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51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海峡论谈:解密两岸“无间道” 谍换谍有何内幕?


台湾海峡两岸官方今年10月进行了66年来第一次、历史性的秘密换谍行动。台湾国防部11月30日证实,军情局十年前在执行任务时失事的两名上校朱恭训与徐章国,在被中共关押了九年多之后,已在今年10月中被释放返回台湾。而台湾方面也在10月底同意释放一名被判无期徒刑的双面间谍--李志豪。究竟两岸换谍有何内幕? 海峡论谈邀请前台湾国安局第一处副处长、《情报生涯三十年》一书作者萧台福为您解密。

为何两岸选在11月习马会前夕换谍?意义何在?

萧台福:间谍被捕和军人被俘最大的不同点就是间谍不受国际战俘公约的保障,也就是说战俘可不受审讯、不被判刑、战后释放的待遇,间谍一概没有。然而许多国家情报机关都尽可能救回失事人员或 “迎回尸骨,荣典安葬”,这种做法虽没有战略价值,却有象征意义,显示己方对任何同仁生死与共、不离不弃(Left no man behind),因而敌对双方的情报机关往往透过中间人传话、谈判,希望对方释放己方被捕的人员,当然己方也必须释放对方希望释放的人以为交换,一旦双方条件谈妥,就在指定的时间、地点,交换被捕的人员,因此所有的换谍一定是拿对方要的人换回己方要的人,且都是服刑未满的人,如果已经刑满,释放之后会被驱逐出境,也就不必换回了。

至于为什么现在换谍?可分为四点来说:第一是西方的战争哲学是丧失抵抗能力就不必做无谓的牺牲,东方一向是战至最后一兵一卒、“杀身以成仁,被俘是耻辱”,也就是“只教人应该死,没教人如何活”,这是完全不一样的态度,因此政府不会考虑营救被俘人员。

第二是台湾过去抓到的老共谍都是1949年前后来台的,但两岸不管是任何一方,只要抓到对方的间谍,就算没有枪毙,也是牢底坐穿,无从谈判起;后来抓到的共谍都是被中共吸收的本地人员,没有中共直接派遣的,因此大陆没有营救的企图,自然台湾也就没有谈判的本钱。

第三,从李志豪案开始,这确证是受中共派遣打入台湾军情单位的共谍,而且李的资历很高,中共希望要回去,而在大陆被捕的台谍,绝大多数是被军情单位吸收的“情报协助人员”(大陆的名词是“情工关系”),因为在台家属、舆论、民意代表的压力,逼使政府不得不处理、救济,因此双方都有了换谍的动机。但谈判就是“漫天要价,就地还钱”,都希望“少给多拿”,而且谈判一直局限在底下的事务阶层,谁也不敢多扛责任让步,因此始终“只听楼梯响,不见人下来”。

第四,为了因应明年可能的两岸新局面,中共开始未雨绸缪,数月前拍板两岸领导人在第三地见面之后,为了「营造见面的气氛」,中共中央同意在换谍问题上释出善意,而且不在释放的对象和方式上多做纠缠,底下的谈判就有了顺利的进展,所以这是个时机的问题。

这三名被释放的情报人员,朱恭训和徐昌国十年前是怎么失事的?被判无期徒刑的双面间谍李志豪跟台海间谍第一案刘连昆案有什么关联?

萧台福:是否是“诱捕”要看地点,如果抓捕的地点在越南境内,那是“绑架”,如果抓捕的地点在大陆境内,那是“诱捕”。以我所知,中共当初想要抓人的目标只有一名,但可能是军情局认为当时的案情对象需要吧,派了两名人员去,所以中共算是“杠上开花多一番”。

本来按照谍报战的原则,抓到人之后如果能够短时间之内立即说服、转化对象为自己工作,那是最高的原则,但没想到两人失联的事被台湾的媒体登了出来,中共反而为难了,放人?岂有到手的肥羊丢掉的道理,不放人?该拿两个人怎么办?到了最后那就只有判刑吧,这也才演变成今天的换谍案。

这一次的换谍案,台湾方面的关键不在政府,在于朱恭训的太太以及一些民间团体的努力,因为高阶人员除了作态呼吁中共放人之外,没有任何施力之处,另外按照台湾的法律,对编制外因情报工作丧失人身自由的情报协助人员有“政府应尽力营救之”的规定,但对于从事编制内的情报人员,法律并未课予政府“应尽力营救”的义务,认为这是情报人员应承担的“工作风险”。朱太太为了营救丈夫,辞去了自己的工作奔波两地,九年来不停的陈情、托人,这才维持了换谍议题的热度,否则按照过去情报机关一直以“事涉机密,请不要干扰政府作业”的闪躲颟顸态度,和官僚体系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作风底下,早已经没人理会了。

不过中共方面对于朱太太并没有因为她也曾经服务于军情机关,把她像其他人一样在进入大陆之后留置侦讯(俗称“喝茶”),反而提供她探视的方便,这也可称是“中国特色的间谍处置”吧!

至于李志豪,当初庞大为进广州去和刘连昆见面,负责庞的后勤支援的人就是李志豪,他只是不知道庞进去要连络的是谁,结果李把庞入区的情资告诉了国家安全部,庞一入住旅馆就受到监视,但庞甩脱跟踪并连络完之后立刻跑掉了。如果当时庞没有甩脱跟踪或事后被捕,刘案早就爆发,后来台海飞弹危机时我方也不会获得“哑弹”的情资。

李还有一个另外的重要性,1994年发生在千岛湖的台胞命案,当时李登辉公开大骂共军是“土匪”,依据什么?就是根据李志豪提供的一份中共内部调查文件,说有共军涉及此一劫财杀人焚尸案。李志豪的这一份文件是中共方面故意提供,让李志豪立功用的,情报术语叫“爬高钻深”,事后李亦果然受到重视。

这一次大陆方面释放两名台谍,台湾只释放一名共谍,是否不对等?

萧台福:换谍谈判不是每次都是以一换一,有时候是一个换几个、或一个换一群。以过去以色列和巴勒斯坦换俘为例,就曾以百余名巴勒斯坦人换回三名以色列士兵。这完全是看交换对象的价值和对政府自己的人重视的程度而定。这一次无疑是中共方面为了营造两岸领导人见面的气氛有点“让利”,但焉知下一回不会“连本带利”一起要回去?这很难讲的!

两岸换谍谈判是从何时开始的?外传因为台湾方面不同意释放罗贤哲,所以换谍谈判始终谈不拢,是否如此?

萧台福:有人称换谍谈判是七、八年前开始的,但据我所知,从1999年台湾逮捕了李志豪、殷伟俊之后,中共为了想把两个人救回去,16年前两岸就开始接触谈判,但最初是台湾不同意,可是后来台谍被捕的越来越多,政府开始受到了民意压力,特别是军情局本身的干部朱恭训和徐昌国被捕之后,台湾想要营救,大陆方面反而抬高姿态和价码了,所以始终雷声大雨点小。

全世界的换谍谈判从来没有公开过,所有的条件都是暗盘交易。但据我所知,罗贤哲从来就不在双方谈判的筹码范围内。原因有二,一是罗案迄今才四年,双方接触时还没有罗案,另外如果这时台湾无论以什么理由放了罗,以美国处理波拉德案的先例,一九九八年以、阿在美国的卫河(Wye River)谈判和平协议时,双方即将签字,此时以色列突然提出还有一件事,就是要求担任中间人的美国释放因为泄漏机密给以色列而遭美国判刑的波拉德,否则以色列不愿在和约上签字,克林顿总统本来有意释放波拉德,以免协商破裂,结果中情局长田奈特向克林顿总统坚持“如果你释放波拉德,明天早上我就不再是中情局长”,那么台湾无论以什么理由放了罗,中华民国的国防部长和国家安全局长能继续统帅部属、还能干得下去吗?二是台湾手上有中共派遣的人员不救,却反要一名台湾的人员,那中共国家安全部又要如何对内解释自己人不如台湾人有价值?

所以罗贤哲从来就不在双方谈判的筹码范围内,现在大家谈下一次换谍,我认为对象可能会是殷伟俊,因为殷伟俊和李志豪是同样的背景,都是中共打入台湾的共谍,中共应该会先要交换他,另外还有一个镇小江案,罗贤哲还是不太可能在双方谈判的筹码范围内。但镇案还在审理当中,按台湾政治人物不肯落人“干预司法“的批评,短期内台湾应该也不会把镇纳入谈判,那就没有筹码可谈了。

换谍成功是个大事,为何从第二天开始台湾的官方似乎开始降温处理?

萧台福:换谍成功确实是个大事,但全世界对于换谍都是秘密进行,这一次是因为媒体掌握了消息,向国防部求证,国防部不得不深夜发布消息。但第一次换人成功了,第二次何时可见呐?而且当有人质疑假释李志豪原来是为换谍铺路时,大家似乎又要开始保护“司法的贞操“了,虽然很多人都批评台湾的司法界是恐龙、打手一堆,臭不可闻。

不过台湾的降温处理最奇特的说法算是法务部次长第二天的发言,他居然说这是根据《两岸司法互助协定》而来的,台湾在大陆的受刑犯回台之后要换刑,也就是在大陆的刑期可以折抵在台的刑期。这简直莫名其妙,什么时候情报人员在外面执行情报工作是犯罪了?你把情报人员当罪犯了?莫名其妙!这也难怪司法界一堆不知世事的法匠水准之低落!

情报工作总是蒙上神秘色彩,经常成为电影题材,像是好莱坞的007和李安的色戒,真实情报人员的生活如何?

萧台福:真实世界中的情报人员并非电影中那样多采多姿。情报工作是个很耗费时间和精力的工作,在内勤的时候要花很多的时间阅读资料、整理资料、思考案情,加班是常事,我们有句顺口溜:“五点下班算早退,六点下班还算早,七点下班算正常,八点下班嗯,今天很努力”。在外勤的时候经常没日没夜,家都顾不上。如果经常轮调海外,要不就是牺牲家庭生活,把孩子留在一个地点接受完整的教育,要不就是家人也跟着要变换环境,造成没有根的一代,这是更让人辛苦的地方。

现在台湾有些人建议未来两岸之间的情报搜集要“现代化、人性化”,不要再做像是“无间道”那样潜伏性的谍报工作。特别是明年台湾可能政党轮替,由民进党执政之后,两岸之间的情报战可能如何发展?

萧台福:在过去谈判换谍的期间,曾经传言大陆要求台湾以后不能再在大陆从事谍报工作,台湾方面没答应。那种认为情报搜集以后要现代化、人性化,不要再做谍报工作的人,我认为他不是外行,就是头脑不清楚。

直到目前为止,有些情资如敌方的企图、私下的想法、与外隔绝的内部网路资料,仍旧只有谍报工作才能搜集得到,因此整个情报搜集必须要第一波的谍报工作、第二波的电侦卫照、第三波的网路搜情、第四波的智慧连结等方面同时“铺天盖地,多管齐下”,这才完整。台湾的谍报工作以后只有更迂回、更隐蔽、更小心的做,你只有手上的资源不够,做得不足的情形,但任何国家和情报机关的领导人都不能也不敢放弃任何一种搜集方式,因为安全的威胁和代价太大。主动放弃任何一种搜集情报方式的领导人要为历史负责。

樊冬宁:最后萧台福也在海峡论谈节目中呼吁,情报工作需要智慧和热情,但此一组织性的活动更需要上级的理解、要求和支持。台湾的情报工作面对两大隐忧,第一是“为何而战?”国家和情报机关的领导人如果不能说服情报干部为了某一理想奋斗,情报工作是做不好的,而如果有人想当李自成,也就不要怪有人会当吴三桂;第二是最近的三位总统都把情报人员当成“工具”,而不是当“人”看待,但孟子说“君视臣如手足,臣视君如父母;君视臣如草芥,臣视君如寇仇”,士为知己者死,国家和情报机关的领导人要会带领干部呀,你既要能支援,也要会要求,否则情报人员是不会为你尽心效忠的!

除了萧台福解密两岸换谍内幕之外,中国时报驻华盛顿特派员刘屏也分析两岸换谍是否与日前在新加坡举行的“习马会”有关,并讲述了美国与俄罗斯换谍的精采故事。想了解相关精彩内容,请您点进海峡论谈12月6日完整节目视频。

除此之外,领导人的不慎发言可能如何影响情报人员的安危? 两岸还会不会有下一次换谍行动? 民进党如果上台之后两岸的情报战可能如何演变? 海峡论谈今晚邀请前台湾国安局第一处副处长、《情报生涯三十年》一书作者萧台福以及中国时报驻华盛顿特派员刘屏为您进行深入分析,同时开放热线让海峡两岸的听众、观众表达看法,也欢迎网友们在此提出您的观察与建议。

YouTube视频:海峡论谈:解密两岸“无间道” 谍换谍有何内幕?​

海峡论谈完整版​:VOA卫视(2015年12月6日 海峡论谈完整版)

《海峡论谈》YouTube上收看完整版:http://bit.ly/Haixia-youtube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