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29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俄罗斯立法打击非政府组织


5月6日莫斯科反政府示威中,一名示威者后背上的标语是,打压非政府组织是灭绝公民社会。(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5月6日莫斯科反政府示威中,一名示威者后背上的标语是,打压非政府组织是灭绝公民社会。(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俄罗斯开始实施的针对非政府组织的外国代理人法可能导致俄罗斯一家主要的权威民意调查机构关闭。俄罗斯其他一些主要非政府组织的前景也不令人乐观。

俄罗斯三大主要民意调查机构之一“利瓦达中心”因为开始实施的针对非政府组织的“外国代理人法”可能被迫关闭。

利瓦达中心领导人古德科夫说,他们已收到莫斯科市萨维洛夫区检察院的书面警告。检察院指控利瓦达中心获得外国资助,这家中心的民调和一些分析研究结果对社会民意产生影响,这意味在俄罗斯参与了政治活动,但利瓦达中心却没有按照外国代理人法的规定以外国代理人的身份登记。

古德科夫说,检察院的警告使拉瓦达中心陷于困境。由于分析文章和民调结果被当作政治活动,这家中心将被迫停止发表民意调查结果,相关科研活动也将因此停止。古德科夫说,另外两家俄罗斯主要民意调查机构通常都是受政府的委托从事社会民调,但官方并不资助利瓦达中心。
5月6日莫斯科反政府示威中要求普京下台的标语。(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5月6日莫斯科反政府示威中要求普京下台的标语。(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古德科夫说:“我们除了自己赚钱外,我们没有获得任何资助。我们主要是根据客户的要求从事民调和分析研究,并提供建议。来自国外的资金在我们预算中所占比重非常少。绝大多数资金主要来自市场调查。但检察院方面却坚持获得任何外国资金都是外国代理人。”

古德科夫说,来自国外的资金仅占这家研究中心预算经费的1.5%到3%。但利瓦达中心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以外国代理人的身份登记。他认为,调查和研究政治并不等于从事政治活动,这就如同治疗疾病并不等于传播疾病一样。

利瓦达中心被认为是一家权威的独立民意调查机构。这家中心发表的民调结果被广泛引用。同其他两家有政府背景的民调机构不同,利瓦达中心经常发表对一些敏感问题的民调结果,许多民调结果让当局尴尬。

在普京去年背部受伤后,利瓦达中心发表了民众对总统健康状况的调查结果。因激烈抨击普京而流亡英国的俄罗斯富豪别列佐夫斯基不久前去世后,利瓦达中心发表民调显示,多数民众不相信别列佐夫斯基死于自杀。这家中心几天前发表的普京民意支持率大大低于其他两家民调机构的结果。利瓦达中心不久前发表的另一项社会民调透露,执政的统一俄罗斯党的民意支持率4月份比3月份下跌了10%,而且有一半的民众同意统一俄罗斯党是“骗子和小偷政党”的评价。

利瓦达中心领导人古德科夫说,对利瓦达中心的打压反映了普京制度的施政方向。他们目前正同律师磋商研究对策。
5月6日莫斯科反政府示威中的标语,不要政治暴力。(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5月6日莫斯科反政府示威中的标语,不要政治暴力。(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自从2011年末俄罗斯爆发反政府示威后,俄罗斯实施一系列法律日益加紧社会控制,针对非政府组织的外国代理人法是其中的一项法律。俄罗斯检察院今年春季起对非政府组织进行了大规模检查。这项法律规定接受外国资助的非政府组织必须以外国代理人身份登记。普京强调,俄罗斯政府必须知道非政府组织的资金来源,以及它们利用这些资金在俄罗斯从事哪些活动。

但目前还没有一家非政府组织自愿以外国代理人的身份登记。外国代理人在俄语中含有贬义,意思是充当外国间谍。俄罗斯人权活动人士认为,以外国代理人身份登记是在侮辱非政府组织。

除了利瓦达中心外,以监督选举和揭露选举舞弊闻名的非政府组织“戈洛斯”也面临被关闭的命运。由于这家组织拒绝以外国代理人身份登记,法院对这家组织及其领导人最近判处巨额罚款。另外,以研究斯大林时代政治迫害历史闻名的纪念碑人权组织,和研究调查腐败问题的俄罗斯透明国际等也受到了同样的压力。

“戈洛斯”副主任梅洛科尼扬茨说,“戈洛斯”同其他主要非政府组织不会屈服压力,将抗争下去。他们也有可能会组建新的非政府组织在俄罗斯继续活动。梅洛科尼扬茨说,除了使用外国代理人法外,当局还动用税务等其他手段加大对非政府组织的压力。

梅洛科尼扬茨说:“我们在地方上的机构都遭到大规模的税务检查,不知道这些税务检查的最后结果。在地方上同我们合作的许多人士都受到当局的询问,官员们所提的问题都同税务无关,比‘戈洛斯’的活动细节等等。”

俄罗斯反对派领袖,叶利钦时代的国家杜马副议长雷日科夫说,当局想完全切断非政府组织的外来援助。如果非政府组织抗争,拒绝以外国代理人身份登记,非政府组织将被关闭,俄罗斯的独立非政府组织将完全停止活动,这对俄罗斯的公民社会来说是一场灾难。

雷日科夫对俄罗斯非政府组织的前景非常悲观。他认为,在独立非政府组织的活动有可能全面停止的同时,克里姆林宫大大增加了对官方支持的一些非政府组织的资助,以便使这些官方支持的非政府组织成为掌控社会的工具。

外国代理人法的起草者之一,来自统一俄罗斯党的国家杜马副议长热烈兹尼亚克说,利瓦达中心早就在积极参与俄罗斯的政治活动。这家中心领导人的政治立场同情反对派,许多观点不是学者观点,因此影响了民调结果的客观公正。

另一名国家杜马议员说,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利瓦达中心可以通过法律途径解决问题。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