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17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评论人士批中国刻意回避六四事件


中国和往年一样,在1989年6月4号中国当局出动军队镇压民众要求民主的运动17周年到来之际,在官方控制下的新闻媒介对六四保持沉默。评论人士说,中国执政党共产党对六四事件采取的这种刻意回避历史的做法,对中国、对中共都不利。

多年来,北京政府对六四事件采取了由淡化到消音的处理,由一开始的低调报导评论到近年来的竭力无视。这些年来,六四在中国已经成为一个禁忌词,不能上互联网,中国记者也不能提六四事件。中国政府发言人在面对外国记者提问的时候,总是说中共已经对六四事件做出了结论,中国人民现在向前看,集中精力于经济建设。

*戴晴:当局说法是自欺欺人之谈*

中国政府以各种或明或暗的方式宣传中国民众对六四已经淡忘,不再关心。对此,中国著名记者戴晴表示,当局的这种说法显然是自欺欺人之谈。她说:“中国的媒体基本上不提,不是不愿意提。我想,任何一个编辑、记者,哪怕仅仅从他的报纸销售量、哪怕从他的广播节目或电视节目的收听率、收视率来考虑,他们也愿意提。之所以没有提,是因为当局严格限制不许提。”

戴晴说,现今的中国共产党当局不但回避1989年的六四,而且也回避1957年迫害知识分子的“反右运动”,回避中共领导人发动的、给中国带来重大伤害的“文化大革命”。她说,中共害怕人们提起它一系列不光彩的历史是因为担心会损害它的统治合法性。

*刘晓波:大家不会忘记*

在北京的作家刘晓波说,六四事件是中国在和平的条件下众目睽睽之下的屠杀,这种事情人们难以忘记。他说:“每年到了六四的时候,你看大家都会贴出来鲁迅在几十年前写的纪念刘和珍君,而且在这样的贴子下面,网民还会用网络点燃一两只蜡烛。这种事情就说明,这个问题大家是不会忘记的。”

中国当局1989年出动军队武力镇压要求民主的示威民众之后,参与民主示威的刘晓波跟戴晴一样,曾一度被投入监狱。出狱之后,他们都坚持批评当局拒绝民主、反民主的做法。戴晴认为,中国执政党和政府回避六四、压制人民谈论六四的做法十分有害。

*戴晴:压的更深,爆发就会更猛烈*

戴晴说:“我生活在北京,应当说,我周围的人表面上不象是事件刚刚发生的几年后那么火烧火燎、一提起来就抑制不住满腔的愤怒,就要流眼泪什么的。但是,这些情绪都是压得更深了。压得更深,一旦爆发起来,就会爆发得更猛烈。所以,我觉得,哪怕是从这种感情的角度,也应当让大家说出来。现在表面上没有人说,但是私下里我觉得没有人忘记。”

北京的独立作家刘晓波说,当局试图让人们相信,人们已经淡忘了六四,但是当局显然自己也不相信这种自欺欺人的说法,否则当局就不会每当六四纪念日到来之际如临大敌、草木皆兵,对他本人以及其他异议人士进行全天二十四小时的监控。他说:“六四事件不但对受害者是一个仍然在流血的伤口,同时对中共现政权来讲也的确是一个沉重的历史包袱。”刘晓波同时对今年六四17周年纪念日期间当局对他实行日夜非法监视、侵害他个人自由的做法表示强烈抗议。

中国记者戴晴认为,六四事件对中国、对中共来说,是一个害人的毒疮,中国需要刮毒疗疮。她说:“刮毒,一定要把所有的烂疮什么的都刮出来,然后才能进行彻底的治疗。要想跟猫盖屎一样掩盖是盖不住的,只能引发更深的病症。”

*中国在变,中国社会在变*

戴晴对中国政局今后的发展表示谨慎的乐观。她认为,中国在变,中国社会在变,人民在变,中国需要循序渐进的变革,改朝换代的革命只是有利于野心家,不利于人民。戴晴表示,在六四问题的处理上,她不赞同一些海外民主运动人士提出的“彻底平反”、“百分之百平反”的口号,因为这样的口号只能让当局感到恐惧,变得更加僵化。

戴晴认为,中共当局现在有了一些松动,对某些六四事件的受难者进行了某种补偿,这是很好的开端。她说,关键是要循序渐进的变革,首先要设法弄清事实,弄清六四事件发生的责任,其中包括当局的镇压责任以及某些示威学生领袖的责任,然后在这个基础上,官方和民间争取达成妥协、共识。

中国作家刘晓波也表示,他赞同对六四这个历史问题的处理不需要一步到位,当局可以采取循序渐进的方式,争取问题的逐步解决。刘晓波认为,目前当局完全可以做到的事情是准许六四难属公开悼念自己的亲人,允许因为六四事件而流亡海外的人回国。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