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9:40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华裔乐手在美:一把“老琴”的诞生


美国历史悠久的城市费城,人杰地灵,聚集着许多杰出的文人名士。他们当中就有许多来自中国的艺术家。“您的孩子在美国”栏目的记者最近走了趟费城,制作了“美籍华裔音乐家”的系列节目。我们在第一集当中,为您介绍世界著名的大提琴演奏家倪海叶女士。今天的第二集里,我们要给大家一位小提琴制作的能工巧匠。他叫周晓伟。

周晓伟出生在上海,在上海音乐学院开始学习提琴制作。后来他又到宾夕法尼亚州的美国提琴制作学校留学。他制作的小提琴曾经获得国际提琴制作大赛的银奖,制作的中提琴也获得该大赛的表彰。

周晓伟刚刚作出了一把小提琴,他首先要做的事情就是要找一位演奏家来试拉一下。他很幸运,这位演奏家就住在距离他家五分钟的地方,而且随叫随到。

“有点老琴的意思”,无疑是这位演奏家哥哥对弟弟制琴技艺的最高评价。那么,这位演奏家口中的“老琴”是指什么呢?

原来,所谓的“老琴”主要是指三四百年前意大利的斯特拉底瓦里和瓜纳里两大制琴家族所制作的小提琴。这些价值连城的名琴音色优美明亮,而且在制作工艺上后人也无法超越。1992年,已经在上海学了两年提琴制作的周晓伟来到美国,在宾夕法尼亚州的提琴制作学校学习。

小提琴制琴师周晓伟说,“刚从中国来美国的时候,我印象很深,就是我老师给我们学校这些学生一个机会,他打电话给华盛顿的博物馆,就是让我们这些学做琴的学生去参观老琴。希望我们从老琴当中得到一些启发。那我们就去了。刚从中国来的时候没有一个概念,觉得老琴挺随意的。我们去的时候看到那些老琴,觉得没怎么样嘛。其实是我不懂里面的深奥。”

从少年轻狂,不知天高地厚的年纪,到今天能够制作出一把有几分老琴神韵的小提琴,今年五十岁的周晓伟这样总结自己走过的道路。

小提琴制琴师周晓伟说,“我现在才真正开始在做琴。前面这么多时间的做琴只是一个磨练的过程。现在对琴的整体概念,结构上面的理解比以前完美很多。当然这个东西是永无止境的。”

周晓伟的工作室不大,只有十几平方米,就设在他的家里。在他家的地下室里,有许多这样的木板。这些都是从欧洲进口的枫树木材,经过十多年的风干之后才可以拿来制作提琴。

这块普通的木头,拿在周晓伟的手里就是做琴头的原料。

首先,他要把它刨平。

然后划线。

然后到地下室的电锯上把琴头出脱成型。

小提琴制琴师周晓伟说,“学习做小提琴首先是要培养你的耐心。你还要坐得住,一坐就是几个小时工作下去,连续一个循环的过程。以前我不是这个性格,自从学了制作小提琴以后,我才会慢慢的耐心。”

他把这样的两块薄板从中间粘在一起,就成了小提琴的背板。

小提琴制琴师周晓伟说,“学做琴是因为一个偶然的机会。因为我小时候拉琴,跟我父亲学跟我叔叔学,学了十年。小时候很捣蛋不喜欢拉琴,考音乐学院两次也没考取。最终就把它放弃了。当时也是想出国,总是要学一个手艺吧。”

周晓伟学的这门手艺可是要用他毕生的时间去掌握,去臻于完美的。小提琴的制作流程复杂细致,从琴型到版面弧度,从琴头雕刻到木板厚度,从音柱的位置到油漆风干,每一步都要精益求精。

从1992年初到美国开始到1996年,周晓伟一直都在师从名家学习提琴制作。出师的当年,在美国新墨西哥州举办的国际提琴制作比赛中,周晓伟制作的小提琴就发出了不同凡响的声音,获得最佳音质银奖。

小提琴制琴师周晓伟说,“我去参加比赛的时候,那个评委就喜欢我这个琴的声音。当时因为是学生时代,做琴还不够完美,比方说琴形啊,工艺方面,还有就是油漆啊,如果说我这方面高一点的话就是金奖。”

2008年,他制作的中提琴在同一个比赛中又获得了音质优秀奖。

在他26年的制琴生涯中,周晓伟一共制作了160多把琴,这并不是一个很高的产量。这种慢工细活的结果就是出色的音质,而音质正是提琴的生命。来这间小小的工作室的买琴者不仅来自美国各地,也来自中国大陆,韩国,日本,台湾和香港等地。他们中有初学提琴的学生,音乐爱好者,也有专业演奏家。

小提琴制琴师周晓伟说,“两年前,一个在茱莉亚音乐学院读书的小女孩,因为老师推荐说,我这里的琴还不错,她来看了。拿去以后,他们买琴的时候要有比较的,因为她花了这个钱,肯定不可能在你一家,没有比就买下来了。她就去比,她拿来了一个两万五的琴,跟我的琴比。结果她还是喜欢我这一把的声音。”

小提琴演奏家丹妮尔·西曼说,“So I tried one of them out that he has already made……”“我試奏了一把晓伟的琴,我非常喜欢。我試奏了大约一个多月,琴的声音非常优美,非常清晰。虽然响亮,但是很丰满。甚至可以是一种忧郁的音色。所以我就请晓伟为我定制一把琴,九个月后琴做好了。我从此就用这把琴,已经用了九年了。我每天都拉它。”

1999年的一天,周晓威的工作室里来了一位身材高瘦的客人。他就是茱莉亚音乐学院的院长,著名小提琴演奏家史蒂文·克莱珀先生。

小提琴制琴师周晓伟说,“他很早以前就知道我是做琴的。他有一把老琴,价值是在15万-25万,我忘记了,反正是有点钱的在那个年代。是因为他的小孩要去上大学,他没有钱去支持小孩,就把那个琴卖了。那他还是要拉琴的了,就买我一把琴。买了我琴以后他非常满意,就一直用,用了十年以后,09年他特意从纽约赶到我这里说,我非常喜欢你的琴,我来演奏给你听。”

“后来13年二月份的时候他过世了,接到这个消息后我们就去参加他的追悼会。在追悼会上他太太拿出来他录的这个唱片。他用了三把琴录了那个唱片。一个是意大利名琴斯特拉迪瓦里,一个是名琴瓜奈里,还有一个就是我的琴,他买的我那把琴。他把我的琴录在这张唱片里就是对我的很大的鼓舞。TC 00:04:16 弄完以后我们一直猜哪一个曲子是我的琴,因为他太太不知道哪个曲子是我的琴。问了那个钢琴伴奏也不知道。TC 00:05:59 这就永远成了一个谜。”

对于刚刚完成的这把小提琴,周晓伟实在是有些爱不释手。

小提琴制琴师周晓伟说,“这个琴呢,达到了声音漂亮,是因为弧度高。然后它的音量也足够了。所以我非常满意,是我做琴目前比较满意的一个。以前做琴音量很大,但是没有这么优美。又顾到优美,又顾到音量是我们做琴人的一个境界。“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