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00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中国改善征地制度出路在何处?


中国近年来频发的农村群体骚乱事件大多数是由于征地问题引发的。中国官员表示,在坚持目前的土地政策情况下最终还要推行征地制度本身的改革。

*陈锡文:坚持严格耕地保护制度*

中国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陈锡文星期三在记者会上表示,由于中国工业化和城市化,中国农村的土地正以每年20万公顷的速度被征用。他说,为了保护农民的利益,中国政府将继续坚持世界上最严格的耕地保护制度。

陈锡文解释说,在把农村耕地转为城市工业建设用地的过程中,中国的五级政府中,乡、镇、县三级政府没有任何审批权,只有中央政府和省级政府才有审批权,而且省级政府无权审批基本农田,只拥有非基本农田耕地35公顷、荒地75公顷的审批权,超过的都必须由中央政府来批。

另外,陈锡文谈到中国刑法对土地犯罪的条款,其中包括禁止破坏耕地,禁止土地买卖,禁止官员营私舞弊违反审批土地。

陈锡文表示,中国国务院2004年底已经明确规定提高对农民失地的补偿标准,做好安置和培训失地农民的工作,把失地农民纳入社会保障系统。陈锡文说,中国最终还要逐步推行征地制度本身的改革。

*汉斯坦德:农民不能参与征地协商过程*

美国农村发展研究所与陈锡文领导的中国农村改革班子有着密切的合作关系,该所所长蒂姆.汉斯坦德(TIM HANSTAD)长期研究中国农村问题。

他对记者说,中国目前的土地政策是80年代初制定的,当时人民公社解体,但集体所有制并没有因此结束。中国的宪法规定,非农业土地归国家所有,农业土地归集体所有,农民对土地有30年期的使用权,只能用于农业用途。而中国飞速的经济发展需要越来越多的土地用于城市建设和商业用途,开发商为了得到土地就需要找有权把土地卖给他们的人。

汉斯坦德说,这些人不是种地的农民,而是农村干部。他说:“如果我是一名开发商,想要得到一块土地或者盖新的办公楼、或盖工厂,我就要找当地的干部,把某块农业用地转成非农业用地。参与这一交易过程的只有开发商和当地干部,没有正在使用这块土地的农民。”

汉斯坦德说,由于种地的农民不能参与征地协商过程,土地赔偿金交到当地干部的手中,而在这块土地上耕作的农民却只能得到很少的赔偿金,或者什么也得不到,得到的只是全村土地重新划分后的一块更小、更差的土地,从而加剧了农民的负担,进一步拉大了贫富差距。

*汉斯坦德:政府结束对土地买卖垄断权*

美国农村发展研究所所长汉斯坦德认为,中国政府高层希望以免除农业税的方式减轻农民负担,但同时却堵塞了农村基层干部的财政来源,而出售集体所有的土地是农村干部财源滚滚的一条捷径。如果中国政府结束其对土地买卖的垄断权,那就意味着土地被征收后赔偿金可以直接到达失地农民手中,这样就可以避免出现农民痛恨的腐败官员巧取豪夺土地赔偿金的现像。

汉斯坦德认为,改革中国现行土地政策恐怕是件遥远的事,但在不必大动干戈、不修改中国宪法有关土地所有制条款的条件下,中国政府至少可以在两方面改善农民失地的现状。

*汉斯坦德:两方面改善农民失地现状*

他说:“首先是改善失地农民到底应当得到多少赔偿的规定,并贯彻执行对农民的赔偿,赔偿金的大头应当发到失地农民的手中;第二,农民应当参与征地的整个程序,他们的声音必须有人倾听,得到考虑。”

汉斯坦德说,大多数的发达国家在征用土地时都有这一程序,受影响的个人有完全的司法权力参与整个征地过程。他说,美国政府有权征用私人土地建造公路和公共设施,但是公众可以在两点上监察政府的征地行为:第一、征用的土地必须用于公共目的;第二、政府必须以公正的市场价格赔偿失去土地的个人。

中国媒体报导说,大多数农村群体抗争事件是由于农民失地问题引发的,占农村群体事件的65%以上。中国政府最近发布旨在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中央一号文件,提出多项雄心勃勃的措施,以缓解严重的城乡差距和贫富差距等日趋激烈的社会矛盾。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