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56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长平谈亲属因自己评论公开信案被扣

  • 美国之音

旅居德国的资深时事评论作家长平的家人昨天遭警方拘捕,据报道警方这一行动仍然同一封要求习近平辞职的信件有关。长平两天前接受媒体采访时曾呼吁北京当局释放失踪的媒体人贾葭,现在贾葭获释,长平的两个弟弟和一个妹妹却在庆祝父亲的寿宴上被四川警方带走。下面我们连线旅居德国的前南方周末新闻部主任、现旅居德国的时事评论员长平。

主持人:我们获悉您的亲属在您的家乡四川被警方带走,请说明一下事件的经过。

长平:自从我发表了一篇评论《致习近平的公开信》的文章之后,我在国内众多的亲属和家人就遭到警方持续不断地骚扰、恐吓和威胁。昨天,3月27日,是我父亲的寿宴。我的弟弟和妹妹们回家祝寿的时候,在寿宴之中,被警方拘押了。到现在为止,居然已经超过20多个小时没有任何手续。而且在这个过程中他们以我弟弟妹妹们放鞭炮损毁了一些产物为理由把他们拘押,但是在整个过程中他们问的问题一直是我的情况。要求我撤回那篇评论文章,要求我不再撰写批评中共的文章。而且最恶劣的是今天中午他们还把我弟弟释放了一段时间,让他来跟我联系。因为他们在派出所确实没有办法跟我联系,平时我也跟家人很少联系。(派出所)说如果联系上的话,我的另外的兄弟也像他一样立即获得自由。他想办法跟我联系上了,等他跟我联系上,警方立刻把他拘捕了。而且把案件升级,变成被“国保”带走。损毁产物的案件不可能由“国保”来处理,于是就变成了一桩赤裸裸的政治案件。

主持人:警方为什么带走您的两个弟弟和一个妹妹?您究竟做了什么事牵连到他们?

长平:我没有做别的任何事情。我这一生的主要工作就是做媒体,写文章。二十多年来,我先是在中国大陆工作了二十多年,先是做记者、编辑、主编和时事评论员,后来他们认为我的评论有批评政府的文章,就禁止我在大陆发表文章,出版书籍。然后我就到了香港创办了《阳光时务周刊》,香港政府拒绝给我工作签证,随后我就到了德国。先是作为访问作家,然后作为德国之声的时事评论专栏作家,在这里工作。我干的工作完全是符合我的职业要求的,作为一个职业评论人所干的事情。但是这样的工作,我完全没有想到,竟然遭到了这样的报复。 (这样的报复)一直都稍有存在,这一次由于那封公开信导致的事件,对于我家人的骚扰和绑架升级了。

主持人:您今后有何打算,是就此沉默不语,还是继续针砭时局,批评中共?

长平:这显然是一起非法绑架和敲诈的案子,我是不可能接受这样的要挟的。我唯一可以做的事情就是继续写下去,继续往前走。当然我的家人会受到很大的牵连,但事实上我确实跟他们没有任何关系,我的工作,我的思想,我的文章跟他们没有任何关系,他们做的工作都是另外的工作。迫不得已的情况,我已经告诉他们,我们既然无法保持亲情,无法保持联系,他们可以跟我断绝一切关系。

感谢资深时事评论作家长平先生在德国接受我们的采访。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