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26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香港出版社取消出版《李鹏六四日记》


封面

封面

香港一家出版商突然取消了原定星期二出版《李鹏六四日记》的计划。出版人鲍朴说,有关机构最近提供的版权信息使出版社重新评估了版权问题,并决定取消出版。他还对不能出书感到遗憾。香港一些出版业同行说,这一事件的最新发展进一步证明《李鹏六四日记》出自这位前中国总理之笔。

*出版社称取消决定源自版权问题*

就在备受瞩目的《李鹏六四日记》原定六月二十二号出版的三天前,香港新世纪出版社星期六发表声明,出乎意料地决定取消这项出版计划。这份简短的声明说,根据有关机构提供的著作版权信息,以及香港的版权法,出版社作出了上述决定,并且向各界表达歉意。

*鲍朴:当初决定出版曾经过深思熟虑*

出版人、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的政治秘书鲍彤之子鲍朴星期天对美国之音表示,当初作出出版《李鹏六四日记》的决定时就明白这项出版可能涉及版权问题,但是在考虑了作者本人的意愿、香港法律顾问提供的咨询以及出版这本书所带来的公众利益之后,决定要出版这本书。

鲍朴说:“以前当然考虑过版权问题,而且非常慎重地考虑过版权问题。那么为什么以前决定出版呢?(出版)它的根本条件是,我们有理由相信李鹏自己写了这份东西,然后他自己愿意发表,但是中共中央政治局禁止他出版。法律没有规定在这种情况下是不是可以出版。这份东西的历史意义是它对将来历史研究的益处,还有公众意见是大家都愿意看到这份东西面世,因此我们当时做了这个决定去出版。”

鲍朴说,由于当初的出版计划在媒体曝光之后受到广泛关注,有关机构也采取了有关著作版权的行动,致使出版社改变了对这项出版计划的评估,而决定不予出版。

鲍朴说:“现在我决定停止出版,因为有两个条件,一是我现在有新的版权信息,那我原来(出版计划)的条件就变了。另外一个也不能忽视的条件是,这份东西无法面世的基本条件也不存在了,所以最后作出了停止出版的决定。”

*出版商南方龙:版权明确后需得到许可才能出书*

在香港出版过很多本有关中国大陆政治生活书籍的出版商南方龙说,显然鲍朴已经知道《李鹏六四日记》的版权所有者是谁,因此根据香港法律他必须停止出版计划。

这位出版商因为专门出版题材敏感的书籍但需要进出中国大陆而要求记者不透露他的真名实姓。

南方龙说:“如果版权不明确,而且现在因为互联网的问题,说我是从互联网上摘下来的,这个是可以的。但是现在他已经知道了就不可以了。这个识别非常重要。”

*版权信息来源引发猜测 鲍朴守口*

鲍朴不愿透露具体是什么机构向出版社发出了什么版权信息。一些分析人士认为,发出有关版权信息的机构来自北京,但可能通过在香港的代理人或机构将信息转达给鲍朴。去年出版了《胡耀邦与中国政治改革》的香港晨钟书局出版人孟浪说,有关的版权信息只能来自版权所有人或他的代理。

孟浪说:“违反版权法的风险出现只能是著作权所有人、版权所有人,也就是李鹏自己站出来,或者委托他的代表人站出来跟出版人交涉,说这本书是我写的,你没有经过我的同意,你不能出版。但是他当时决定出版的时候,并没有这样一个人站出来。
一般认为,李鹏作为一个著作人,作为一个版权所有人,他不会作出回应。现在显然那边,著作所有人李鹏作出了反应。”

*更多人确信日记为李鹏所写*

曾经有人怀疑新世纪出版社原本打算出版的《李鹏六四日记》是不是李鹏所写。香港一些出版业同行说,这一事件的最新发展进一步证明《李鹏六四日记》出自这位前中国总理之笔。出版商孟浪认为这本日记的确出自李鹏之笔,哪怕李鹏本人不承认。

孟浪说:“ 是假的就不存在版权问题。李鹏如果说是假的,只有一种可能:明明是真的,因为李鹏迫于自己还是中共党员和中共前领导人,他有党纪和国法的制约,他违心地表示这是假的,只有这种可能。”

出版商南方龙早先曾怀疑《李鹏六四日记》的可疑点太多,他倾向于认为这本日记是伪造的。但是他现在倾向于认为日记出自李鹏本人之手。

南方龙说:“ 我从鲍朴的声明感觉到这本书是真的。如果李鹏不承认这本书是他写的,那鲍朴照样可以出。我也听说有高层消息传过来说,这本书是真的,中共政治局曾经讨论过。”

鲍朴曾经表示先出书再让读者自己去辨别真伪。现在他对美国之音说,其实他本人一直很肯定这本书出自李鹏之笔,但是由于担心读者不一定能相信这本书的真实性,才说出了“真假自辨”的话。

*鲍朴自认赔钱生意 众人称他成功*

鲍朴在两天前的星期五通知印刷厂停止印刷《李鹏六四日记》,当时工厂正在按两万本的订单印刷这本书。 香港一些出版商说,新世纪出版社可能因此损失十几万到几十万港元。鲍朴承认这是一次失败的商业行为,但表示他不能顶着版权问题坚持出版此书。

鲍朴说,在作出不出版这本书的决定后他已经在网上下载了相关的李鹏日记,但仍然对自己不能让李鹏日记以正式出书的形式面世感到遗憾。香港出版商孟浪和其它一些观察人士则表示,鲍朴出版《李鹏六四日记》的经历已经带来了很大的社会影响,加强了人们对中国当局至今不让六四事件得到自由讨论的关注。从这个意义上说,鲍朴是成功的。

============================================================

(附)VOA简讯:香港出版商停印《李鹏六四日记》

香港的一名出版商说,他已经停止印刷中国前总理李鹏的回忆录。此回忆录讲述了在1989年北京天安门广场镇压亲民主抗议活动前发生的一些事件。

大约两万册中文版的《李鹏六四日记》原定于星期二在香港上市。新世纪出版社的鲍朴说,“有关机构”让他意识到有版权问题。他拒绝对此做进一步说明。

天安门镇压事件在中国大陆仍然是一个禁忌的话题。中国政府从未对此事件提供一个可信的说法,也从未允许对中国人民解放军发动的这次袭击进行独立的调查。那次袭击导致几百名手无寸铁的平民死亡。

在媒体看到的这本回忆录版本中,李鹏写道,已故中国领导人邓小平不仅授权这次军事行动,并且还说,中国共产党必须准备“流一些血”来平息这场示威活动。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