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20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时事大家谈:中国的改革时代即将结束?


中国当局从1978年开始的对内改革、对外开放的政策给中国带来了政局的稳定、思想的开放和高速的经济增长。但是美国有学者认为,这一切即将结束,中国正在进入一个新时代,即改革后时代。 中国的改革时代是否即将成为过去?这一时代的结束意味着什么?

我们有三位嘉宾参加这个话题的讨论:一位是美国哈德逊研究所客座研究员韩连潮先生,一位是经济学家、评论人士何清涟女士。还有一位是中国调查记者龙灿。

纽约福德姆大学(Fordham)法学院教授明克胜(Carl Minzner)7月中旬在美国民主杂志(Journal of Democracy)上发表了“改革时代以后的中国” (China After the Reform Era) 的文章。

这篇文章认为,中国的改革时代正在走向尾声。政治稳定、意识形态的开放以及快速经济增长这些改革的核心因素正在瓦解。从一方面来说,这是北京坚定拒绝考虑根本性的政治改革所导致的结果。自从1990年代初期以来,拒绝考虑政改助长中共党内既得利益集团的崛起。它也导致国家与整体社会管治机制出现系统性的发展不足。现在,为了解决中国所面临的问题,中国领导人正在逐步蚕食构成后毛时代中共政权稳定基石的体制规范和做法。

韩连潮表示,他基本上认同明克胜教授对中国政治的总体观察。他认为,中国的政治改革在1989年以后就已经结束,但是经济上的改革还会继续推进。他说,在江泽民和胡锦涛时代,中国的政治改革有一个回光返照的阶段。在曾庆红的推动下,在不根本改变政治体制的前提下,中国进行了制度化建设,对国家治理的机制进行调控。他指出,温家宝总理也提出过要进行政治改革,“风雨无阻,至死方休”,当时党内民主也有要启动的迹象,但是由于曾庆红的下台,整个改革就往后推了。与此同时,当时在西藏和新疆出现的动乱也可能导致党内的死硬派说服胡锦涛改变政策。

何清涟女士认为,明克胜对中国的观察对于英文世界的中国观察圈是有意义的,因为他否定了这个研究圈多年坚持的一些想法。她认为,中国的政治改革在1989年以后就变成各说各话了。她认为,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要解决的是执政合法性来源的问题,即中国领导人是通过民选还是通过党的高层任命,而中共当局则有意混淆这两个问题。例如,把一些行政改革当作政治体制改革。在她看来,中国官方是有意模糊,而海外研究中国的学术界把它视为政治改革,引起了很多混乱。不过,何清涟不认同中国在改革期间出现意识形态的开放的说法,因为中共从来就没有放弃共产党的意识形态。她认为,89年之后,经济改革成为中共重塑合法性的唯一来源。

何清涟女士也不认同习近平破坏了党的规则的说法。

龙灿总体上认同明克胜的观点,但是对他有关中国改革的时间节点有一些不同看法。他认为,89年之后政治改革完全终结,这是毫无疑问的。而中国的经济改革到2008-09年就已经停滞了。他认为,这篇文章对于英文的读者和学者敲响了警钟,因为他们对中国的看法往往有“幼稚病”。

在如何解读习近平这位领导人的问题上,何清涟认为,他是一个政治上走毛左路线、经济上走邓小平开放路线的人,把毛式铁腕与邓式经济开放结合起来。她说,习近平虽然身为党和国家领导人,但是他把党的执政安全放在首位,而没有考虑国家的利益,因此他是一个不合格的国家领导人,而是一个共产党的忠实捍卫者。在她看来,习近平是有魄力和决断力的,但是格局不大,眼界不够开阔。

韩连潮认为,习近平是一个脆弱的领导人,而且能力也比较平庸,不如他父亲习仲勋。

嘉宾还对参与节目讨论的观众的一些看法做出了回应。有观众认为,中国的改革不是即将结束,而是改不下去了,因此需要考虑的是处在十字路口的中国下一步该怎么走的问题。

更多的内容,请收看今天的《时事大家谈》完整版视频

脸书: https://www.facebook.com/VOABBS
推特: https://twitter.com/VOAChina

YouTube链接:时事大家谈:中国的改革时代即将结束?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