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46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北京公民继续静坐要求参与外交部人权报告

  • 美国之音

部分北京维权市民再度到外交部警戒线外静坐要求参与国家人权报告编写工作。

部分北京维权市民再度到外交部警戒线外静坐要求参与国家人权报告编写工作。

中国外交部办公楼外面的请愿者两天前遭到大批警察清场后,星期三在警戒线外面继续静坐,等待官方答复。请愿者要求参与撰写中国人权报告,以反映真实的中国人权状况。北京警察继续干预请愿活动,劝请愿者回家,并试图孤立参与请愿活动的上访民众,命令周边商家拒售食品给请愿者。

*警戒线拦不住请愿行动*

曹顺利、葛智慧、刘晓芳、崔丽荣、史洪平、张桂君、董丽娟等数十名北京当地居民和外地访民星期二和星期三再度聚集在中国外交部外面,继续要求把他们所经历的黑监狱、被劳教和暴力殴打、虐待折磨等中国普遍存在的人权现状如实地写进国家人权报告。不同的是,他们原来坚守10多个白日和黑夜的路边宿营地被圈在警方拉起的警戒线里面,外交部的信访窗口也未开放。


53岁的宁津霞来自天津,1996年下岗时未获任何补偿,后因替台商维权上访,被街道办事处解除劳动合同,失去生活来源和养老保险和医保。她对美国之音表示,星期三到外交部静坐的人有40多,都是北京居民,只有她一人来自天津。宁津霞说,这些留守的请愿者虽然都在警戒线外,但还是遭到警察清场,她本人被警察粗暴地带到朝外大街派出所。

她说:“到那以后,交给他们的一个政委。政委说,你怎么着?我说,你们把我拉来,问我怎么着?这有点本末倒置吧?我说,你不要这样子。我们不是四类分子、坏分子,流氓、特务、反革命。我们维护权益是在替大家维护。公民社会,民主进程,需要大家努力。我们在推动社会的发展,推动法治社会的进程。你不要那样对待我们。”

宁津霞叙述了那位政委跟她接下来的对话,强调到外交部维权的访民们是希望完善今年将要提交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国家人权报告。

她说:“(政委)那你先坐一会,坐这儿不比那儿凉快。是凉快,可是效果呢?没有啊。我们在那儿坐着是因为外交部要给我们答复。你不给我们答复,这事儿说不过去。你已经接待我们了,而且接了我们的材料了。我们要求信息公开的诉求,你们看的一清二楚,为什么不敢回答呢?回答一个问题,那(另外)四个为什么不回答?我说,我们拥护中国的人权报告。可是我们只是想,把人权报告进一步地完善。没有别的意思。我们也不是说上这儿来上访,或者是来‘闹’。没有啊,我们非常非常遵守法律。”

*请愿者买馒头吃闭门羹*

星期三晚上,美国之音记者几次拨通了曹顺利的手机,对方都表示听不到记者的声音, 但是记者可以听到曹顺利跟她的同伴说她的手机没声了。

宁津霞指出,曹顺利手机遭到屏蔽和监控是常有的事。她还披露,北京警察下令外交部附近店铺不准卖食品给静坐的请愿者,也不准在店铺门前摆放请愿者的物品。

她说:“周围的馒头铺,我们去买点吃的, 不卖给我们。我说,我们脑门儿上没写反革命,你为什么不卖给我们?(他们说)警察来告诉我们,不让卖给你们。喔,那我们就知道了,不吃了。是这个意思吧,要我们绝食?然后,我们放的东西,在银行便道,离银行比较近,银行的人就出来了,说要清,你们不能放这东西。然后,给我们扔在马路上。我们就问,你为什么要动我们的东西?(回答)那警察说的,不让你们放在这。”

这位被下岗的女工表示,请愿者的一些个人物品和网友捐赠的西瓜、整箱饼干和瓶装水等被7月1日清场的警察拉走以后,多已失去踪影。她说,派出所人员带她到一个仓库里去寻找也没找到,而且警方当时并没有清点登记被拉走的东西。

根据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规定,联合国192个国家都有义务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提交本国的国家人权报告,按照联合国的安排,今年10月22日,是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审议中国国家人权报告的日子,中国外交部相关部门应该提前3个月,也就是在此之前的7月22日,把中国国家人权报告提交给总部设在日内瓦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

四年前,中国国务院和外交部开始发表国家人权行动计划,这是中国第一次以人权为主题制定的的国家规划。当局称该计划是在中国政府各有关部门和社会各界广泛参与下制定的。但是,要求参与撰写国家人权报告的访民者们认为,有关的计划和报告没有如实反映中国的人权现状,编写报告的一些重要信息也未公开。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