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36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中国删违规擅自发布突发事件规定


中国官方的新华社日前报导,中国政府星期天提交给中国立法机构全国人大常委审查的突发事件应对法草案删除了有关新闻媒体不得“违规擅自发布”突发事件信息的规定。评论人士对此表示欢迎,同时表示担心,中国的立法和执法不透明,导致恶法可以不断出笼,变相执行,良法可以朝令夕改。

中国当局控制新闻媒体,控制、限制和封锁涉及公众利益和生命安危的突发事件的信息,例如推迟公布萨斯病危机以及松花江污染等事件造成世界性的恶劣影响,招致中国公众和国际社会的普遍抱怨和批评。

中国去年6月以突然事件应对法草案的形式出台新规定,对新闻媒体实行更紧闭、更严厉的管制,规定对那些所谓擅自发布有关突发事件的处置和发展的新闻媒提处以5万元和10万元之间的罚款。

*新华社以委婉方式承认规定受批评*

有关规定出台之后,国内外舆论一片哗然,被认为是彻头彻尾的恶法。一年过去之后,中国官方的新华社星期天以委婉的方式,承认有关加强突发事件信息发布管制的规定在中国国内外受到普遍的抨击。

新华社的报导说,这一规定曾引起中国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不少的解读更是千人千面,例如:媒体今后报导突发事件就要受到处罚;媒体违反规定报导要被处罚;以及这个规定就是要限制记者及时报导有关突发事件信息等。

中国作家、评论家田奇庄是众多批评者当中的一个。田齐庄说,中国政府去年之所以能推出那样一个举世公认的恶法,要限制有可能给官员造成面子不好看的突发事件的信息发布,显然是有关官员还有官本位思想。他说:“突发重大事件必然牵涉一些负面的东西。这些负面的东西,官员们是不愿意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的,尤其是导致这种事态的一些背景方面的东西。”

田奇庄说,如今中国当局提出修改这种以公众利益为代价维护官员利益的恶法,人们应当予以赞扬,但是中国公众还是免不了要感到悲哀和担心,因为中国的立法和执法缺乏透明,谁也不敢保证如此公认的恶法明天会不会再出笼,好法是否会朝令夕改。

*田奇庄:中国需要更多的透明*

田奇庄说,为了消除公众的这种担心,为了维护中国宪法的尊严,保障公众的知情权,增强中国法律的严肃性,中国需要更多的透明。他表示,当初的恶法是如何出笼的?是谁的主张?根据是什么?现在的修改是如何提出的?是谁的主张?根据是什么?对这些事情,应当有公开的讨论和辩论。

田奇庄说:“如果把这些东西公开化,我相信一个恶法就不会轻易出台,那些好的法律也能得到大家的认可,从而可以得到更好的落实和执行。”

在中国近年来由于当局封锁传染病、严重环境污染等重大突发事件的信息给中国和其他国家的公众造成重大损失之后,隐瞒信息的有关单位和个人是否应当承担责任?中国国内外许多评论家一直在关注中国当局如何面对公众提出的这类问题。

中国政府一直对这种问题保持沉默。在星期天对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提出的突发事件应对法草案,对隐瞒者的责任问题只字未提。中国评论家田奇庄说,新提出的突发事件应对法草案虽然比以前的那个恶法要好,但是新草案也带有明显的令人不敢恭维的中国特色。他说:“所有的制度、政策、规定、法规,首先都是限制老百姓的,可以说基本上对官员没有什么要求,没有什么限制。矛头都是对准老百姓,都是保护官员。实际上你没有出台这些东西,就是在保护这些官员,尤其是保护那些不负责任、失职渎职的官员。”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