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29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美中在非洲是竞争还是合作?


美国总统奥巴马正在非洲访问,重新建立与非洲的联系,特别是经济联系是奥巴马此行的主要目的之一。不过,当美国决定重新拥抱非洲时,却发现他们已经失去在非洲大陆的主导地位,中国已经与非洲建立了更加密切的联系。那么,美国和中国在非洲会陷入竞争吗?

*库恩斯:中国可能将美国排除在非洲的发展之外*

美国参议员,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非洲事务小组委员会主席克里斯•库恩斯 (Chris Coons) 的办公室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非洲前不久发表一份报告称,美国在非洲节节败退,并拱手将经济机会让给竞争者,特别是中国,有可能将美国排除在非洲的发展之外。

库恩斯在记者会上说:“ 这张图表是关于中国人的。他们已经超过了美国成为非洲的最大贸易伙伴,而且,他们还在确保长期的合同到手。与此同时,他们的出口在增长,他们在非洲各国的市场地位也得到了保障。这样一来,未来十年,我们可能会被排除在非洲的机会之外。”

库恩斯敦促美国尽早更新将于2015年9月到期的《非洲增长与机遇法案》(African Growth and Opportunity Act),以对抗中国在非洲日益增长的投资及影响力。该法案对一些非洲商品给予关税豁免待遇,以帮助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创造就业岗位。

*库恩斯:美国在非洲打赢疾病,却失去了人心*

库恩斯2011年在参议院非洲事务小组委员会举行的“关于中国在非洲地区的作用及对美国政策的影响”听证会时提出,他担心美国正在逐渐丧失对非洲国家的影响力。

他说,中国的援助资金约70%用于修建道路、体育场和政府大楼,且常常用的是中国的原材料和劳动力;而美国政府援助中的70%主要用于抵御像艾滋病、疟疾、肺结核及其他疾病。

他还说:“美国对非洲公共投资没有中国的看起来这么明显。许多非洲人可能很骄傲地指着他们首都中国人修建的道路、大楼以及医院,却意识不到许多的医生和护士是美国人培训的,很多医疗设备也是有美国政府提供的。许多农村地区的医疗诊所降低了母婴死亡率、帮助给当地孩子接种疫苗,给非洲大陆捐献蚊帐等等,这些都是美国政府资助的。一句话,也许我们可以打赢疾病,但却失去了非洲地区的人心。”

*布罗蒂加姆: 美国有些危言耸听*


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问题研究院国际发展项目主任黛博拉•布罗蒂加姆(Deborah Brautigam)说:“他说,我们美国把钱用于人民,而中国把钱用在基础设施建设上,但是我认为这是一种错误的二分法, 因为人们也需要基础设施建设,他们需要道路,需要电,需要中国公司正在做的一切。我们是在投入健康,我们在拯救生命,这点我很骄傲,但是我们并没有为他们提供更多的就业机会,中国公司提供了更好的就业机会。两者应该是互补的, 我们是竞争者,但是我们做的很多事是互补的。我觉得我们不需要这么‘危言耸听’。”

美国非洲企业理事会总裁史蒂芬.海耶斯说:“(非洲)基础设施的缺乏。这就是我为什么说中国在非洲的一切非常了不起,不仅是为了中国,也是为了非洲,同时也让所有在非洲投资的国家获益。 修建了基础设施,我们在可以在中国人修建的道路上行驶, 这是好事。 基础设施需要修建,非洲没有一个国家,包括南非在内,可以满足自己的电力需求。”

*大卫.希恩:美中在非洲利益相似*

美国前驻埃塞俄比亚和布基纳法索大使大卫.希恩 ( David Shinn)说: “美国对非洲的兴趣与中国惊人相似,首先美国希望获得非洲的资源,特别是石油;他们希望在联合国这样的国际组织中获得尽可能多的非洲国家的政治支持,希望增加美国对非洲的出口。 这三个兴趣与中国是一样的。”

他说,美国还希望尽量减少非洲的恐怖主义、毒品走私、国际犯罪等,不让其损害美在非洲或本土的利益。这些也正日益成为中国的利益,但还没达到美国的那种程度。美国还希望本国海军能继续停靠非洲港口并维持军机飞行和降落。这尚未成为中国的重要利益。

不过,大卫.希恩说,中美在非洲商业竞争的潜在领域很多,特别是获取商业合同方面,近年来中国在这方面占据了上风。

他说: “把美国在非洲的所作所为和中国在非洲的所作所为相比,美国遇到的问题之一就是中国的行为很多都是国家控制的,比方说国营企业。政府对于在非洲应该如何投资,有强大的决定权,但是美国不是这样的情况。美国的整个经济领域是私营的。去还是不去,政府可能会有一些激烈措施,但是,都由私营企业自己决定。这在某种程度上给了中国企业在非洲的优势。”

美国非洲企业理事会总裁史蒂芬.海耶斯也认为,中国国企在非洲确实有优势,而且,中国奉行的“不干涉政策”给了中国公司更多的机会。美国在非洲不能再沿用传统的援助模式。

他说:“我们在战略上有一个优势,我们可以开始帮助非洲国家私营企业的成长。中国的方法是‘自上而下’,我们必须是从中间开始,帮助壮大非洲中产阶级的力量。 因为长远来看,如果一个国家要发展,必要有一个广大的私营部门、中产阶级,如果我们现在从这里着手的话, 十年后,我们就会更有竞争力。”

他说,对美国来说,目前扩大在非洲投资的最大障碍是资金。“从美国方面来说, 最大的障碍是获得资金。 中国、印度以及很多国家向在非洲投资的企业提供资金。我们的银行害怕风险,特别是这样一个时候。他们仍然把非洲看成过去的样子,他们并没有把非洲看成是一个投资的目的地。”

*大卫.希恩:在石油领域,中国并未严重挑战美国*

由于美国和中国分别是世界第一和第二大石油净进口国,而非洲大陆已探明的油气储量约占世界储量的8%。通常的认为是,美中在非洲在石油领域的争夺是不可避免的。

前苏丹被认为最能说明问题。1995年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简称中石油)在苏丹获得了石油开采权。随后,华盛顿与苏丹中断外交关系,中国乘机将苏丹变成了最大的海外产油基地。

大卫.希恩认为,在石油领域,中国并未严重挑战美国。他说: “这个还真没有发生。西方石油公司远比中国公司早进入非洲。尼日利亚、赤道几内亚、安哥拉、还有北非的石油提炼主要是有美国和欧洲石油公司发展起来的。中国来的比较迟,他们赢得的是剩下的部分,他们获得了苏丹的石油,因为西方国家对苏丹实施制裁。西方公司不会再去的那里了。他们还去了其他小的地方,在那些西方公司不怎么竞争的地方,比如乍得、尼日尔等。”

他说,中国在非洲有很多领域是可以合作的。目前联合国在非洲有7项维和行动,中国参加了其中6项,得到美国和几乎所有国家的赞许。美中在非洲急需合作的领域是发展援助,还有疾病预防。此外,非洲许多国家急需农业振兴,美中有发达的农业项目,也有援非的丰富经验。

*金砖国家都非洲都有投资*

对于非洲大陆巨大投资,中国并不是唯一的一个。 美国也不是唯一新近觉醒的一个。“金砖”国家中的巴西、俄罗斯和印度对非洲也有很多的投资。 这就是为什么刚刚结束的金砖国家会议在南非举行的原因。越来越多的国家进入非洲市场,如伊朗、土耳其和韩国等。

美国国防大学非洲战略研究中心主任雷蒙德. 吉尔品( Raymond Gilpin) 说:“外部利益相关者和伙伴在非洲的扩展是巨大的。这不是要么选这个或是选那个的问题选择。从选择来说,不再是中国与美国之间的选择。印度、巴西以及其他一些国家在非洲都有相当的影响。对非洲国家来说,不是在美中之间选择的问题,而是我们如何协调我们所拥有的各种选择,使其达到最好的目标。”

吉尔品还补充说,在国家建设、安全问题、人权等问题上,美中应该合作,因为这样更容易让他们达成自己的目标。在贸易和投资上, 美中的竞争将会更有利于非洲的发展。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