的生活急转直下。她告诉梁,格雷是无辜的,他是个好人,是个好父亲。”

施特曼说,在离开检察官办公室时,梁彼得和巴玲杰握了手。

美国华人的全面觉醒?

星期三,纽约一家亲北京的华文媒体在说,梁彼得案的这一进展,是“华人集体抗议示威的一次空前胜利”,并称此为“一次美国华人的全面觉醒”。

2月11日,陪审团宣判梁彼得二级过失杀人和渎职罪成立。2月20日,纽约华人在布鲁克林地区法院前举行了规模空前的万人集会,抗议对梁彼得的定罪。

该媒体号召华人利用好这股凝聚力,“去改写华人的生存轨迹,改写美国社会的秩序”。

虽然汤普森检察官表示,他的量刑建议与华人抗议无关,但梁彼得的律师称,梁被定罪后组织的抗议示威,对汤普森作出的量刑建议功不可没。

抗争是纽约侨界的自发行动

《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告诉美国之音,一年来纽约华人对这一案子的抗争对案情发展有积极作用;他说,在民主社会里,包括华人在内的各族裔“就是需要及时发出自己的声音。从这个角度来看华人的抗争应该予以肯定。”

其次,胡平认为在高度关注这一案子的过程中,纽约的传统侨社发挥了主要作用。比如,纽约华埠的联成公所多次召开记者会和筹款活动,纽约的世界日报也一直对此跟踪报道。

胡平说,有些朋友担心在抗争中有中国政府的运作,他认为这是“过虑了”,他表示,这次抗争“基本是纽约侨界自发的”。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