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25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对比新闻:薄熙来打黑除恶全中国袖手旁观


中共政治局委员薄熙来在重庆市打黑除恶已经几个月,声势浩大,但是整个中国却只是袖手旁观。

*媒体焦点:官匪勾结*

重庆市6月开始打黑除恶,已经有1000多人被逮捕,捣毁了几十个黑社会组织,数十位官员和两百多警官由于为黑社会提供保护伞而受到追究。

西方媒体普遍报道了这个消息。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10月22日报道:“在重庆,警方行动从6月开始,已经逮捕4800多个黑社会嫌疑人,没收了1700件非法枪支。调查导致很多城市官员落马,包括警官。”

西方媒体的报道突出了政法官员腐败,为黑社会提供保护伞的情况。美联社10月22日报道:“这些审判正在暴露在大型中心城市重庆市里有组织犯罪和腐败官员之间肮脏和密切的联系。犯罪嫌疑人当中有这个城市公安局副局长46岁的弟媳。她被指控经营了20个非法赌场,都得到警方的保护。”

英国《泰晤士报》10月21日报道:“在西南中心城市重庆进行的这场打击地下帮派的运动范围很广,突出显示了黑社会和政府官员之间的密切关系。这些政府官员多年受贿,对有组织犯罪视而不见。资本主义式的经济改革为帮派提供了空前的机会,使他们能够利用制度中的漏洞,并且向薪水微薄的官员行贿。”

一些中国媒体尖锐地指出“官、商、匪相互勾结,沆瀣一气,盘根错节,形成强大的利益集团”的残酷现实。中国当红网10月27日的一篇文章说:“‘三恶’之中,最可怕的,是握有权势的腐败官员自愿成为黑社会的‘保护伞’,加剧了百姓的无奈与无助。对黑社会的嚣张,别说弱势的老百姓难以撼动,就连不少想为民除害的‘清官’,也得谨慎地掂量自己的打击力和持久力,否则‘打狗不成,反被狗咬 ’;势成骑虎,进退皆难!”

*官方媒体欲盖弥彰*

重庆市的黑社会和他们的保护伞规模如此之大,层次如此之高,显然不是短期内形成的。为了应付社会上批评薄熙来之前的几届领导人打黑不力,中国媒体报道了中国重庆市官方的解释。《重庆晚报》10月27日报道:“黑恶势力严重危害社会稳定,历届市委、市政府对此都高度重视。(市委副书记)张轩通报说,直辖以来,张德邻、贺国强、黄镇东、汪洋等历任市领导都高度重视打黑除恶,历届市委、市政府将经济社会发展和社会稳定摆在同等重要的地位,坚持不懈组织开展打黑除恶,有力维护了社会稳定。在历届市委、市政府的高度重视和坚强领导下,我市根据中央政法委和公安部的部署,打黑除恶不辍不息,持续推进,在2001年、2006年先后掀起了声势较大的打黑除恶专项斗争。全市政法机关打掉了一批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判处了一批涉黑犯罪分子,查处了一批‘保护伞’。”

中共重庆市委机关报《重庆日报》下属的华龙网10月22日报道说:“历届市委、市政府的领导......坚持严厉打击带黑社会性质的刑事犯罪和黑恶势力。......在9年的时间里,...在全市上下先后掀起2001年、2006年、2009年三次声势较大的打黑除恶风暴。2001年,......除了2001年永川涉黑团伙落网外,2002年底,我市法院又宣判了10起黑社会性质案件,179名罪犯被判刑。”“在2006到2007两年时间里,我市就侦办黑社会性质组织案件28起,打掉恶势力团伙251个。通过侦办黑恶案件共打击处理违法犯罪人员1790 人。”“2009年,......截至9月,我市警方已成功抓捕2000余名涉黑涉恶犯罪嫌疑人,14个涉黑涉恶团伙受到致命打击。”

不过,上述报道尽管试图说明重庆市历届领导都在打黑除恶,重庆市黑社会却不但没有减少,反而一次比一次多。而且,《重庆日报》10月27日的一篇文章也“自我否定”了“历届领导都很重视打黑”的说法。这篇文章说:“重庆的打黑除恶专项斗争破获了一大批积案、命案,社会治安得到有效整治。今年1-9月,......已破获积案27198起,同比上升52.9%,破获积案命案超过过去五年总和......。”这“一大批积案”不正说明薄熙来之前的领导人打黑不力吗?

*黑社会遍布全国*

这次薄熙来在重庆市打黑除恶之所以引起中外媒体的热追,其主要原因之一可能正是中国想打、能打、敢打黑社会保护伞的官员太少。

美联社10月22日报道:“重庆的打黑本来是要显示中国领导层铲除腐败的决心,但是却突出了势力强大的犯罪团伙已经遍布中国各地的现实。研究中国黑社会犯罪的纽约城市大学教授夏明说:‘地方政府基本上已经失去了对有组织犯罪的控制。’他说,中国公安部的一份内部报告估计,中国在2004年有大约两百万到三百万人涉及有组织犯罪,有4200个‘黑社会性质的团伙’。他认为参加黑社会的人可能多达400万人。”

参与重庆市打黑除恶案辩护的律师周立太在接受《南方人物周刊》(10月27日)采访时说:(重庆打黑引起举国关注“说明全国都出现了黑恶势力活动比较猖獗的情况”。

英国《卫报》10月21日报道:“存在有组织犯罪的城市远不止重庆市,但是在打击有组织犯罪方面比多数城市都走得远。在北京和上海这种城市,由于缺乏政治问责、司法独立和媒体监督,已经为黑帮分子营造出成熟的条件,使他们能够与腐败官员合作,开办非法企业,敲诈勒索。

上海一个俱乐部经理告诉《卫报》记者说:‘我们必须给黑社会和警察钱。在这个城市里总是有两兄弟一起吃饭。一个是警察;一个是黑社会头子。这些人都是我们的顾客,但是他们都很危险。’”

中国当红网的文章说:“黑社会现象,不独重庆一隅存在。按照法学专家的说法,它是在社会转型、经济转轨时期的一个社会现象样本,即警匪勾结、官匪勾结已成为较普遍的社会问题。”

更有甚者,一些黑老大已经进入政界,成为“红顶”黑老大。中国当红网的文章说:“......越来越多的黑老大如黎强、陈光明之类,戴上了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的‘红帽子’,或者背后支撑着如文强、彭长健之类的‘红柱子’。以红护黑,以黑养黑,亦红亦黑,左右逢源,成为一种新的‘无间道’。”

《南国都市报》10月25日的一篇评论说:黑老大黎强原来是重庆市人大代表;陈明亮原来是重庆渝中区人大代表;王天伦原来是重庆大渡口区政协委员。评论说:“戴着‘红帽子’,有‘白老大’撑腰,重庆‘黑老大’的成长史,就是一部中国某些地方社会转型期的真实写照。”

新华社10月23日报道说:“一些黑恶势力已由寻求权力保护膨胀到自行猎取、掌控权力,从‘以商养黑’、‘以黑护商’演变为‘以红护黑’乃至‘由黑变红’。黑恶势力犯罪活动在一些地方呈现出经济上漂白、政治上染红的‘升级’现象,令人触目惊心。”

*是否想打、敢打?*

然而,既然黑社会遍布全国,为什么没有全面打黑除恶呢?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10月22日报道:“现在还不清楚重庆市目前的打黑行动是否会扩展到全国。玩世不恭的人怀疑共产党领导人是否有意愿真正地随时随地铲除腐败。”

人民网10月27日的一篇文章说:“类似于长期盘踞在重庆市的黑恶势力和重大涉案团伙,肯定也不光是重庆才有,其他地方肯定也有,......为什么其他地方就没有像重庆这样去打黑除恶?这个问题也许是个一下子不好回答的问题。”

央视网10月22日报道:“刘钟永团伙涉黑案进行了一审公开宣判,......头目刘钟永被判处死刑。......刘钟永当庭叫嚣‘...老子死不了!’”。

华龙网10月26日的一篇文章透露说:“重庆市公安局原副局长、司法局长文强......扬言:“......要是判了我死刑,......我什么都要说出来,大家就等着一起死吧!”文章问道:“这里面反映了什么?这向外界透露了什么?”

关键词:薄熙来,重庆,打黑除恶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