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58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何清涟: 大国主君的欧洲梦幻之旅


德国总理默克尔和中国主席习近平早就相识,图为她2012年8月30日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同中国国家副主席习近平举 行会谈

德国总理默克尔和中国主席习近平早就相识,图为她2012年8月30日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同中国国家副主席习近平举 行会谈

编者按:这是何清涟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或者VOA。

话说习总这次欧洲之行收获颇丰,先是在法国放言“睡狮已醒”,继而在德国收到了一张1735年的地图,将其内容与国内媒体对地图的反应仔细看下来,几乎就是一场梦幻之旅。

咱还是按顺序说吧。

*中国睡狮百年间究竟醒过几回?*

习总在法国发表醒狮演讲。据说“睡狮”典出拿破仑,因此中国元首在法国发表这番演说倒也顺理成章。习总的原话如下:“拿破仑说过,中国是一头沉睡的狮子,当这头睡狮醒来时,世界都会为之发抖。中国这头狮子已经醒了,但这是一只和平的、可亲的、文明的狮子。”

但这番话怎么读都有点别扭:法国是西方国家中率先与中(共)国建交的国家(1964年),关系非常亲密,连狮子是醒是睡都需要习总亲口提醒,只有两个可能,一是法国很麻木,至今可能还不知道中国这头睡狮醒了;二是法国有可能认为中国这头狮子不太和善可亲。

讨论这两个可能都会引起很多纷争。比如讨论狮子和善可亲,狮子是食肉族,以掠食相对其而言较弱小的动物为生,除了让狮子转基因,变成食草族,否则讨论其是否和善没有多大意义。况且,法国对这头狮子历来持亲善讨好之态,觉得它比美英更可亲。讨论狮子醒了这个话题,带来的问题更多,如果不否认一个国家的历史与文明有连续性,我们就会发现中国这只狮子在这百年间时醒时睡,但很难弄清楚是清醒的时候多还是睡着打呼噜的时候多。目前,见诸现在中国互联网的资料,中国这头睡狮百余年间一共醒过三回,唤醒者至少有三位:孙中山、毛泽东、改革开放的邓小平。

*百年三唤睡狮醒,睡醒之际难分辨*

改变历史的近现代人物之中,孙中山最早提及睡狮之说,1895年1月(光绪二十一年正月),孙中山回到香港呆了一段时间,他在西医书院时的老师、英国人康德黎(James Cantlie,1851-1926)这时仍在香港,为孙介绍了在当地开照相馆的日本富商梅屋庄吉,希望梅屋能够提供资金。孙中山在造访梅屋时说:“欧美各国人都称中国为睡狮。如果是狮子,要醒起来才有用。” 与此同时,睡狮之谓经常见诸报端与政论文,直到民国建立、北伐战争开始,所有革命还被称为唤醒睡狮的行动,比如北伐军军歌就是这样唱:“同胞们,大家起来,唱个歌儿听,警钟一鸣森森森,睡狮齐猛醒……”,按当时的说法,孙中山算是中国唤醒睡狮第一人,中国这睡狮似乎也猛醒过一次。

第二位就是毛泽东了。在中共官方宣传中,毛泽东被称为“唤醒东方睡狮的巨人” ,文革前及文革时期,中国上下五千年历史都被说成黑暗的奴隶制与封建王朝,世界上还有三分之二的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毛泽东的功绩也就不止是唤醒睡狮,还升格为将中华民族从五千年黑暗中拯救出来的人,以及全世界劳苦人民的解放者。

第三位则是“改革开放总设计师”邓小平了。1978年之后,中国有段时期,报纸与电台论政用语常以“自从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开头,后面跟着列举种种改革成就,于是有人将改革开放与唤醒睡狮比拟。其时,香港电视剧《霍元甲》在大陆走红,该剧主题歌几乎传遍大街小巷:“冲开血路.,挥手上吧,要致力国家中兴,岂容国土再遭践踏,这睡狮渐已醒”。不巧的是,“醒狮”还未被中宣部认可做图腾,中国又成了“东方巨龙”,一首《龙的传人》红遍中国,“遥远的东方有一条龙,它的名字叫中国”,做龙比做醒狮光彩,从此龙图腾受宠。

如今中国的图腾又成了醒狮,看来中国这头狮子是醒是睡,除了在位皇上自己认可之外,还得权力继承者认可。所以,今天看昨天,中国这头狮子永远在沉睡不醒。

*1793年地图的国内版*

​再说默克尔赠送的1793年地图,这幅地图在中国的说明用的是“变身”。以搜狐历史为例,展示的默克尔所赠1735年中国地图(http://history.sohu.com/20140330/n397452500.shtml),图的左右下角均有德文图示说明,但读者无法看清楚。如果该图片以红线内的土地为清朝领土,今天的西藏、新疆与东北(即满清的发祥地关外满洲)都不在红线内。也就是说,红线内的版图,与其说是清朝疆土,不如说象明朝疆域。搜狐网担心读者看不明白,干脆将一幅根据《乾隆内府舆图》做成的地图,附于默克尔赠送的地图之上并说明之:“从当时的中国版图看包括北部的远东,北起蒙古唐努乌梁海地区及西伯利亚,南至南海,包括"千里石塘、万里长沙、曾母暗沙"(今西沙群岛、南沙群岛等岛礁,西南达西藏的达旺地区、云南省的南坎、江心坡地区等缅甸北部,西尽咸海与葱岭地区,包括今新疆以及中亚巴尔喀什湖,东北抵外兴安岭,包括库页岛,东南包括台湾、澎湖群岛。钓鱼岛更在其中。总面积达1300万平方千米。除此之外,周边国家如朝鲜、安南(越南)、南掌(老挝)、缅甸、琉球、廓尔喀(尼泊尔)、哲孟雄(锡金)、兰芳共和国等则为清朝的保护国。”

1735年是什么年份?正好是雍正驾崩,25岁的宝亲王弘历(乾隆)登基之年。乾隆可说是中国历代皇帝当中最有福气的一位,文治武功长寿,没一样不占全。但最牛皮的还是他拥有的疆域之辽阔,堪称中国历史上空前绝后。其祖父康熙不仅费心开拓疆土,还召集专家,耗时30年绘成中国历史上首幅地图巨制《康熙皇舆全览图》(1717年),此后,清朝的领土几经扩张,乾隆二十四年(1759年)平定新疆,大清帝国版图空前广大,北起自萨彦岭,东北至外兴安岭,东含库页岛,西至巴尔喀什湖地区,形成了空前的“大一统”多民族国家。乾隆帝派明安图等人两至新疆等地测绘,在《皇舆全览图》的基础上,绘成《乾隆内府舆图》,时人颂为盛世,待1792年英国使臣马戛尔尼来时,乾隆帝可以说出“天朝物产丰盈,无所不有,原不藉外夷货物以通有无”。

默克尔在习总即位之初,赠送一幅乾隆登基之年由德国人绘制的地图,国内附上大清帝国地图并解释说:“从当时的中国版图看包括北部的远东,北起蒙古唐努乌梁海地区及西伯利亚,南至南海”,如今远东、唐努乌梁海、西伯利亚等地都在俄罗斯版图之内,加上此时“克里米亚公投入俄”事件正让欧盟颇感不爽,国内网友因此热议默克尔赠送此图到底是出于什么用意。

中国互联网上早就流传一篇“复兴中华梦”的诗文: “借我三千虎贲,复我浩荡中华。剑指天山西,马踏黑海北,贝加尔湖张弓,库页荒岛赏雪,晨赴恒河饮马,夜抵碎叶揽月,中南半岛访古,东京废墟遥祭华夏先祖。汉旗指处,望尘逃遁,敢犯我中华天威者,虽远必诛!”只是那贝加尔湖、库页岛的统治者现在是普京大帝,不是个好商量的主,因此“汉旗指处,望尘逃遁”的强国梦,只能施之于国内新疆与西藏等少数民族地区。这次借默克尔赠送地图之机,爱国人士再次梦回库页岛与周边属国,将习总的访欧之旅演化成一次真正的梦幻之旅。

但是,“谁为神州理旧疆”?中国土地上的立体化污染之严重,让人不由得要问:如果现有的土地都被污染得成为人类不能使用的毒地,梦回旧疆又能如何?

对于所有怀念大清皇舆全览图的同胞们,我想借南宋诗一首赠之:“三分天下二分亡,犹把江山寸寸量。纵使一丘添一亩,也归不似旧封疆”。今天中国的军备再隆,GDP再高,人的生活毕竟还离不开清水净土与新鲜空气。此三物难求,梦幻之旅再多几次又有何用?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