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9:15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时事大家谈:经济减速钱贬值,官勒紧民裤腰带?


随着强势前进30年的经济骤然减缓,中国发生股市变脸、货币跳水。中国官媒近来频频发文,宣传高速公路收费无期限的必要性、征收房产税的紧迫性,以及社会福利的超现实性,等等。有分析称,政府明显打算收紧老百姓的行路、住房和福利待遇。那么,永远的“买路钱”是否掏空普通人的口袋?房产税将用在哪里?中国普通民众是否“生活奢侈” ?什么人正在享受“高福利”?

对于高速公路过路费问题,经济学家、评论人士何清涟女士对美国之音时事大家谈表示,中国高速公路应该做到透明化,收支要变成两条线:统收,但支出不由他们决定;罚款的钱也应该上缴,不能用于发工资和福利,象美国的系统一样。这样罚款的积极性就下降了。最重要的是杜绝高速公路这个独立王国的腐败现象。

北京理工大学经济学教授,中国社会观察人士胡星斗对美国之音时事大家谈说,现在高速公路的问题是,所有的钱都是一笔糊涂账,也不公开;民众就猜想这其中肯定有很多寻租现象,有很多官商勾结、三公消费现象等等。就算是私人修建的高速路,也应当规定收费年限,政府没有必要保证私人建高速公路就一定得挣钱。

此外,胡星斗教授不赞同征收房产税。他说,中国的土地不归个人所有,而房屋本身的砖瓦是不升值的,在这种情况下征收房产税不合理。况且,中国地方政府这么庞大,往往一个地方政府有上百个机构,如果不精简,征多少税收够他用呢?

经济学家何清涟说,中国的房产领域存在诸多配套欠缺的问题。比方说,天津爆炸发生后,房屋受损到底找谁赔偿?政府认为这是事故,不是政府责任,要求万科赔偿;万科说我已经卖出去了,跟我无关,灾害又不是我造成的;而在美国,发生飓风等灾害事故,房屋损毁由保险公司承担损失。

对于“过高福利是经济发展的陷阱”的提法,经济学家何清涟说,全球目前基本有三种福利模式,即欧盟和北欧三国的高福利、印度的低福利和美国的中等福利。中国老百姓并没有享受到应该享受的福利,更谈不上福利“过高”了。

胡星斗教授说,在谈福利必须谈到扶贫问题。而很多扶贫项目最后扶了地方政府,扶了官员,根本没有扶到老百姓,老百姓贫穷没有改变,对他们来说谈福利本身是奢侈。

脸书: https://www.facebook.com/VOABBS
推特: https://twitter.com/VOAChina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