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28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中国媒体大谈三峡工程好淡化问题


中国长江三峡大坝坝体完工。中国官方新闻媒体以大量的篇幅给与正面报导。与此同时,批评人士指出,三峡大坝从决定上马之前到现在,中国官方控制的新闻媒介一直以这种一边倒的方式宣传三峡大坝的好处,而对许多专家所担忧的三峡大坝可能带来的严重问题甚至灾难性的影响却尽量淡化,甚至封杀。

在三峡大坝坝体即将完工的前夕,中国政府组织中外记者前往位于四川三斗坪的建设工地参观。中国官方新闻媒体发出报导,强调三峡大坝建设所能带来的发电、防洪、航运、旅游等方面的种种好处。与此同时,许许多多中外专家多年来所提出的生态环境破坏、水库泥沙淤积等等问题,则在中国官方的新闻报导中被淡化甚至被扭曲。

*毛泽东当初决定不建三峡大坝*

一些中国问题观察人士认为,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中国已故的共产党领导人毛泽东被后来者批评为实行“一言堂”,压制不同意见,然而在三峡大坝建设的问题上,毛泽东在1950年代却表现出一种罕见的开放态度,准许不同的意见进行相当自由的辩论。他根据辩论的结果做出了不建设三峡大坝的决定。

到了1990年代,中共领导人决定要建设三峡大坝的时候竭力宣传、夸大建坝的好处,压制反对派意见,让中国公众难以了解专家提出的带有根本性的反对意见和质疑。尽管如此,中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在1992年投票决定三峡大坝建设上马的时候依然仅得到三分之二的赞同票,其赞同率之低在中国人大当中十分罕见。

*当局不正面答复专家质疑*

从决定三峡大坝建设上马到今天,中国执政党和政府控制的大众传播媒介对反对派专家提出各方面疑问几乎没有报导,官方也从来没有对专家提出的带有根本性的问题进行正面的答复。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中国公众从其它渠道多少了解了一些反对派的重要意见,如三峡水库建成之后,泥沙和石块的淤积问题无法解决,水库库尾泥沙淤积会造成水患,威胁中国中部最大的城市重庆等问题。

中国官方称,可以通过“蓄清排浊”的措施,也就是通过宣泄泥沙含量大的库水来解决泥沙淤积问题。然而,有专家指出,这种回答对公众是一种欺骗,因为官方宣传的三峡大坝建设的一个最大的好处之一就是可以防洪。在洪水到来、江水混浊的时候,恰恰是三峡水库不能大规模排水时候,否则三峡大坝就失去了防洪的意义。

中共前领导人毛泽东的秘书、两度担任中国水利部前副部长的李锐长期研究三峡问题。当年李锐就是因为据理力争,反对建设三峡大坝而受到毛泽东的注意,并被毛泽东调派为秘书。在1959年,李锐因为对毛泽东发动的大跃进运动表达了反对意见,被剥夺一切官职,发派基层劳动。

*李锐:对历史负责到底*

李锐在1990年代就指出,中国官方有关三峡大坝应当上马的官方论证当中有许多矛盾,最明显的矛盾之一就是泥沙问题和防洪问题,也就是水库放水冲刷泥沙跟防洪矛盾的问题。李锐在一篇题为“对历史负责到底”的文章中写道:“如此显而易见的矛盾,三峡工程论证领导小组居然都假装未发现。”

上个周末,中国官方的新华社再度宣传可以用“蓄清排浊”的措施来解决泥沙淤积的问题。李锐表示,官方的这种说法是很不严肃的:“这个是不可能的。现在三峡大坝蓄水还没有到计划的蓄水位,还没有到一个正常运行的状态,所以,他谈这些问题都解决了,这是绝对不可能的。回答这样的问题本身就是不对头的。”

三峡大坝主体建成,三峡水库开始正式蓄水。环保人士在不安地注视着。官方新闻媒体在大力宣传建设成就和建设好处的同时,对移民的不满、中国文物不可估量的损失以及生态环境破坏等问题则尽量淡化甚至无视。

*唐锡阳:不是科学论证*

中国环保作家唐锡阳说:“建设三峡大坝到底是祸还是福,我不知道,恐怕建坝的人也不知道。尽管他们一个劲地宣传如何如何好,恐怕经过这么多年的争论,经过建坝过程的实践,我想他们有些人现在也不是那么理直气壮了。”

中国环保活动家唐锡阳表示,在整个三峡水库建设过程中,环保人士以及专家反对派在各方面提出的严肃意见都没有得到应有的尊重。他说:“我觉得不但是环保人士的意见没有得到尊重,就是连水利专业人士的意见也没有充份尊重。我们也搞了论证。但是,论证来论证去,我觉得主要还是政治上的论证,不是科学上的论证。”

在1950年代和1970年代两度担任中国水利部副部长的李锐曾经跟中国许多专家一道对三峡大坝建设的利弊得失提出了许多严肃的问题,问题涉及泥沙、生态、移民、航运、防洪、文物等各个方面,但是执政党和政府高层一直没有正面回答专家的疑问。

*官方媒体上找不到的负面故事*

在大坝即将建成之际,李锐表示,现在木已成舟,再谈这个问题已经没有什么实际意义,但是本着对历史负责的态度,他认为有关领导应当说话负责,不应当说没有根据的话。李锐尤其对官方新华社的泥沙问题已经有解的报导感到不能同意。

他说:“至于泥沙问题、水土流失的问题、还有其它现在还没有的问题,将来都有可能发生。在论证的时候,大家提出来很多疑问,现在不可能回答。”

中国官方的新华社报导说,三峡大坝建设为家园被水淹没的移民做出了美好的安排,一些移民的孩子在新学校里跳起了时髦的舞蹈。与此同时,外国记者报导,沿着建设地点河流走访,不论走到哪里,都可以听到各种各样的从官方媒体上找不到的负面故事,从地方官员腐败、搬迁户得不到合理补偿,到警察镇压抗议民众。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