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40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海峡论谈: 中国股市动荡﹑希腊财政困境 台湾如何借镜?


过去三周来中国股市大跌超过30%,市值蒸发21兆人民币,“股票上涨是中国梦的载体”成为泡影。中国政府推出救市措施却未见成效,导致美国华尔街股市三大指数大跌,台湾股市也重挫,更有人认为这是习近平反腐,党内某些人士反扑。

希腊政府面临3000亿欧元的外债,举办公投结果却是拒绝接受欧盟的纾困计划,也造成世界经济不安。台湾应采取何种策略来度过这样的金融风暴?中国与希腊的例子可做何借镜?

今天参与讨论的来宾,一位是自由时报驻华盛顿记者曹郁芬,一位是台湾昆山科技大学的吴汉教授。

曹郁芬认为,中国政府的暴力救市,更彰显中国并没有自由经济市场,扭曲市场机制的结果,只会让市场的成长趋于病态,未来会更加不健全。而中国政府由于担忧执政安全以及面子等,执意救股市,更让未来的股票投机份子看清楚,在中国股市能够趁虚而入,大捞一把。

中国政府推出各种救市措施,但未见具体成效,现在甚至诉诸爱国主义,呼吁股民以爱国主义救市。是否表示中国政府集中式的计划经济破坏了市场原则,导致今天股市一发不可收拾?经济学人杂志分析说,“股市大涨的嘎然而止是对习李团队公共信誉的的第一个重大伤害,拙劣地尝试稳定市场只会让他们看起来更弱。”本次事件是否已经影响到外资的信心?昆山科技大学教授吴汉博士认为,股市原本就有两支手,一只看不见的手是市场机制,一支看的见的手是政府干预。原本中国政府推出的救市措施未达成效,之后更下重手,李克强亲自出马,连公安部副部长都进驻证监会,终于在上周四﹑周五两天股市出现回升。吴汉教授认为中国政府已经推动股市走了六个月的多头,市场原本就要下来修正。

至于有人认为这是习进平反腐,导致其他共产党党内集团的反扑,吴汉认为几个党内集团的力量,不可能大于中国政府的力量。

至于希腊的财政困境,早在2009年就开始,现在的公投虽然火上加油,但台湾方面早有因应,影响不大。而面对中国股市波荡,台湾金管会也早有准备,不至于过度反应。反而是台湾接下来的经济成长率下跌到0.04%,出口也减少,值得担忧。

彰化杨先生认为中国股市已经在踩煞车,他建议中国其实应该去援助希腊,共同解决世界经济危机。新北市的黄先生认为中国大陆经济基础深,人民有钱,藏富于民,不会出现金融危机。他呼吁要继续投资中国,“钱”进人民币。

面对中国股灾﹑希腊的债务危机以及其国内错综复杂的财政困境,可供台湾做何借镜?民进党也发出新闻稿,当中总统参选人蔡英文针对希腊危机提出财政改革与年金改革,在财政改革方面包括“未来的年度在物成长率,不应高于过去3年半平均经济成长率。”,年金改革方面未提出具体政见,仅说若当选之后要组成国家年金改革委员会。蔡英文提出的,能够让台湾避免走上希腊的后尘吗?曹郁芬认为,台湾不管是哪一党执政,都不可乱开支票,因为与中国经济相比台湾小,目前对中国的经济依存度高,所以都可能随时受到冲击。吴汉也认为,台湾的财政制度的确有压力,但在选举的压力之下,没有人敢说加税,所以他也呼吁两党候选人要以财政现实考量,不要乱开支票。

YouTube视频: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