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9:16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昆明事件透视(2):东伊运、突伊党与世维会


3月29日,昆明市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昆明“3.01”暴恐案的4名嫌犯,其中包括特警在昆明火车站现场击伤抓获的一名未成年女嫌疑人。他们分别以被控涉嫌组织、领导、参加恐怖组织罪和故意杀人罪。与此同时,这起造成至少29人死亡和130多人被砍伤的惨案带来的强烈震撼、冲击和影响远未平复,事件起因、作案动机、行凶者的身份以及与国际恐怖主义的关系等还疑云密布,扑朔迷离。
­­­
几名蒙面极端分子持刀疯狂砍杀无辜平民的恐怖袭击发生后,激起了广泛愤怒、伤痛和惊恐等强烈反应。国际舆论普遍表示对受害者的同情哀悼,并对袭击者严词谴责。中国大陆民众纷纷声讨这种滥杀无辜的恐怖暴行。

一段在网民中流传的警告词说:无论你的命运是多么悲惨动机是多么高尚,当你把伤害无辜的普通人作为手段时,你就是人类的敌人、可耻的懦夫和人人可诛的罪犯。他还表示,我没有兴趣听你的任何故事,不会在乎你的诉求,不可能跟你谈判并妥协,唯一要做的事就是:当场格杀,事后追剿,绝不原谅。

对当局高压治疆政策持批评态度的人士也表示悲愤。知名律师浦志强说:“它是一个恐怖主义行径吧。它屠杀无辜的平民,而且手段这么凶残,确确实实令人非常震惊,而且也非常愤怒。”他同时表示担心昆明事件可能仅仅是更多源于民族仇恨的暴力活动的开始,而不是结束。

似乎是出于防止民族矛盾继续激化的考量,官方刻意避免说明行凶者的民族背景,唯一透露的是“库尔班”这个人们耳熟能详的维吾尔男性名字。但是在一些网络媒体上,维吾尔(或维族)一时间几乎成了疆独或恐怖分子嫌疑人的代名词。在一些地方的治安联防清查中,还出现了把维族穆斯林甚至来自新疆的其他民族旅客当成防范对象的扩大化情况。

流亡美国世维会领导人热比娅发表声明敦促中国政府“理性应对昆明事件,而不是着手将维吾尔族人民妖魔化为国家敌人。“她认为,“中国政府和官方媒体有责任不激化中国公民的情绪,以免在中国的维吾尔人沦为报复对象。”

昆明事件发生18天后,藏匿在巴基斯坦和阿富汗交界地带的突厥斯坦伊斯兰党( TIP)在互联网上发表视频,镜头前的蒙面男子宣称支持滥杀平民血洗火车站的所谓圣战行动。这个组织也曾赞扬过2013年10月的天安门吉普车撞桥事件,并声称2008年他们在几个中国城市发动了一系列袭击行动,包括上海一家工厂和昆明公交车的致命爆炸事件,但只字未提被联合国定性为恐怖组织的东伊运这个伊斯兰激进团体。
突伊党发表视频,声称昆明事件是圣战行动(视频截图)

突伊党发表视频,声称昆明事件是圣战行动(视频截图)


至于东伊运和突伊党这两个组织之间究竟存在什么关系?两者是不是同一个组织?情报界和学术界至今没有一致看法。

美国非营利的外交政策和国际事务智库外交关系协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的网站刊登了一篇署名徐辈纳(Beina Xu音译)的介绍东伊运和突伊党的文章。作者写道:总部设在美国的情报公司(Stratfor)说,突厥斯坦伊斯兰党( TIP)是东伊运的另一个名称。Stratfor公司认为,突伊党 “包揽责任的声称显得夸张,但该组织构成的威胁也不容忽视。该情报公司也指出,突伊党在互联网上增加了活动,发出视频呼吁新疆维吾尔人进行圣战。

不过,这篇文章还指出,总部设在美国的监测恐怖主义的独立机构情报中心(IntelCenter)负责人本.温兹克(Ben N. Venzke)表示,目前还不清楚突伊党究竟是一个单独的团体,还是东伊运的一部分。不过,该组织的目标被认为跟东伊运相似 ,都是伊斯兰主义和民族主义的目标。

在华盛顿的世界维吾尔大会发言人阿里木.塞托夫(Alim Seytoff)质疑这个宣扬暴力的激进组织的真实性。他表示,到目前为止,突厥斯坦伊斯兰党的实际情况鲜为人知。

他说:“这个组织我们基本上不了解。我们所看到的是在Youtube上,或者在视频上,他们经常发表一些东西。我们不知道他们在哪里,他们有多少人,他们到底干了什么。当然,每次我们看到的是,昆明事件或者什么事件发生以后,他们发表他们自己的看法。但我们不知道他们是谁,他们在干什么,或者谁在背后操纵他们。我也看到了曼苏尔所说的他们的目标。”

一些海外维吾尔分析人士认为,突伊党跟从前叫作乌兹别克斯坦伊斯兰运动(IMU)的伊斯兰突厥斯坦党(Islamic Party of Turkestan)之间可能有关联。甚至有人大胆推测,中共强硬派故意创设了这样一个幽灵团体,以便借反恐之名继续维持在新疆的高压维稳政策。

牛津大学中国中心的研究人员安德鲁.沃恩(Andrew Vaughan)注意到,突伊党是在东伊运首领艾山.买合苏木2003年被打死后崛起的。

3月2日,人们在昆明火车站外的一个广场为暴徒砍人事件的死难者祈祷

3月2日,人们在昆明火车站外的一个广场为暴徒砍人事件的死难者祈祷

中国媒体对昆明砍人案件调查最新进展的报道依然像以往处理重大敏感事件那样,采取了新华社的一句话新闻通稿。被昆明市检察院批捕的那四个嫌疑人,谁是组织者,谁是领导人,谁是参与者,跟新疆分裂势力或三股势力究竟有什么关联?读者仍是一头雾水。

加拿大布洛克大学的伯顿(Charles Burton)教授认为,中国当局对此案的调查处置欠缺透明度,公布的证据稀少,昆明事件有没有幕后策划组织者仍然是迷,而宣称支持暴力恐怖袭击的突伊党的神秘面纱尚未揭开。

他说: “但是到目前为止,我们不知道,(这个组织)是不是有一个领导人,是不是受到巴基斯坦或是别的伊斯兰教极端分子的援助,是不是有组织地进行这些活动,或者进行这些活动是一个少数的极端派,我就难说。”

东伊运被认定曾得到本.拉登和基地组织支持,北京指称东伊运对国际社会是个威胁,联合国和中亚一些国家视东伊运为恐怖组织。美国国务院也早在2002年就将其列入反恐黑名单,但是后来又从黑名单上将其除名,称东伊运没有能力组织攻击行动。22名羁押在关塔纳摩湾美军基地的维吾尔人大部分被重新认定为非敌军战斗人员,后来遣送到第三国定居。与此同时,巴基斯坦资深调查记者马利克.苏姆巴尔(Malik Ayub Sumbal)认为,华盛顿在维吾尔人争取民族自决的问题上慎重地保持中立。

问题是,东伊运首领艾山·买合苏木(Hasan Mahsum)2003年在巴基斯坦被打死后,其他东伊运成员就此打住,或者人间蒸发了吗?东伊运跟世维会有没有关联?

世维会发言人阿里木.塞托夫表示,他所代表的世维会跟东伊运根本不是同一回事。他在回答美国之音记者关于他的组织跟昆明事件有无关联的问题时说:“当然没有(关联),我们怎么会跟昆明事件有关?”

成立于2004年的世界维吾尔大会是目前中国境外最大的维吾尔组织,也叫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简称世维会,现任主席是女企业家热比娅·卡德尔。世维会总部在德国慕尼黑,其主要资金来源于美国国会支持的国家民主基金会。中国官方媒体说,世维会是在原有的“东突民族代表大会” 和被中国警方认定为恐怖组织的“世界维吾尔青年代表大会”基础上成立的,东突新闻信息中心等也都融入其中。

阿里木.塞托夫否认上述中国官媒的报道。他表示,他也是美国维吾尔人协会主席,分布在世界各地的许多维吾尔人团体跟美国维吾尔人协会一样,都是世维会的一部分。他强调,世维会代表世界各地的维吾尔人,他们希望以和平手段解决爭端,通過民主方式获得民族自决权。

他说: “以维吾尔民族为主的原住民民族自决权,我们想获得的就是这个。当然,获得以后,这是联合国已经承认的一种权利,所以,假如以维吾尔民族为主的当地原住民,他们寻求独立,或者他们寻求高度自治,或者寻求联邦,我们的义务作为世维会是尊重他们的选择。所以,中国政府可以说我们是疆独,可以说我们是东突独立,可以说我们是三股势力,中国政府可以称他们所称的所有名称,但对我们来说无所谓。”

另一方面,中国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3月10日表示,“要严惩昆明“3•01”暴力恐怖袭击等一切暴力恐怖犯罪,坚持依法从重从快处理,坚决摧毁境内外敌对势力的渗透破坏活动,坚决打掉敌对势力的嚣张气焰,切实维护国家安全。”不过这位最高法院的领导人并没有说明他所说的敌对势力是东伊运、突伊党还是世维会,或者是哪个国家或其他组织或个人。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