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01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美国残障人致力争取获得平等对待


在美国,舆论和媒体在猎奇心理和操作模式的支配下,残障人经常要么被歌颂成英雄,要么成为怜悯和同情对象。有关研究显示,大部份残障人并不希望被当成另类。不过,调查还显示,残障人的理想社会和非残疾人的理想社会是不一样的。

《洛杉矶时报》刊登的一篇署名文章中有这样一个情节:家住马里兰州洛克维尔的基里.哈达德女士2003年在一次交通事故中失去了一条腿。她在安装假腿后,丝毫不想改变生活方式,照常穿短裤去商店,照常去社区游泳池游泳,到了池子边,摘掉假腿就往水里跳。

哈达德我行我素的作风引来游泳池一个带孩子家长的不满。这位家长拍着哈达德的肩膀对她说,“请您把假腿装上,我的孩子受到了惊吓”。哈达德断然拒绝这样作。她说,“你们要么接受我这个样子的现实,要么就不要看我”。

*希望把残障当成一种自然现象*

一般人不必去评判双方的对与错,但应当了解许多残障人的心态。《洛杉矶时报》文章说,在公众眼睛里,残障人的形像要么经常是英雄,要么就是悲剧的角色。其实,美国社会中许多残障人希望人们把他们的残障当成一种“自然现象”,而不是硬性地将他们定义为残障人,接受社会照顾。

史蒂文.克雷格是美国残障人权利团体“抵抗”的研究人员。他在接受采访时表达了类似的观点。他说:“我们大部份残障人并不想去当什么英雄,也不想在社会上成为人们怜悯和同情的对象。我们只希望能够过同样的正常生活。”

纽约市残障人网络的干事长劳伦斯.卡特.朗说,希望见到的是,人们不需要克服心理障碍面对残障人,而是更多地把他们作为一种“自然存在”。他还引用一些残障人的话说,“我就是这个样子,不能接受是你自己的问题”。

不过,残障人的这种心态是否能够被接受,则是另外一个问题。这一点就连残障人权利团体的克雷格都不否认。

克莱格说:“许多残障人有着他们所谓的理想世界,这个理想世界就是受到接纳,受到欢迎。如果你想猜想一下大多数非残障人的理想世界是个什么样子,我会告诉你,那就是残障人根本不存在。可见,上述两种观点彼此是不相容的。”

*中国残障人心态并无不同*

除了上面近乎哲理性的讨论外,记者请克雷格总体评价一下美国的残障人服务水平。在问到美国残障人设施是否全面的问题时,克雷格的答复竟是否定的。他说,认为美国这方面很健全可能是美国以外的人的一种错觉。

克莱格说:“方便设施并非到处都有。很显然,世界上大多人都认为,美国肯定什么都有,有各种残障人服务,不准歧视残障人,就业机会很多,能够被社区接纳,还有各种法律,等等。然而,很多法律并没有得到很好执行,很多建筑物明显不欢迎残障人进入,很多残疾人被剥夺就业机会,很多人依然被排斥在社会之外,被排斥在社区之外,因为那里的房子建造没有考虑残障人的需要。”

这位美国残疾人权利团体的研究人员认为,尽管存在不足,但美国的残障人权益保障工作开展很广泛,各类社会团体很多,残障人权利和社会福利事业受到法律保障。

采访中,克雷格还谈到了中国的残障人。克莱格说,作为残障人,中国残障人和美国残障人的心态不见得有什么不同,他们也希望平静地生活,既不被媒体吹捧,也不应被人愚弄。赵本山的小品《卖拐》在美国引起反应就是一个例子。在许多中国观众和美国观众眼里,赵本山的得意呼悠实在是对残障人的嘲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