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23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韩连潮:该是美国重新考虑一中政策的时候了


卫兵在台北中正纪念堂举行卫兵交接仪式 (2016年1月17日)

卫兵在台北中正纪念堂举行卫兵交接仪式 (2016年1月17日)

编者按:这是美国哈德逊研究所客座研究员韩连潮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或者VOA。

如果当今国际社会要评选世界模范公民的话,以中华民国为国号的台湾一定会名列榜首。

台湾是一个资源有限的弹丸之地,但人民善良平和,恭谦有礼,励精图治,不仅经济开创奇迹,人均GDP从1961年的153美元提升到今天的2万3千美元,成为发展中国家的典范,而且政治改革成就更是辉煌,民主、自由、人权、法制进步令人仰慕,已经名副其实地步入了现代先进国家之列。

然而,北京政权却对台湾采取“死逼”“硬拉”的统战策略,一方面将台湾在国际上逼到死角,不准其有丝毫生存空间;一方面强势诱使、瓦解台湾政商精英,腐蚀掏空台湾经济。中共对台湾打压夹挤,使得近40年来台湾人民只有当二等、三等公民的份,他们国际贡献得不到认可,尊严不断受到伤害,国际政治空间日益狭小,一次次在国际场合蒙受屈辱,动辄得咎,就差被赶出地球村了。

最近,台湾大选前发生的周子瑜事件充分显示了台湾人民所处这一窘境。16岁的歌星周子瑜在宣传片中仅仅表示自己来自台湾,并按韩国公司要求挥舞了一下中华民国国旗,就被举报为台独分子而受到成千上万官方鼓励和支持的中国大陆网民的野蛮围剿,尽管她可怜兮兮地90度鞠躬道歉, 承认自己是中国人,仍然得不到原谅。

中共人员在国际场合对台湾民众和官员恶言相向,抢夺中华民国国旗,胁迫恫吓、粗暴离场等侮辱性做法屡屡发生,武力威胁从未停止,现在又加上经济制裁,网络攻击。北京之所以得手,很大程度上是美国模棱两可的一个中国政策造成的恶果。

我们知道,辛亥革命后,美国于1913年成为第一个承认中华民国的大国。中华民国在内战中失败,退守台湾,美国继续与之保持外交关系。然而,1960年末期和1970年代初期,以基辛格为首的现实主义学院派,政治幼稚,轻信无知,误判国际战略格局;为了从越战脱身,以及利用中苏交恶来抗衡苏联,他说服尼克松总统背叛了美国在亚洲的两个盟友,对中共低声下气,言听计从,完全接受其条件,顺从地被中共牢牢戴上“一中”的紧箍咒,锁死在北京的“只有一个中国,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中国的唯一合法代表,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的话语框架之中。为了替自己的政策辩护,基辛格等人又编造了将中共党国纳入国际社会,它就会融入战后的国际秩序、遵守国际规则、成为负责任大国的神话。

美国为中共打开了世界的大门,使得中共独裁暴政得以为续,与北京政权建立外交关系的国家从1970年代的50余个发展到今天的170多个国家,而承认中华民国的国家则降至22个。不仅如此,在美国的帮助下,北京政权统治下的中国大陆还成了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曾是亚洲四小龙之一的台湾反倒要向北京乞食。

然而,今年1月16日的台湾大选和第三度政党平稳交替却迫使美国不得不重新考虑一中政策的现状。

很多评论人士从经济和全球化角度解读本次台湾大选,但是我认为蔡英文候任总统以及民进党大获全胜主要是台湾民众,尤其是年轻人一代,对北京政权“死逼”统战和一中政策,以及执政国民党屈从中共的强烈不满所致,表明台湾年轻人一代决心不再逆来顺受,满足于当二等公民,而希望挺直腰板做人,要“自己的国家自己救”,捍卫来之不易的民主自由。

这样的民意展示一定要引发北京专制政权“地动山摇”的反应,将台海问题再度推到美中关系的最前台,迫使美国决策者们重新审视一中政策,并将其纳入重返亚洲的大战略框架下进行考量。无论民主党还是共和党2017年主政白宫,都无法用“维持现状”搪塞和绕开一中问题。 美国必须在支持台湾人民自决和支持北京专制政权对台湾主权宣示上作出选择,在保卫台湾民主制度和放任北京武力犯台的大是大非问题上作出取舍。

模棱两可的一中政策对台湾人民十分不公平。台湾一向是老老实实做人、规规矩矩守法的国际社会优秀一员,从不在国际上惹事生非,制造麻烦;台湾成为国际弃儿,主要是因为美国的背弃和中共的打压,而不是它自身的过错。反观北京政权打着和平旗号,不断制造事端,破坏国际和平稳定,成了十足的地区恶霸。美国承诺维持台湾安全,维护和推进台湾人权,而尊重人民平等权利及自决原则既是美国价值,也是联合国开宗明义的宗旨。台湾人民已经就此作出了选择,这个选择正挑战着美国的良心。

这是美国必须重新面对和检讨一中政策的首要原因。

其次,最初制定一中政策的基础和战略格局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当年美国放弃中华民国主要原因之一是利用中苏矛盾,联合北京政权,遏制苏联在全球的扩张。如今苏联已解体20多年,而莫斯科和北京正利用美国陷入反恐无暇顾及其他地区之机,联手合作,共同挑战现有的世界秩序。两国虽无正式同盟关系,但“不是同盟胜似同盟”的中俄轴心已经确立。去年两国举行了代号为“海上联合-2015”的联合军演,今年俄国又向北京出售了最先进的苏-35战机,并正在采取一系列措施推动两国事实上同盟关系的更密切发展。中俄结成的邪恶帝国势必威胁到美国国家安全和世界和平,千万不可低估。在此前提下,美国必将深刻检讨自己的外交政策,找到应对之策,不会吊死在一中政策这棵树上。

一中政策的失败还体现在中国大陆并没有出现美国朝野所期待的和平转型,仅有的一线民主宪政转机也被六四屠城的坦克所碾碎。相反,崛起的是一个善于隐瞒自己真实战略意图、诡计多端、言而无信、野心勃勃的强大敌手;这个对内镇压、对外扩张的专制政权不仅没有真正融入现代国际社会,反而早就以美国为敌,视美国为其执政安全、实现红色帝国梦的主要障碍,开始针对美国向现行国际秩序挑战了。越来越多的曾支持美中关系”正常化“的决策人士,包括去世前的尼克松总统,对当年的误判开始有所醒悟,认识到虎患已成,不下猛药恐将贻害无穷,而当务之急就是从被中共绑架的“一个中国”的框架中解脱出来。

美国放弃台湾之时,中华民国还是一个一党专制的政权。虽然中华民国对大陆宣示主权,大陆对台湾也宣示主权,美国当时认为两岸都不切实际,同时又同意了一中的说法。当时,我们知道在国民党的专制制度下,台湾人民无权表达自己的意见,掌握自己的命运;他们的意愿既无从得知,也得不到尊重。然而,过去20多年来,台湾成功地实现了民主转型,成为亚洲民主自由的灯塔,人民能够自由地表达意见,选择执政党和领袖,主宰自己的前途。主权在民是美国的立国原则,美国政府必须坚守并在其外交政策上具体体现;同时,美国亚洲再平衡政策的成败很大程度上取决保证和巩固台湾的民主制度。要做到这些,40年前制定的一中政策显然已经不合时宜了。

第三,虽然美国一中政策有其特定的内涵,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政府的轮替,本身变得含混模糊,亟待厘清。例如,在美中1972年的第一份联合公报中,美国仅仅表示“认识到(acknowledges),在台湾海峡两边的所有中国人都认为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美国政府对这一立场不提出异议(not to challenge);”而在79美中建交的第二个公报中则承认(recognizes)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同时再次重申了“认识到(acknowledges)中国的立场,即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另外,在1982年的第三个公报中又声称美国无意执行“两个中国”或“一中一台”政策。可以看得出,虽然美国在三个公报中没有明确界定台湾地位,也没有明确支持和反对台湾独立,但是美国已经一步步被北京套牢,因为既然不挑战“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的说法,那实际上就等于默示同意了北京的立场,而这一默示同意又因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唯一合法政府,以及不搞“两个中国”或“一中一台”的承诺得到进一步加强。

实际上,两不搞的承诺70年代初基辛格就私下对北京作出。尽管里根总统80年代作出包括“不支持中华人民共和国对台湾主权的主张”在内的6项保证,90年代时,克林顿总统却在不搞“两个中国”或“一中一台”的基础上加了不支持台湾独立和不支持其进入联合国或其他国际组织。时任中华民国总统的李登辉先生于1999年发表两岸是“特殊的国与国关系”的言论而引发争议之后,克林顿指责他的说法于事无助并重申了一中政策。小布什政府先是要“尽其所能,协助台湾自卫,”后又猛批陈水扁总统的公投主张,表示不支持台湾独立,而奥巴马总统则告诉北京领导人美国坚守"一个中国"政策,反对两岸任何一方改变现状。

此外,美国国会通过《与台湾关系法》取代遭废止的《中美共同防御条约》,规范美台民间往来,而且并未明确这种关系是官方还是非官方。尽管美国务院总是声称与台关系是非官方,但是军售显然是官方活动。该法规定“任何企图以非和平方式来决定台湾的前途之举,将被视为对西太平洋地区和平及安定的威胁,而为美国所严重关切,”然而,又未明示在台湾遭受武装攻击时,美国是否有义务援助,仅仅含糊地声称维持美国能力,抵抗武力威胁台湾安全及社会经济制度的行为。无论如何,面对北京政权的1600颗对准台湾的导弹以及不断增长的军事实力,仅靠一项国内法单方面承诺是远远不够嚇止武力犯台的。

上述美国这些含混不清、自相矛盾的说法和做法,让人无所适从,不知道美国的立场到底是什么,红线设在哪里, 同时也给北京专制政权有机可乘,继续打压台湾国际空间,武力恐吓台湾民众。因此,美国实在有必要厘清一中政策。鉴于美国和中华民国均为二战战胜国,又有《旧金山和约》的法理基础,澄清和确定台湾地位并非难事。

时间和民意以及国际舆论都不在北京政权一边,这使它很可能会在未来某个时段铤而走险,大打出手,一劳永逸地解决台湾问题。如果屈从中共,美国不仅会再度背上背弃台湾的恶名,还会被钉在背叛自己价值、导致战后国际秩序彻底崩盘的历史耻辱柱上。

从感情上来说,我当然希望台湾能够和大陆实现和平统一,用台湾的民主制度和经验引领中国走向一条和平发展的道路,确保国家长治久安,增进人民的福祉。但是,理性地看,面对中共坚持一党专制、谋求用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文明来取代西方自由文明的政治生态,这恐怕是一厢情愿、遥遥无期的事。

因此,毛泽东1920年坚持打破大国迷梦、主张人民自决以及建立“湖南共和国”的理由同样适用今天的台湾。一位大陆网民说,“作为一个大陆屁民,我才不在乎谁执政,只要台湾不被中共蚕食鲸吞就好。让一部分人先自由起来总比共同受奴役好。”

这话讲得好,我举双手赞同,同时期盼美国决策者也具有这位“大陆屁民”的政治智慧。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