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29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网络控制俄不走中国路 但新法惹争议


7月28日莫斯科捍卫互联网自由集会的参加者。(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7月28日莫斯科捍卫互联网自由集会的参加者。(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俄罗斯社会对日益增多的试图限制互联网自由的措施感到不安,包括莫斯科在内的几个城市星期天举行了抗议活动。批评人士说,当局在这个领域可能采取中国经验。但也有评论认为,俄罗斯未必将走备受谴责的中国道路,但会采用一些华丽的包装来限制网络自由。

*希望扩权 官员可自己封网*
集会中反对派领袖纳瓦尔尼的支持者。(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集会中反对派领袖纳瓦尔尼的支持者。(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俄罗斯消费者权益监督署星期一放表声明说,这家机构打算扩大权力范围,未来将有权关闭涉及儿童色情,教导自杀,以及教授如何制造毒品的网站。

这家机构认为,目前是在民众检举揭发的基础上才能关闭相关网站,俄罗斯的有关法规必须修改。类似的措施也应从互联网扩展到电视广播和印刷媒体。

从去年11月起,这家机构同其他部门一起把两千多家网站列入黑名单并加以屏蔽。

消费者权益监督署一直被媒体称作是执行克里姆林宫政策的有效工具。几年前俄罗斯同格鲁吉亚和摩尔多瓦关系紧张时,这家机构以质量不合格为理由曾禁止在俄罗斯一直很受欢迎的这两个国家的红酒和农产品进口。2011年末和去年年初俄罗斯爆发大规模反政府示威时,这家机构的领导人奥尼先科呼吁民众应避免流感,不要冬天上街游行。

*马上实施新法 网络自由受考验*

共产主义工人党主要成员巴托夫在集会上讲话。(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共产主义工人党主要成员巴托夫在集会上讲话。(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从8月1日起,俄罗斯将实施“反盗版”法。这项法律规定,如果版权拥有者发现未经他们许可在互联网上传播有关电影和电视作品时,他们可以向俄罗斯电讯监督署投诉屏蔽有关网站。

这项法律的反对者认为,法律将为限制互联网的自由提供借口。为此互联网活动人士,俄罗斯一些政治势力星期天在莫斯科,圣彼得堡等几个主要城市举行示威集会,抗议当局不断采取各种措施试图限制互联网自由。星期天的示威活动规模不大,莫斯科的集会仅有数百人参加,但仍然引起了俄罗斯各界关注。

*监控网络 俄中手法有别*

议员伊利亚-帕诺马廖夫在集会上讲话。(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议员伊利亚-帕诺马廖夫在集会上讲话。(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批评政府的国家杜马议员伊利亚-帕诺马廖夫说,有关法律不是为了捍卫影视作者的版权,而是使那些利用影视作品牟利的中间人获得利益。

他认为,在捍卫版权的华丽包装下,当局可以轻易关闭他们不喜欢的网站。

与中国不同的是,所有西方媒体网站在俄罗斯能完全自由登录,而且也没有敏感词汇被过滤,但帕诺马廖夫认为,这仅是表面现象,普京政府只不过带上了假面具。

伊利亚-帕诺马廖夫说:“在限制互联网自由方面,俄罗斯不象中国那样直接从政治上解释,比如中国指责一些网站威胁国家安全和稳定,俄罗斯是从技术上寻找依据,比如捍卫作者的版权,反对互联网上的教授自杀行为,或是儿童色情等,但俄罗斯当局获得的结果能同中国一样。”

帕诺马廖夫说,因为俄罗斯形式上仍然是民主国家,俄国领导人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声称在互联网领域走中国道路,那样做会有损普京和梅德韦杰夫等人的形象,但在对互联网的控制上,并不比中国放松。

*限制网络自由 俄中合作?*

俄罗斯共产主义工人党的主要成员巴托夫在莫斯科的集会上呼吁各种政治力量联合起来共同捍卫网络自由。巴托夫认为,中国在俄罗斯和独联体地区的影响日益扩大,在控制互联网方面,哈萨克斯坦已在使用中国经验,包括俄罗斯在内的其他独联体国家很可能会在这个领域同中国合作,因为在控制互联网方面俄罗斯和中国能有共同语言。

巴托夫说:“总体上看,社会局势变得越来越紧张,因为物价和能源价格上涨,但工资却不涨,而且贫富差别越来越拉大,在这一形势下,资产阶级政权就想采取所有手段控制人们的思维,不允许人们从事反政府活动,正是在这个背景下,对互联网的控制将越来越紧。”

*业界反对新法*

俄罗斯有影响力的公报发表的评论文章说,反盗版法使封网变得非常容易,类似的做法也可以扩散到其他领域。评论说,这项法律实施后,未必会出现网站被大规模关闭现象,但法律会给网站的持有者和普通的使用者制造很大的困难不便。

俄罗斯互联网界认为,这项仅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被议会匆忙通过的法律事先未同业界讨论,法律的实施将阻挠互联网发展。

包括俄罗斯最大的本土搜索引擎延德克斯(YANDEX),俄罗斯谷歌,俄罗斯版维基百科全书等发表联名公开信抗议这项法律实施。互联网界还计划在8月1日之后实施一些抵制行动。

7月28日莫斯科捍卫互联网自由集会上的音乐表演(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7月28日莫斯科捍卫互联网自由集会上的音乐表演(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各方反应*

一些俄罗斯音乐人士认为,类似的法律把作者和观众以及听众隔绝了起来。因为对于多数并不出名的乐手来说,他们需要观众,他们需要他们的作品能更容易地在观众中传播推广。

但负责起草项法律的一名国家杜马议员说,这项法律没有任何政治含义,纯粹是为了打击盗版行为和保护知识产权。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