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26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专家:美国退出TPP, 并非意味着退出亚洲


中国天津港的一艘货轮(资料照)

中国天津港的一艘货轮(资料照)

美国当选总统川普星期一(11月21日)说,他上任第一天将正式宣布美国退出《跨太平洋贸易伙伴协定》(TPP)。很多人,包括美国总统奥巴马曾表示,美国退出TPP,意味着美国把为21世纪书写贸易规则的机会拱手让给了中国。但有分析人士指出,美国退出TPP ,并不意味着美国在经济上退出亚太,不过,美国在亚洲盟友中的信誉会大打折扣。

川普星期一在YouTube上公布视频讲话,阐述他上任一百天的政策计划。作为“美国优先“策略”的一部分,他将宣布美国退出TPP。 他还说TPP对美国是潜在的灾难。川普说:“我们将用更为公平的双边贸易协定取而代之,把就业机会与企业带回美国。在竞选期间,川普就曾多次表示,要退出TPP,而这却是现任总统奥巴马极为珍视的政治遗产。

奥巴马:美国退出TPP,会让中国占上风

关于美国加入TPP的利好,奥巴马总统5月份在《华盛顿邮报》上的一篇文章中这样表述:

“亚太地区蕴藏着最大的贸易机会……这一地区日益增加的贸易,对美国企业和工人来说是一项很大的福祉, 而且还能让我们在和经济竞争对手的较量中占据上风,包括这些日子以来我们在竞选过程中经常听到的一个名字: 中国。”

他说, TPP会让美国而不是中国,领导21世纪的全球贸易。

TPP是12个环太平洋国家(美国、日本、马来西亚、越南、新加坡、文莱、澳大利亚、新西兰、加拿大、墨西哥、智利和秘鲁)历时7年达成的一个协定。2016年2月正式签约。据称,TPP为劳动力、环境和知识产权制定了“黄金标准”。

柯海瑞:美国退出TPP,并非代表退出亚洲

然而,根据媒体报道,这个利好,随着川普决定退出TPP,似乎已经被这位当选总统拱手让给中国了。不过,华盛顿的贸易专家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美国退出TPP,并不意味着退出亚洲的贸易和投资。

美国智库新美国安全中心的亚太项目的副研究员柯海瑞(Harry Kerjsa)说:

“美国在亚洲有巨大的贸易和投资,这是不会消失的,只是他们不会因为TPP的存在而增长或是改变。 亚洲的发展态势,吸引奥巴马政府达成TPP的态势也继续存在。无论是经济还是战略上, 亚太地区已经越来越是全球的重心。美国会继续与亚洲保持接触,即便是对贸易抱怀疑态度的川普政府,只是不再以TPP这个工具,而是一串小型和有针对性的目标更明确的工具。”

柯海瑞承认, 要达成这样的目标,美国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他还认为,好的双边贸易协定,也会为亚洲带来贸易准则和规则的改变。

史剑道:中国并不一定会获益

在川普宣布美国放弃TPP之前, 一些亚洲国家已经表示可能会转向中国主导的贸易体系。一直以来都在力推TPP谈判进程的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不久前呼吁,亚太相关国家不妨支持中国主导或力推的区域贸易体系与倡议,“总有其他方式能推动亚太地区的自由贸易进程。”

李显龙所说的“其他推动亚太自由贸易进程”的方式是指“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亚太自贸区”(FTAAP)。

RCEP由东盟十国发起,邀请中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印度共同参加。它的目的是通过削减关税及非关税壁垒,建立16国统一市场的自由贸易协定。一旦谈成,RCEP将涵盖约35亿人口,GDP总和将达23万亿美元,占全球总量的1/3。

FTAAP 2004年由加拿大提出,但直到在中国北京举行的亚太经合组织(APEC)第22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上,才成为推动区域经济一体化的一个主要议题。

李显龙的提议得到了包括越南、马来西亚等其他TPP成员的赞同。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参加刚刚结束的秘鲁APEC峰会上也表示, 如果TPP失败, 将改投北京主导的RCEP。

虽然有媒体分析, 美国退出TPP,可能会加速RCEP的进程,但是,美国智库美国企业研究所的亚洲经济学家史剑道(Derek Scissors)说,他不认为中国能从美国撤销TPP的举动中获得多少实质性的利益,而且由于中国的贸易协定从来都不是真正的自由贸易协定,因而对于改变亚洲的经济于事无补。

史剑道在给美国之音的电子邮件中写道:“中国的贸易机会与以前一样多,有关 TPP的一切也没有阻止中国的贸易。问题是北京会不会向它的伙伴们提供更好的贸易条件。从这个方面来说,中国的贸易协议(真正的自由贸易协定)一直比较弱,对台湾和香港除外。如果北京真正的愿意更加开放,那么中国会有更多的机会, 但是,我怀疑他们会这么做。”

他说,美国放弃TPP对美国的经济并没有太大影响,美国从TPP中获得的经济利益并不太大。

卡勒:美国的信誉和影响力受损

迈尔斯·卡勒(Miles Kahler)是美国外交关系协会全球治理高级研究员,也是美国美利坚大学的教授。他承认,TPP的影响对美国是中长期的,TPP,包括任何一个贸易协定都会伤害一定的人群,但是,他强调说,美国退出TPP的影响,更多是战略层面的。因为TPP不只是一个贸易协定,而是对亚洲盟友的承诺和保障,是一个象征。

卡勒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不管我们将来做什么,即便是川普政府后来在军事和战略上做出其他的保证, 美国也是缺少了致力于亚洲地区和平与繁荣的政治和经济象征。”

川普的亚太高级顾问曾经撰文批评奥巴马政府的“亚洲再平衡”战略太软弱,川普政府将以“以力量促和平”的新战略来向亚洲盟友做出保证,美国会继续留在亚洲。但是,卡勒说,一个侧重军事力量的战略肯定会让亚洲的崛起的力量中国更相信美国是在“遏制”中国,有可能引发美中之间更多的冲突。

关于美国放弃TPP将给亚洲盟友带来的伤害,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今年8月在访问美国时的表述特别有代表性。李显龙当时警告说,参与TPP谈判的每个成员国都克服了本国的某些政治障碍和敏感因素,付出了一些政治代价才促成协议达成,“假若最后新娘没有来到(婚礼)现场,我相信大家都会感到非常受伤害。”

美国国务卿克里9月份也曾警告,如果美国不能批准TPP,美国的领导力会受损。他说:“长期看来,这是美国单方面放弃政治影响力和权力。”

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的政治学教授卡尔·塞耶(Carl Thayer)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川普的举动可能会损害美国与亚洲关键盟友和伙伴的关系, 特别是同日本、澳大利亚和越南的关系。

塞耶说: “这意味着澳大利亚总理马尔科姆·特恩布尔(Malcolm Turnbull)和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恳求被忽略,虽然特恩布尔认为,有可能会重新谈判。”

为了推动TPP进程,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据称是违反外交常态,提前会晤了川普。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