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14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跟政治学者谈政改(二):平反六四有五难


台湾“青平台”举办中国民主沙龙纪念“六四”

台湾“青平台”举办中国民主沙龙纪念“六四”

帘幕下的中共政治改革引起的猜测和传言持续不断,今年更甚。期望与分析混杂,猜测与炒作并行。有说重大举措出台在即,六四平反为期不远,也有传政治民主、选举范围都会大尺度放宽。中共政改重点在哪里?会在哪些方面有所推进?而又在哪些方面难有突破?美国之音记者木风采访了台湾知名的政治学者、中共政治体制研究专家寇建文教授,就这些公众最感兴趣的话题进行了讨论。下面听这篇报道的下半部分,平反六四的难点何在?

*难点一:人还在 *

台湾知名的政治学者、中共政治体制研究专家寇建文教授

台湾知名的政治学者、中共政治体制研究专家寇建文教授

记者:对中共来说,平反六四的难点究竟是什么?众所周知,中共建国后犯过很多错误,但也都一个接着一个地进行了平反,从反右、四五运动以及文革,都平反了。六四已经过去23年了,为何就平不得?难道真要也等待40年吗?

寇:难点有几个。一是,当时人还都在。1978年中共在胡耀邦推动下给很多人平了反。那是因为文革当权人物都已经失势了,反对平反的阻力相对比较小。而从六四到现在,像李鹏、江泽民等都是六四的受益者,他们也都退下来了,但不是被斗倒的,只是年龄到了,退休了。他们在政治上从80年代到现在还是有一定的延续性。所以现在的高层就必须要考虑到,过去这些老人怎么去处理。

江泽民(左一)和李鹏(资料照)

江泽民(左一)和李鹏(资料照)

最近陈希同(六四时的北京市长)出了回忆录,李鹏也有。他们试图撇清自己跟六四的责任。但这里关键是,很多人没有完全离开,还有影响。现任的领导人中有些也有一些声音说应该平反,或者对六四持更为宽松的态度,但要现在解决,我觉得时间还没到。

*难点二:对邓小平的评价*

再一点是对邓小平的评价。现在人们可以谈论六四,但要真把六四的案子翻过来,就要追究责任。其他人都可以撇清自己的责任,但邓小平不能。邓小平是改革开放的最重要的一个人物,如何给邓小平重新作出评价,现在的领导人会感到很难办。毛泽东犯了那么严重的错误,中共还给他一个3/7开的评价,就是为了一个延续性。邓小平如何评价是中共高层不得不慎重的问题。

邓小平(资料照片)

邓小平(资料照片)

记者:处理死人应该比处理活人容易一些吧?给邓小平定一个5/5开,或者4/6开,讲清他对六四的责任就像厘清毛泽东晚年犯的错误一样,不就可以解决邓小平的问题了吗?

寇:不要忘了,能够给毛泽东的功过做出评价是因为那时中共有邓小平这样的强人。邓一言九鼎,说服了党内否定毛泽东的力量。现在,中共党内有谁有这个能力说服反对平反六四的势力?根本做不到。

*难点三:追究凶手*

“天安门母亲”发 起人丁子霖

“天安门母亲”发 起人丁子霖

上面讲的是党内的层面,如果从六四受难者的角度,从他们的家属、他们的朋友的角度看,如果平反六四,要不要惩罚凶手?柴玲为什么讲那个话? 别人不认同她,但我可以理解。如果中共觉得,国外也好,社会也好,家属也好,大家不会去追究责任的话,他们就更有可能去为六四平反。如果要追究,事情就没完没了。

*难点四:强人不再*

中共领导人在主席台上

中共领导人在主席台上

记者:您刚才提到台湾制度转型的例子。很多人认为,台湾制度转型的成功主要是由强人蒋经国推动的。没有他,这个转型很难成功。最近,我采访六四学运领袖吾尔开希的时候,他不赞成这种看法,认为强人专断和少数人专断,也就是9个常委拍板,没有什么本质上的不同。因此,他认为,在中共目前的集体领导的体制下,只要党内外气候成熟,主要领导人有意推动,六四就有可能得到平反。您对个人专断和集体领导对平反六四或者推行重大体制改革的关系有什么样的看法?

寇:(这种事),我觉得还是有一个强人才比较有可能。需要有一个比较强的领导人。国家内部遇到这样大的事情,像平反六四,是一定会有分歧的。当你是集体领导的时候,你要整合一个共同的声音,相对比较难,需要内部协商,讨价还价。这样效果会不太好。反而是有一个强人的时候效果会比较好,他能够去压住党内的不同声音。拿“228事件”为例,到最后平反、调查、成立受难者基金会等事情,主要是在李登辉时代。

*难点五:缺乏国际压力*

另外,我们还必须看到改革的动力这个因素。蒋经国是看到一党专制长久不了,但要改谁都没有十足的把握,可能成功,也可能失败。因此,体制改革这么大的事情必须有足够大的动力才能够让最高层下最后的决心。台湾当时会要改变,也许跟它的社会内部结构变化有关,比如说,中产阶级有在进行选举,但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就是美国。美国的力量影响到台湾的政治。像这样子一个“核心国与边陲国”的国际结构,现在在中国大陆和美国之间是不存在的。

蒋经国(资料照)

蒋经国(资料照)

当时,美国和台湾是冷战大环境下产生的一个结构,可以说,台湾是附庸国,而美国是宗主国。当台湾的一些作为太过违反到美国的民主自由的价值观念,美国是会施压。台湾的异议人士会到美国找美国国会议员,美国会透过国会议员对台湾施压,或者国会议员施压行政部门,然后由行政部门向台湾施压。比如,“江南命案”和“刘一良命案”都让台湾政府感到很大的压力,被迫要做一些改革。在分析台湾体制改革动力的时候,这个国际结构应该放进来。

记者:按照您的这种分析,大陆似乎还不具备这些条件。国内外是有平反六四的要求,有进行政改的呼声,但中美之间的关系可远非当时台美之间的关系。

寇:是的,很明显,国际因素扮演的角色是比较低的。中国内部也没有什么选举。所以异议人士想要在地方层级里存在都不可能。所以,我觉着,大陆要变迁会比台湾更辛苦一些。

记者:看来无论是平反六四,还是启动实质意义上的政改还是放宽言论自由,改善异议人士的生存环境都不是很快就可期待的事情了。

寇:那些显然是过于乐观。不过,积极的一点是,在六四议题上,官方的调子在慢慢变淡,至于说18大的时候,也就是2012年的时候就会发生变化,我是比较保守一点。

记者:好,谢谢你寇教授。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