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26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年终报道:中俄轴心挑战美国领导的国际秩序?


2014年,因为乌克兰危机,美国和俄罗斯关系走向全面对峙。与此同时,俄罗斯与中国的关系却达到官方所说的“史上最好阶段”。有分析人士警告,美国决策者要严肃对待中俄越来越密切的关系,因为“中俄轴心”将挑战甚至瓦解美国领导的世界政治和经济秩序。

*美俄全面对峙*

2014年 3月,俄罗斯宣布将乌克兰的克里米亚纳入俄罗斯版图,俄罗斯与美国以及欧盟的关系恶化。俄罗斯继续支持乌克兰东部反政府武装。美国、欧盟和日本联合对俄罗斯进行了几轮制裁,给俄罗斯的能源、金融等行业造成重大冲击,俄罗斯货币卢布也接连大幅贬值。双方的对抗愈加激烈。

2014年9月24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在联大会议上将俄罗斯与“伊斯兰国”和埃博拉病毒并称“当今世界的三大威胁”。奥巴马说:“我们在这里开会之际,埃博拉的爆发让西非公共医疗体系难以招架,同时疫情还向其他国家蔓延形成威胁;俄罗斯在欧洲的侵略行径,让我们想起大国为满足自己的领土野心欺凌弱小国家的年代;叙利亚和伊拉克的恐怖分子迫使我们不得不正视黑暗之心。”

10月24日,俄罗斯总统普京也发表了15年来对美国最为强硬的指责,他称,美国破坏后冷战时代的世界秩序。他说,美国建立了单极世界,“想把整个世界置于自己的控制之下”。

美俄的这次对峙被视为是冷战结束以来最严重的一次。2014年11月9日,在柏林墙倒塌25周年的一个纪念活动上,前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警告,世界正处于“新冷战”边缘。

*中俄越来越近*

在西方社会对俄罗斯厉声斥责,并实施多轮制裁的同时,中国不仅拒绝制裁俄罗斯,而且还给予了俄罗斯大力支持。中俄在能源、金融和货币领域的合作在乌克兰危机后越发紧密。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对俄罗斯总统普京的支持早在乌克兰危机之前。在西方国家元首因人权问题纷纷拒绝出现2月份在俄罗斯的索契举行的冬奥会时,习近平的到来对俄罗斯的意义不言而喻。

虽然普京早在2012年就提出了实施远东大开发的战略,但是,乌克兰危机后,由于美国和欧盟等国的制裁,俄罗斯的“向东转”明显加速。

2014年5月,普京访问中国,参加第四次“亚信峰会”(亚洲相互协作与信任措施会议第四次峰会),在这次会议上,普京指出,扩大有中国的交往是俄罗斯外交政策的优先选项。

普京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还一起见证双方签署了巨额天然气合同。不过,西方评论人士普遍认为,中国利用俄罗斯的困境拿到了更有利于自己的条件。同时,两国还签署了《中俄关于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新阶段的联合声明》,宣布中俄关系进入一个新阶段。普京则称两国关系堪称“史上最好”。中国官员也用“史上最好阶段”形容当前的中俄关系。

值得一提的是,正是在这次会议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出亚洲新安全观,这被西方解读为中国版“门罗主义”, 即“亚洲是亚洲人的亚洲”。这个亚洲新安全观得到普京的支持和认可。

2014年9月11日,在上合组织峰会期间,普京和习近平举行了年内的第四次会晤,表示要加快启动大项目,相互借力,共谋发展。

2014 年10月,中国总理李克强访问俄罗斯,双方再次签署了50多项协议,同时两国央行还签署了规模为1500亿人民币的本币互换协议。

中俄两国的密切接触,俄罗斯在克里米亚的行径,加上中国在南中国海和东中国海的动作,俄罗斯和中国在西方总是被相提并论。美国官员和学者呼吁警惕两国,因为两者可能会挑战美国领导的世界秩序。

美国国防部常务副部长罗伯特•沃克(Robert O’ Work)就表达过这样的关注。他在2014年 9 月底在美国智库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举行的一个座谈会上说:“这两个国家绝对相信过去70年建立起来的现行世界秩序,某些方面需要改变。这应该是我们一直要注意的一点。

2014年11月,北京亚太经合组织峰会。习近平和普京再次会晤,这已经是两人一年内的第五次会晤。虽然普京为习近平夫人彭丽媛披毛毯御寒一事遭到外界的调侃,但是,普京向中国示好却是不争的事实。峰会期间,两国再次签署天然气协议。到2018年时,中国将取代德国,成为俄罗斯天然气的最大买家。

*东方北约*

除了在经济、政治领域中密切合作外,中俄的军事合作也日益紧密。11月,俄罗斯国防部长谢尔盖·绍伊古(Sergei Shoigu)访问中国,他表示,中国和俄罗斯有意建立“区域性集体安全机制”,这个机制被外界解读为类似西方的“北约”。双方明年在地中海举行的联合军演的计划则被视为两国“朝东方北约迈进”的最直接证据。

俄中军事上的接触让美国和欧盟让西方的观察人士愈加担忧。《华盛顿邮报》11月21日的署名文章问的直接:“美国如何应对俄罗斯和中国的野心?”;英国《金融时报》的专栏文章称,“中俄联手抗衡美国”;日本《外交官》杂志更早前的一篇文章提醒西方决策者“是时候严肃对待中俄轴心了”。

*中俄有相同的国家认同*

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学者,韩国ASAN论坛主编饶济凡(Gilbert Rozman)称,中俄密切关系并不是“权谋婚姻”,而是源自更深的国家认同, 因此会持续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他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我认为,驱使中俄两国走近的原因是国家认同,而不是国家利益。我所说的国家认同是他们其政权的合法性的看法,他们对西方文明、西方价值观以及‘颜色’革命所带给他们的威胁的看法。从一个更广泛的角度来看,他们为自己的国家设定的一系列理念是将两国连在一起的力量。”

他说,习近平想要推动中华民族走向复兴,而普京也想恢复昔日前苏联的荣光。习近平有“中国梦”,而普京也提出“欧亚联盟”的设想。同时,两国又都面临着二战后由西方世界、特别是美国主导建立的国际格局的限制,因而有着高度重合的共同战略利益。

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俄罗斯及欧亚项目主管安德鲁•库钦斯(Andrew Kuchins)说,目前的俄中关系的天平向中国倾斜,俄罗斯向中国靠拢可能会让俄罗斯可能会失去对中国讨价还价的能力。中俄能源协议,俄罗斯让利中国就是证明。

库钦斯的这个说法得到俄罗斯人的呼应。12月初,俄罗斯的几家重要媒体纷纷发表文章警告,俄罗斯与中国走得太近将让俄罗斯陷入依赖中国的风险。

不过,库钦斯认为,俄中关系能走多远,关键还是取决于习近平。他说:“这个关系到底能走多远, 根本上是取决于习近平先生的意向,如果他已经更多地准备好来挑战美国的力量,他会发现与俄罗斯更多合作,就会更加有好处。”

《华盛顿邮报》的文章说,与普京领导下的俄罗斯不同,中国并没有致力于“修正主义”的道路。

*俄中地缘政治利益仍存在不和谐*

不过,专家们也承认,俄中关系并非没有相互冲突的地缘政治利益,虽然两国之间已经没有传统意义上领土争端,但是,俄仍是与中国存在领土争端的印度和越南的主要武器供应国。与此同时,普京正准备实现欧亚联盟构想,但很难忽视北京与日俱增的地区和全球领导者地位。

中国政府一直试图在加强中俄关系和扩大与美国及其盟国的合作之间取得平衡。而普京则不顾中国的意见,加强与日本的关系,同时,普京也加强了与朝鲜领导人的接触。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