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36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美国千禧一代人数庞大 但仍然不太参与投票


资料图片-一个年轻美国家庭购买房子。

资料图片-一个年轻美国家庭购买房子。

千禧一代指的是1982年至2000年间出生的年轻人。说到今年的总统选举,这个群体可能比其他群体影响力更大。

原因在于,他们人数庞大。据美国人口统计局称,美国的千禧一代人口有8300万,占美国总人口的四分之一,超过了1946年至1964年间婴儿潮时代出生的7540万人。

有了这个庞大的总数,千禧一代可以左右选举。只是,他们大部分人都不投票。

塔夫斯大学(Tufts University)的公民认知及参与信息研究中心(CIRCLE)估计,2012年当奥巴马总统与麻萨诸塞州州长罗姆尼竞选时, 18岁至29岁年龄段的投票率为45%。从历史上来看,年轻人的投票率已经降到大多数美国选举中的最低点。

千禧一代不想参与?

千禧一代的名声不是太好,他们常被描述成懒惰的、自我标榜以及以自我为中心的人。

但是一些组织说实际情况并不是这样。 “摇滚与投票”是从1990年起致力于动员年轻人参与投票的一家最大的非营利组织。

“摇滚与投票”的主席阿什利·斯皮兰(Ashley Spillane) 在一篇评论中说,造成低投票率的还有其他因素,包括对政治僵局的失望。同时专家们表示,美国年轻人缺乏投票动力还包括对政治家的不信任,以及觉得当选官员心里没有装着他们的最大利益。

政治僵局使千禧一代对政治缺乏兴趣

十年来,美国政治成了僵局的同义词。国会里的民主党与共和党不和。共和党与民主党当家的白宫一直立场相左,甚至在地方层面,州级立法机构里政党间也很难互相妥协。分析人士指出,千禧一代出生以来的大部分时间所看到的只是争论和僵局。

凯莉·摩勒(Kayleigh Moller)在阿拉巴马大学学习法律。她是一名共和党人,上一次总统选举她把选票投给了前麻萨诸塞州州长罗姆尼。她也是阿拉巴马共和党的一员,在共和党竞选活动中提供志愿服务,她还是印第安纳州大学共和党人联合会的执行理事。

摩勒说:“我们可能不会忠于一个政党,但是我们看透了迎合,不会轻易被特定的说辞收买。我认为如果年轻人开始参与投票,我们不仅能促进政策变革,还能从整体上改变候选人竞选的方式。”

笨蛋,是经济啊!

2015年的大学毕业生成为了美国历史上负债最多的一族。专门帮助家长和学生寻找办法支付大学学费的网站“教育顾问”(Edvisors)的出版商马克·坎特罗维茨(Mark Kantrowitz)公布了一份研究报告,2015级的毕业生人均背负约3万5千美元的学生债务。美国学生债务总额已经超过一万亿美元。

很多年轻选民在为教育借贷成千上万美元后,在找工作时都很挣扎。这些不良因素使年轻人气馁,导致他们在选举日不去投票。

24岁的德鲁·法林顿(Drew Farrington)是印第安纳大学(Indiana University)麦肯尼法学院(Robert H. McKinney School of Law)的学生。他是州政府机构的法律助理。法林顿是一名民主党人,2012年他投票给奥巴马总统,并在他的竞选活动中担任志愿者。他还支持了印第安纳民主党国会竞选活动。法林顿认为,在一定程度上,年轻选民不肯参与投票是因为他们找工作困难。

法林顿说:“我们现在加入劳动大军的时代比父母那代人几十年前的境遇困难很多。从大衰退中走出来后,一些年轻人对我们经济的未来和机遇感到悲观。学士学位已经没有20年前那么值钱了,很多年轻人正在挣扎。”

一个有关信任的问题

千禧一代不信任政治家和政府机构。哈佛大学政治研究院有关千禧一代政治观点的最新调查显示,18至29岁人中只有37%信任总统,25%信任联邦政府,27%信任国会。

哈佛政治研究院公关总监伊斯顿·佩雷斯(Esten Perez)说:“美国的千禧一代是美国历史上人口最多的一代人,他们有机会在任何选举中发挥巨大的角色,特别是在2016年总统选举中。然而,年轻人不信任今日的美国政府,他们怀疑政治是否能达成真正的结果。”

法林顿认为,信任的缺乏还会导致冷漠。

他说:“就像现在我们国家很多其他人一样,年轻人对两党都感到厌烦,不认为任何人可以实施积极的变革。当人们认为没有人能帮助他们的时候,为什么要投票呢?”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