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11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美前官员:美国在亚洲的盟友网络依然健康


美菲关系自菲律宾新总统杜特尔特上台以来日渐紧张。在此之前,美国与在亚洲最早的军事盟友泰国的关系也遭遇考验。不过,美国一位前官员星期四说,由于日本在亚洲发挥更大的安全作用,韩国与美国的合作更加密切,美国与新加坡、越南等国的关系加强,美国在亚洲的盟友网络依然健康。

菲律宾新总统杜特尔特上台以来,美菲盟友关系遭遇挫折。杜特尔特不久前甚至宣布,菲律宾将终止与美国的联合军演。另外,2014年5月军政府在泰国掌权以来,军政府对民主和人权的压制也对美泰关系构成考验。随着泰国国王普密蓬的去世,美泰同盟的不确定性进一步加强。有人指出,美国在亚洲的存在似乎有摇摇欲坠的迹象。

在被问到美国在亚洲的盟友网络是否还健康时,曾在小布什政府时期担任负责亚太事务助理国务卿的柯庆生( Thomas J. Christensen)给出了肯定的答案。

前美国亚太事务副助理国务卿柯庆生(资料照)

前美国亚太事务副助理国务卿柯庆生(资料照)

他说: “整体来说,这个系统还健康,虽然现在出现一些挑战的因素。日本的安全角色比以前扩大了,这是好事。他们修改宪法,解禁集体自卫权,也是好事。他们与其他亚洲邻居,菲律宾和越南的合作加强了。日本发挥了更多的安全作用。我认为这是好事。韩国与美国的合作也在增多,韩国对朝鲜的核扩散做出反应,同意美国在韩国部署‘萨德’导弹防御系统。我认为,这些都表明,美国在亚洲的盟友系统以各种不同方式得到加强。”

另外,他说,美国还与菲律宾前总统签署了《加强防务合作协议》。另外,美国与新加坡、越南的关系也得到加强。

柯庆生是在华盛顿的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介绍自己前不久出版的新书后说这番话的。他在接受美国之音记者提问时说,美菲同盟对美国很重要,目前的最大挑战并不是杜特尔特总统的言论,而是他的“法外杀人。”

他说: “我认为对美菲关系最大的挑战是菲律宾国内的‘法外杀人’,这让像美国这样一个自由民主的国家与这个政府合作很难,这是一个真正的挑战。”

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不仅对美国总统奥巴马出言不逊,最近还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来疏远美国,包括停止与美军在南中国海的联合巡航,以及宣布停止与美国的联合军演。

不过,柯庆生说,他还没有看到任何迹象表明杜特尔特打算抛弃美菲《加强防务合作协议》,他说,一旦杜特尔特准备放弃《加强防务合作协议》,那么,这对美菲同盟带来很大的损失,但是,这也可能让杜特尔特在菲律宾国内非常不受欢迎。

杜特尔特下星期访问中国,南中国海问题是他与中国领导人会谈的重点之一。柯庆生说,他认为美国不应该担心中菲谈判,因为对美国来说,在南中国海只有两个重要的核心利益:

他说: “其中之一,就是不能通过威慑或是武力来解决这些争端。另一个就是美国军方,我强调,美国军方拥有自由航行的权利, 美国军舰可以在南中国海和东中国海自由航行。”

柯庆生被认为是美国中生代“知华派”的杰出代表。他的新书书名是《中国的挑战:如何影响一个崛起大国的选择》( The China Challenge: Shaping the Choices of a Rising Power)。

在书中,他主要阐述了中国崛起后给美国带来的两大重要挑战:第一,怎样让中国相信,不要通过威慑或是武力给东亚地区带来不稳定,这种挑战比较可控;第二,如何鼓励还是发展中国家的中国为全球治理做出更多的贡献。他认为,后一个才是最大的挑战。

他还说,中国还没有强大到可以被视为美国在全球的“平起平坐的竞争者( Peer Competitor )”。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