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17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李鹏六四日记》谈美国之音


《李鹏六四日记》封面

《李鹏六四日记》封面

最近,在美国出版了一本中文书籍《李鹏六四日记》,据称这是前中共总理李鹏在1989年六四前后一段时间所写的部分日记。李鹏在这些日记当中,有不少地方谈到了美国之音。

*《李鹏六四日记》在美国出版*

这本《李鹏六四日记》(洛杉矶西点出版社,2010年6月版),是1989年担任中国总理、中共政治局常委的李鹏,在89年之后的15年(2004年)整理写完的。但是,由于种种原因,这本原定在香港由新世纪出版社出版的书,没能出版与读者见面,而改由洛杉矶这家出版社根据网络电子版出版发行。到目前为止,该书的真实性还无法得到证实。

这本美国版的《李鹏六四日记》,记录的是从1989年4月15日开始,到6月24日结束(大约70天),中间历数的一些重大事件,如总书记胡耀邦去世、学生开始游行、前总书记赵紫阳出访北韩、四.二六社论、学生绝食在天安门广场静坐、中共内部高层的矛盾、戒严、戈尔巴乔夫访华、中共动用军队清场、赵紫阳下台、江泽民上台、六四镇压、邓小平在整个事件中的作用等等。这本《李鹏六四日记》,有十几次提到了美国之音。

*《李鹏六四日记》:美国之音对学潮迅速报导*

日记第一章的标题是 《从学潮到动乱》。李鹏日记在89年4月15日谈到当时中共总书记胡耀邦的逝世,在第3天也就是17日就提到美国之音。胡耀邦去世时,日记作者当时正在日本访问,16日从日本回到北京,发现学生开始“闹学潮”。

《李鹏六四日记》的第7页说:“北大有的学生反应相当激烈,政法学院有200余人抬着花圈游行到天安门广场。10多名外国驻华记者前来拍照、录像和采访,‘美国之音’对学生游行迅速作了报导。”

4月22日,中共为胡耀邦举行了追悼会,给予胡耀邦“忠诚共产主义战士、伟大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的高度评价。4月23日,总书记赵紫阳访问北韩,《李鹏六四日记》说,“形势不断变化,紫阳一走,这副担子落在我肩上。”“但我对如何处理当前的混乱,也苦于没有办法。在这时,尚昆同志建议我主动找小平同志请示。”

4月24日,“李鹏”在日记中刚开头就写到美国之音:“早上听“美国之音”,说中国学生抗议警察施暴罢课,目的是给政府施加压力,要民主自由。今天有34所大学6万余学生罢课。有的占领广播室,有的要夺学生会的权,有的要搞大串连,成立团结学生会,街上也出现了小字报。 ( P 20)”

同一天,作者说,中共开了政治局常委会,他接到邓小平电话,要第二天去见邓。“李鹏”还批评赵紫阳在胡耀邦追悼会第二天就去打高尔夫球。还是在同一天,“李鹏”在日记中,第二次提到了美国之音。日记说:“‘美国之音’不厌其烦地反复广播北京学生为抗议警察“施暴”而举行罢课,目的是给政府施加压力,要求民主自由的消息,大有给学生打气之意。”(P 21)

*《李鹏六四日记》:党中央内部对学潮态度对立尖锐*

《李鹏六四日记》再次提到美国之音,是半个多月后的事情了。这半个月来,学潮越来越大,学生各种抗议活动越来越多,人民日报4月26日发表邓小平定调的社论,说这是“一场动乱”。4月27日,学生举行了大游行,反对这样的定性。4月28日,学生成立了“北京高校学生自治联合会”。4月30日,赵紫阳从平壤回到北京。5月1日,“上海高校联合会”成立。北京学生要求李鹏出面见学生,《李鹏六四日记》此时进入第二章---《再次点燃将熄灭之火》。

《李鹏六四日记》中说,进入5月,“在党中央内部,两种观点的对立更加尖锐。”而赵紫阳一派“遭到(政治局和常委们)大多数同志的反对。”

5月3日,中国国务院发言人袁木在记者会上,抨击了方励之。4日,许多学生上街游行,其中还包括首都数百名新闻工作者。亚洲开发银行在北京召开年会,杨尚昆和赵紫阳都对与会者讲了话。赵紫阳谈话中提到了当前的学运,说他们是“爱国”的。人民日报全文发表赵紫阳的讲话。《李鹏六四日记》说,赵紫阳这篇讲话,“是鲍彤起草的。”

6日,“李鹏”同北大、清华、北师大、人大、理工大和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的党委书记和校长座谈。7日,“李鹏”看了三盘反映学生“闹事”的录像带。认为,最近一段的新闻报导“向动乱分子一边倒。”“李鹏”提到了学生“头头”王丹和郭海锋。8日,政治局常委听取“治乱小组汇报。”9日,中共政治局开会,讨论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访华事宜。赵紫阳在会上“突然”提出处理学潮的几点意见。

*《李鹏六四日记》:学潮进一步扩大*

《李鹏六四日记》在5月11日这一天写道:“‘美国之音’广播,邓要退休,一个时代结束。赵占了上风。 又说4月27日大游行标志中国历史上的转折。(P 66)”日记并且说:“北京有一万多大学生上街游行,支持新闻工作者。山西闹事者冲了省政府。海南省海口市也发生了冲击政府事件。北大学生正在酝酿新的行动。天津有500多学生骑自行车到北京支援动乱。”

5月12日,《李鹏六四日记》提到了“王丹、熊焱、柴玲、吾尔开希等人签名的绝食通知”。5月13日,李鹏日记提到了北大和北师大有1000余人到天安门绝食。

5月14日,赵紫阳召开中共政治局常委会。李鹏日记提到了“自由化分子李洪林、于浩成、包遵信,绝食学生代表王超华。还提到“严家其和温元凯等人跑到广场为绝食学生打气。”日记还提到了戴晴、苏晓康以及12名知识分子对局势的“紧急呼吁”。“高校再次停课,上街游行。晚上11时,在天安门广场聚集10万人以上。”

5月16日,邓小平、李鹏,赵紫阳分别会见来访的戈尔巴乔夫夫妇。在天安门广场绝食学生“有600多人”晕倒,有的生命垂危。《李鹏六四日记》说,“首都工人自治联合会”(简称“工自联”)宣布在天安门成立。他们用高音喇叭反复播放“美国之音”,扬言要打倒‘专制政权’,‘推翻共产党的统治’。该会登记人员有401人,后经查证,其中多数是被工厂开除的人员。(P 81)”

*《李鹏六四日记》:邓小平主持“决定中国命运的一次会议”*

从5月17日到5月31日,日记进入第三章《北京戒严》。17 日下午,邓小平召集会议,参加者有(政治局常委)赵紫阳、李鹏、乔石、胡启立、姚依林,还有邓的秘书王瑞林。“李鹏”认为,这次会议是“决定中国命运的一次会议”。晚上,常委再次“碰头”,决定从5月21日起开始戒严。

5月17日的日记说:“全国已有27个城市的170多所高校发生游行示威,武汉搞动乱的学生占据长江大桥,京广铁路被堵塞。北京社会秩序已陷入混乱。”

5月18日,赵紫阳、李鹏、乔石、胡启立四常委到协和医院、同仁医院看望了绝食学生。上午,李鹏等会见了吾尔开希、王丹、熊焱、王志新、王超华、邵江等绝食学生代表。

5月19日,赵紫阳和当时中办主任温家宝、李鹏同国务院秘书长罗干,分别到天安门广场探望绝食学生。赵紫阳说:“我们老了,无所谓”。《李鹏六四日记》认为,这是赵紫阳故做姿态,“孤注一掷”向学生公开了党中央的分歧,“进一步煽动学生的对抗情绪”。当天,邓小平在家中召开会议,参加者有元老陈云、李先念、杨尚昆、常委李鹏、姚依林、乔石、军队三总部的迟浩田、赵南起、杨白冰以及老军人秦基伟、洪学智、刘华清。

*《李鹏六四日记》:邓小平决定江泽民接替赵紫阳*

会议决定,先把鲍彤“隔离”起来。《李鹏六四日记》说,陈云说:“该隔离的,不只鲍彤一个,搞内外勾结的还有若干人,要立即采取措施,打乱学生的指挥系统。”

按照“李鹏”的日记,邓小平说:“对,什么“高自联”“工自联”,都要宣布非法,取缔,绝不能手软。逮捕的人不可免,开一个名单,尽量全一点。邓小平还说:戒严要多久时间,现在定不下来。总之,要到一切恢复正常为止。台湾不是戒严20多年了,也没有说到哪一天解除。”

邓小平在这次会议上,决定赵紫阳和胡启立下,江泽民和宋平上,江泽民接替赵紫阳,宋顶替胡。李鹏继续当总理。

*《李鹏六四日记》:签署戒严令*

5月20日,《李鹏六四日记》说,他上午9点半签署了戒严的命令,北京部分地区开始戒严。受到极大阻力,解放军部队被困在城外。日记说:“主力困在八宝山,南面困在南苑,东面困在通县,北面困在太平庄。”这两天,有人散发“人民日报号外”。戒严令发布之后,“仍有数万人在天安门广场静坐请愿。”

“李鹏”在5月21日的日记中写道:“‘美国之音’大量散布谣言,称‘万里从加拿大来电,说李鹏讲话不合乎宪法’,‘邓颖超、徐向前、聂荣臻支持学生运动’,‘首钢22万工人就要罢工,上街声援学生。’”(P 107)

“李鹏”在5月26日的日记中说:“国务院部委负责人对传达中央精神的态度,刘澜涛(当时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常委)说:最近,国内外消息报导,有颠倒是非的趋势。天安门不是我们的,是方励之的舞台,‘美国之音’是搞动乱人的指导思想、政治领导,放松思想教育的结果。(原文如此)(P131)

接下来,“李鹏”提到,中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万里,结束了对美国的访问,26日回到上海,丁关根迎接。5月27日,“李鹏”同中顾委全体委员谈话,谈到“动乱经过、赵紫阳反党、反邓小平的经过。”晚上,开政治局常委会,并筹备政治局扩大会议。

5月28日是个星期天,《李鹏六四日记》说,但“还有两三万学生在游行,口号是‘李鹏下台’。”

《李鹏六四日记》这样描述5月29日这一天:彭真对几位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讲话;上午,“李鹏”找王忍之(中宣部长)、艾知生(广电部长)来,布置编辑一部电视录像片,让全国人民知道“美国之音”、西方国家是怎样支持中国的动乱的。(P 151)

“李鹏”在5月30日的日记中,最后一段又提到了美国之音。他说:“美国之音”说,中国“正在党内进行斯大林式的清洗。”

*《李鹏六四日记》:天安门广场无一人死亡*

《李鹏六四日记》的第四章《从动乱到暴乱》,记录了6月1日到14日的情况。3日凌晨到4日,被困在北京四周的戒严部队,强力推进,荷枪实弹清场,造成大量伤亡。《李鹏六四日记》说:“凌晨5时,戒严部队一举完成了清理天安门广场的任务。被动乱分子占领长达40余天之久的天安门广场终于回到了人民的怀抱。党和政府为了最大限度地减少冲突,对最后被包围在广场的2000余人,其中包括几乎所有动乱的“头头”,都放了一条生路,允许他们和其他群众一起,和平撤出广场。因此,在清理天安门广场中没有发生任何流血事件,也没有死一个人。后来国际反华舆论连篇累牍的报导,如天安门血流成河,死亡人数在2万人以上,纯属造谣。”

6月5日,《李鹏六四日记》说,上海在处理学潮中,“没有动用军队。”而北京以外地区陆续发生打砸抢事件。社会上谣言甚多。“全国各地都有打砸抢,程度发生严重打砸抢,上海断了交通。江泽民认为北京暴乱已控制。”

6日,中共发表《中共中央、国务院告全体共产党员和全国人民书》,认为,“我们已经取得了平息暴乱的第一步胜利。”

7日,《李鹏六四日记》认为,西方开始对中国施压。8日,在中央电视台和各地电视台,播放揭露“暴乱的镜头”。9日,邓小平接见戒严部队“军以上的干部”。当时的“中央班子和老同志”都参加了接见。中共政治局常委开会,决定通缉方励之。“李鹏”在当天日记中说:“在整个动乱过程中,特别是在天安门广场平息暴乱之后,“美国之音”作了很多歪曲事实的报导,在人民群众中产生了很坏的影响。(P187)”

“李鹏”在第二天也就是6月10日的日记中说:“今天,人民日报刊登一则消息,高校一位青年教师,作为天安门广场清场目击者发表谈话,严厉驳斥“美国之音”关于戒严部队在天安门广场打死3000多人的可耻造谣。他说,解放军在天安门清场中未向群众开枪,凌晨四时左右,侯德健等四人与部队接触,部队同意他们和平撤出。侯德健回到广场,学生就是否撤离问题,以喊话方式表决,结果“撤离”的声音明显大于“坚持”。最后,学生打着旗帜从广场东南角缓缓撤出。(P 192)”

这是“李鹏日记”最后一次提到美国之音。在其最后一章,也就是第五章《一代新的领导集体的诞生中》,“李鹏”没有提到美国之音。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