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09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美国媒体看天安门屠杀25周年


在1989年6月4日中国执政党共产党调遣军队杀入北京、镇压要民主、反腐败的和平抗议者25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海外媒体普遍注意到中共当局采取空前严厉的措施,封杀中国国内任何纪念活动,封杀任何有关的报道或议论,竭力阻止中国人获取有关25年前北京发生的屠杀的信息。

*有关六四的重要信息*

6月4日,美国《波士顿环球报》就此发表社论说:

“中共有如童话般的信息封锁墙不断呈现裂缝。尽管当局动用复杂先进的互联网信息封锁措施,很多娴熟互联网运作的中国人还是知道了如何通过非法手段找到外国消息来源,获取有关屠杀及其后果的记录。

“然而,北京当局面还是不肯放弃,而是封锁得更为变本加厉——假如政府控制不了互联网用户,它还可以控制互联网。于是,今年中国政府加强了对那些要纪念六四屠杀25周年的外国消息来源的威胁,说是假如外国记者要报道有关消息,将面临‘严重后果’。

“在中国设有分支的外国媒体组织别无选择,只能认真对待北京的这种威胁,因为北京当局在过去发出过类似的威胁,并且将威胁付诸实施。近年来,中国政府在设置管制外国记者的规章方面更加咄咄逼人,并威胁要吊销那些不听话的外国记者的签证。但全球媒体应当坚决拒绝中国的这这种威胁。今天的世界媒体普遍报道天安门事件25周年将给中国公民和中共互联网管制当局发出一个重要信息。”

*同为六四的25周年纪念*

在六四屠杀25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发表社论,题目是“纪念第二次世界大战反攻日,第一次世界大战,波兰选举,天安门广场。它们的共同点是什么?热爱自由。”

社论说,6月是一个纪念日众多的月份,也是美国总统奥巴马外事活动繁忙的月份。他这次出访欧洲,首先访问波兰,部分是为了纪念25年前的6月4日波兰举行自由选举,从而脱离苏联共产党专制独裁阵营,赢得独立和民主。

“6月4日也是另一个纪念日,其遗产和结局依然不能确定。25年前,成千上万的学生和市民占领了北京天安门广场,要求政治开放和民主,结束政府官员贪污腐败。经过紧张而令人困惑的对峙之后,配备着用于战斗而不是用于人群控制装备的军队一路开枪,杀入人群,将人群驱散。在此过程中,有数目不详的人被打死。有人估计死者上千。”

“如今看来,抗议者当年的牺牲似乎是白费了。政府贪污腐败一如既往。民主更加遥远。司法体系软弱无力,不能保护公民权利。在六四纪念日到来之际,中国当局今年一年一度的针对异议人士的镇压比往年似乎更为严厉。镇压对象包括艺术家,环保人士,律师,网络写手,作家,学术界人士。任何胆敢谈论天安门事件的中国人都会被骚扰,非法拘禁,甚至被提出起诉,罪名是他们犯了无中生有的罪行。中国当局对互联网的封锁也十分严厉。”

“与此同时,海外的一些历史学者和记者锲而不舍,中国国内一些勇敢的人继续从很多观点来表述和探讨天安门的故事。他们所探寻的故事不仅是抗议者的困境,而且包括当年忧心忡忡、糊里糊涂被调遣去镇压抗议的农村兵,以及赞同镇压的中国军界和政界领袖。

“这样的故事有待于人们去发现,并从中获益。中国人民最终将自己发现这样的故事。”

*北京色厉内荏*

6月4日,中国的媒体奉命对25年前在北京发生的屠杀保持沉默。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在例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再度重复往年的一贯说法,即中共当局对25年前北京发生的“风波”的处理是正确的,中国在过去25年的经济大发展证明了中共当年采取的屠杀和平抗议者做法的正确。

然而,中国国内外许多批评者指出,中共当局和中国政府自己也不相信这种说法,因为既然中共当局认为当年的做法是正确的,为什么又如此害怕人们谈论甚至是提起当年的事情?

《华盛顿邮报》在六四纪念日前夜发表社论,从另一个角度阐述了中国国内外批评者的这种论点。社论的题目是,“尽管中国经济增长,中国人民的不满无法压制。”社论说:

“天安门屠杀25年过后,一般人按照一般逻辑思维,会以为中共统治者如今已经有自信了。中国的经济规模按照某些指标已经即将成为世界第一。中国军事力量大幅度增长。世界各国的商人争相到中国去经商赚钱。

“然而,中共统治者的行为显示他们害怕。他们不敢让人民知道当年在天安门广场发生的事情。他们动用成千上万的特务监视人民的网络交谈,封锁、过滤任何批评的声音。他们捣毁教堂,只是因为教堂太吸引人。他们对和平的公民越来越多地采取高压骚扰和监禁,只是因为那些公民敦促中共政权遵守它自己制定的宪法。”

*以挑事协助遗忘*

以习近平为首的中共当局今年对中国人纪念六四的活动采取了比往的中共当局更为严厉的镇压措施,这一现象成为世界媒体报道的一个主题。

美国全国公共电台NPR前驻中国记者林慕莲(Louisa Lim)在《华尔街日报》发表文章,指出了中共当局今年镇压六四纪念活动不同以往:

“为了控制人们讨论的话题,中共今年选取了一个比往年更为粗暴的工具,这就是警察拘捕。在六四纪念日到来之际,几十个人被拘捕。遭拘捕的人包括归化为澳大利亚公民的前中国军人、画家郭建,他先前接受英国《金融时报》的采访,说他看到(25年前的六四那天早上)一所医院外面堆着大约100具尸体。15位学术界和活动人士先前在一所私人住所里试图纪念六四,其中5人后来被拘捕,罪名是‘聚众滋事’在政府看来,他们的真正罪名是记忆罪。”

林慕莲写道,中共当局试图用经济发展和繁荣来使人们忘记六四。

“但是,经济增长放缓如今有可能使中共不能继续营造繁荣。因此,中国领导人越来越多地诉诸应对天安门屠杀后果的另一个手段,这就是民族主义。

“北京在跟其他国家争议岩礁、珊瑚礁的主权归属时越来越咄咄逼人,把自己打扮为全体中国人的捍卫者,以争取来自中国国内的支持。近几天来,中国军方官员在新加坡举行的亚太地区国防官员对话会上提高了调门,王冠中中将指责美国国防部长哈格尔讲话充满‘霸权主义的味道,充满威胁的言辞’,是‘对中国的挑衅。’

“这种民族主义的激越之词部分是说给中国国内的人听,以分散他们的注意力,让他们可以不去注意贫富悬殊不断扩大,征地贪婪又疯狂,一连串的中共高官贪污腐败成为千万亿万富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