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19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世界媒体看中国:习近平出大事


中国国家副主席习近平(资料照片)

中国国家副主席习近平(资料照片)

在当今汉语中,“大事”的意思基本上有两个。一个意思是“非常重要的事”(如,“婚姻可是终身大事,儿戏不得”);另一个是“非常不好的、出人意料的坏事”(如,“老王出了大事,你还不知道啊?现在还在医院特护病房,生死不明哪”)。

中国国家副主席、内定即将担任中国最高领导人的习近平不明原因地失踪之事,显然被中国当局、中国公众和国际媒体一致认为是属于后一种表示情况不妙的“大事”。

中国当局采取紧急而怪异的措施,阻止中国公众议论习近平究竟出了什么事。而中国公众则百折不挠地试图探寻、打听、猜测习近平失踪之谜。与此同时,习近平则成为世界媒体的头号中国新闻。

*世界媒体忧心忡忡*

作为中国最高级的领导人之一,习近平最后一次在公众场合露面是在9月1日。然后,习近平在过去一个星期里四次爽约,没有会晤事先早就安排好要会晤的外国来宾。中国外交部对习近平的爽约作出含糊其辞、相互矛盾的解释,对他健康或生死状况则拒绝做出说明。

中国是一个实行一党独裁的准超级大国,也是一个在当今世界影响力巨大的国家。即将接班掌权的“王储”习近平如此出大事,大有可能导致整体中国政治走向变得不可预测,并对世界各国产生程度不一的消极影响。

世界媒体对中国当局阻止中国公众议论习近平的怪异措施感到滑稽,并纷纷发表以“习近平到哪里去了”为开头的报道或评论,跟奋力探寻习近平下落的中国公众遥相呼应。与此同时,世界媒体也程度不一地表现出忧心忡忡。

在法国巴黎出版的财经新闻报纸《回声报》9月12日发表该报外交事务专栏撰稿人雅克•于贝尔-罗吉耶的文章,劈头第一句就是,“习近平到哪里去了?”

在扼要讲述了有关习近平为何失踪的无法证实的谣传(游泳背部受伤)之后,于贝尔-罗吉耶写道:

“习近平将在中共十八大上被指定为中国的新领导人。习近平在十八大之前的失踪,凸显出中共一党专制政体的权力转移的不透明。而在此之前,风头正健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共前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倒台,他的妻子被判处死缓,罪名是谋杀了一位英国商人。”

*中国政局难测*

自今年二月初薄熙来的前心腹、重庆市前公安局局长王立军夜奔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寻求庇护以来,中国政局就进入了一种过山车般的令人目不暇接的戏剧状态。中国的政治连续剧跌宕起伏,剧情突转、高潮迭起,让世界各国观众看得如痴如醉,同时又不得不捏一把冷汗------中国的政治确实是戏剧,但又不是可以闹着玩,看完了可以拍屁股走人或安心睡觉的真戏剧,中国发生的事情可以给全世界造成重大影响,尤其是在全球经济脆弱的时候。

这种特殊的中国国情,使法国并非以报道国际新闻见长的地方报纸《洛林织巢鸟报》也不禁发表报道,题目是“中国的习近平离奇神隐”。报道劈头第一句也是“习近平到哪里去了?”

在讲述了习近平神秘失踪10天、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认为外国记者询问习近平是否还在人世的问题是不严肃的、而互联网上的传闻又四下纷飞之后,《洛林织巢鸟报》的报道说:

“或许,习近平如此突然从公众视野中蒸发消失之谜永远也不会解开,但有一件事情是可以确定无疑的------尽管中国已经成为一个外交和和经济大国,中国领导人的生活内情对13亿中国人民而言依然晦暗不明。”

《洛林织巢鸟报》的报道将习近平失踪的政治事件跟前不久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令计划的儿子驾驶超豪华跑车法拉利出车祸身亡、车中两个裸体女人,车祸导致令计划被调职一事联系起来,对中国的政治前景发出了不看好的预测:

“这些事件在中国导致了1989年天安门镇压事件以来的最大的动荡,并有可能破坏现任领导层将权力平稳转移给下一届领导人的计划。”

*《华盛顿邮报社论》全文*

摘要介绍世界媒体、海外媒体对习近平失踪的报道和评论,往好处说是“拔萃”,往不好处说就是“管窥蠡测”,甚至是“鸡零狗碎”。为了避免鸡零狗碎之嫌,我们不妨看一看美国主要报纸《华盛顿邮报》星期三发表的有关习近平神秘失踪的社论全文。

尽管读《华盛顿邮报》社论全文也依然难免“管中窥豹”之讥,但《华盛顿邮报》的社论,无论其观点还是其笔法都在西方媒体当中有相当的代表性。社论的印刷版的标题和副标题分别是,

标题:中国失踪的继承人
副标题:习近平的消失凸显出脆弱的政治体制

正文:

习近平发生了什么事情?

从9月1日最后一次公开露面之后,中国领导层内定的接班人截至本星期二一直不见踪影。他是在一个敏感的时刻失踪的。中共十八大即将在几个星期之后召开(但奇怪的是中共没有宣布确定的日期),他预计将在十八大上被提升为中共总书记。近来中共领导人发生诸多的丑闻,其中包括一位领导人的妻子被控谋杀一个英国商人,另一位领导人的儿子驾驶法拉利车毁人亡。这些丑闻令人不禁质疑计划周密的权力交接事宜是否已经脱轨。在没有任何解释的情况下,习近平在一个星期里取消了跟四位外国领导人的会面,其中包括希拉里•克林顿国务卿和丹麦首相。

或许,就像一则谣言所说的那样,习先生只是扭了背。或许,他像另一则谣言所说的那样,只是轻微心脏病发作。中国百姓和全世界都被蒙在鼓里,这一事实本身再次凸显出中国陈旧的斯大林式的政治体制完全不能应对它所面临的各种挑战。从经济增长放缓到互联网社交媒体蓬勃兴旺,这些挑战无所不包。

习先生将取代胡锦涛,而李克强将取代温家宝总理。习、李二人都经不起不受阻碍的检验。彭博通讯社报道说,习先生的家人在一些公司里获得了价值上亿美元的股权,并在香港拥有七处房产,价值五千五百万美元。英国《金融时报》则报道说,李先生政绩稀少,把事情办坏的记录多多,坏事当中包括掩盖污染的血液导致的艾滋病流行。

无论如何,北京坚持一个世纪前的苏联开始实行的做法,将有关共产党领导人的一些最基本的信息保密的政策是难以为继。已经有三亿多中国人有社交媒体账户,政府的网络监管大军无法杜绝有关习近平失踪的谣言,或杜绝人们抱怨官方信息缺乏。在信息真空中,各种耸人听闻的谣传四处流传,其中一个传闻说,习先生中了最近被罢黜的中央政治局成员薄熙来的同党的暗算,在一次车祸中受伤。

就算是习先生重新出现,并按计划接掌了权力,他所面临的公众要求政府透明和负责的压力将有增无减。中国看来将出现显著的经济增长放缓,这意味着有更多的中国人感到不满,从而更不愿容忍政府的无能和腐败。假如他们识时务,习先生和李先生就会开放政治体制,而不是让中国现有的体制崩塌。开放政治体制的良好的第一步可以是将他们的活动对公众实话实说。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