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56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美式民主: 白宫婚礼


拥有一个童话般的婚礼是很多人的梦想。如果这个婚礼还能在富丽庄严的白宫举行,那该是多幸运呀!根据美国的官方统计,白宫共举行过19场婚礼,有一位总统和9位总统子女在那里喜结良缘。还有两位总统,约翰·泰勒和伍德罗·威尔逊,也是在任时完婚,只是地点没选在白宫。

当然,这还不算白宫工作人员的婚礼。比如,1994年,时任第一夫人希拉里·克林顿的弟弟托尼·罗德姆与加州参议员芭芭拉·鲍克斯尔的女儿妮可就在白宫举行了结婚典礼。

曾经两次担任美国总统的格罗弗·克利夫兰在白宫演绎了一段空前绝后的浪漫情缘。1886年6月2日,49岁的他与年仅21岁的弗朗西丝·福尔瑟姆完婚。婚礼地点就设在白宫的“蓝厅”,乐队还在婚礼上演奏了克利夫兰亲自作曲的四重奏“学生的爱”。

这是白宫历史上举行的唯一一次总统婚礼,也是非常独特的一次婚姻。新娘福尔瑟姆本是克利夫兰朋友的女儿。这位朋友去世后,克利夫兰便成为福尔瑟姆的监护人,一直看着她长大。据说,克利夫兰竞选总统时,福尔瑟姆就陪伴在他身边。但二人一直玩“地下情”。克利夫兰后来以单身汉的身份入住白宫,还请来姐姐当“第一夫人”,直到与福尔瑟姆喜结良缘为止。

虽然选民们对这次绝无仅有的白宫总统婚礼揣测颇多,但很快便接受了这对新人。1889年,克利夫兰寻求连任失利,他誓言将重返白宫。四年后,克利夫兰果然携福尔瑟姆又搬了回来,而此时,第一家庭中还多了个女宝宝,美国人昵称她为“鲁斯宝宝”。聪明的糖果商看准商机,推出一款“鲁斯宝宝”糖,借足了第一家庭的风头。

虽然美国再没有哪位总统效仿克利夫兰的例子,在白宫成婚。但座备受瞩目的总统府邸从不寂寞。很多总统在任内聘嫁女儿,最好的婚礼地点当然是白宫。门罗总统的女儿玛丽亚·门罗便是首位在白宫披上婚纱的美国“第一千金”。

1820年,玛丽亚·门罗与堂兄塞缪尔·顾沃纽尔(Samuel Gouverneur)在白宫举行了一场“被谋杀诅咒”的婚礼。当时,第一夫人伊丽莎白·门罗的身体不好,因此,玛丽亚的长姐负责操办婚礼的各项事宜。华盛顿的很多官员都没有受邀参加婚礼,导致白宫历史上的首场婚礼规模并不大。作为补偿,新郎新娘决定在正式的婚礼后举行一系列的舞会。没想到,为他们主办舞会的海军英雄斯蒂芬却在当晚被杀。于是,所有的庆祝活动都被取消了。这对“交上厄运”的新婚夫妇直到后来移居纽约,才算过上了平静的生活。

西奥多·罗斯福总统的女儿爱丽丝·罗斯福的婚礼可能是白宫历史上最隆重的婚礼之一。爱丽丝被称为20世纪初前卫的“花花公主”。她曾因在公共场合吸烟而震惊美国,也曾因独自开车外出引起一片哗然,就连美国当时最流行的歌曲都是在写关于她的故事。最后,这位大胆的第一女儿在白宫下嫁众议员尼古拉斯·朗沃思,并拒绝举行传统的白宫婚礼。当天,艾丽丝身穿蓝色婚礼长袍,用一把长剑戏剧性地劈开了结婚蛋糕。

当时,举国上下都为这场婚礼欢腾,各大报纸连篇累牍地报道这件盛事。世界各国领导人纷纷送来厚礼,其中也包括中国的慈禧太后特意派人送来的一个衣箱,据说里面装满了华贵的丝织品和锦缎。

尼克松总统的大女儿特里西娅·尼克松的婚礼曾掀起“第一千金”的婚礼高潮。1971年6月,全美电视台在黄金时间转播了特里西娅的盛大婚礼。在特里西娅的坚持下,婚礼首次选在白宫玫瑰园举行。这可是要冒一定风险的,因为6月的华盛顿经常下雨。婚礼前也是如此。于是,尼克松提前一天命令安德鲁空军基地天气预测中心24小时运作,随时预报停雨时间。幸运的是,婚礼的当天下午,阳光总算冲破云层,成全了这对新人。特丽茜娅还被美国媒体评为最美的白宫新娘,《生活》杂志两度以她为封面,使她成为美国最有权势的“封面女郎”。

特莉西亚的妹妹朱莉嫁给了前总统艾森豪威尔的孙子戴维·艾森豪威尔,美国总统的度假胜地戴维营就是以他的名字命名的。可惜的是,这对新人在1968年结婚时,尼克松还没有入主白宫。但这对总统“二代”从未远离政治。夫妇俩1975年访华时曾见到了当时的中国领导人毛泽东。30余年后,当我们在2012年共和党党代会上见到戴维时,他对当时的场景仍记忆犹新。

尼克松总统访华期间,周恩来总理曾说过,“欢迎你的家人也来。”3年后,我们受邀访问中国。我妻子和我自己去的。那是1975年。新年前夜,我们是在天安门广场和故宫度过的。我们见到了邓小平和毛主席。毛主席会见了我们两小时。我的印象是,他身材高大。虽然不是特别高,但是身材魁梧。那是我一生中最有意思的一个夜晚。我意识到,这个最伟大的历史人物就是中国的国家主席。他和我们讲话时有些困难,这时的他已步入晚年了。我们坐在那里,问了一些问题,并倾听他的传奇经历。27年后,我们又回到中国,在故宫见了江泽民,并看到了许多1975年时见过的故人,同时见证了中国惊人的经济增长。那是10年前的事了。这是我一生中看到的最伟大的转型。我曾看到一些好的或坏的转型,但我相信,中国的转型是伟大的。回顾历史,如果尼克松看到他曾推动的这次转型,会感觉很好的。

与朱莉相反,切尔西·克林顿结婚时,她的父亲克林顿已从总统任上退下多年了。虽然切尔西的婚礼也没能在白宫举行,却是白宫“二代”近期最耀眼的一次。无论是新娘显赫的家事、婚礼前秘密的策划、还是婚礼当天奢华的程度,都吊足了媒体和选民的胃口。

神秘也好,奢华也罢,白宫婚礼总是总统生活中一道靓丽的风景,更是百姓们一窥“第一家庭”风采的难得机会。二百多年来,美国“第一家庭”的喜事总是广为流传,成为人们津津乐道的佳话。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