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29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奥运示威区故事:该相信谁


2008年7月23号,北京奥组委宣布,在奥运会期间,北京设置了专门供游行示威人员表达自己意愿的3个公园,并且表示“这就是保护集会游行示威权利的表现”。奥运会就要结束了,但是还没有听说那3个公园发生过任何抗议活动。原因何在呢?中外媒介的报道大相径庭。人们应该相信谁的报道呢?我们在《对比新闻》中来对比一下看看。

新华社8月19号发表了一则采访北京市公安局负责人的报道。这位负责人说:“境内人员提出申请的74起146人次,境外人员提出申请的3起3人次。”“目前,已有74起游行示威活动的申请人通过有关主管机关或单位与他们的协商,解决了具体问题,因而自行撤回了申请。”他还说,有两起申请“手续不全”,一起“不予许可”。

用《华尔街日报》8月19号报道中的话来说就是:“目前的比分是:中国77分,抗议人士0分。”也就是说,根据新华社的报道,人们了解到的信息是:没有人一定要抗议示威,因为他们的问题都解决了。

*国际奥委会推两推 中方动一动*

新华社报道没有透露的是,新华社的报道是国际奥委会“逼”出来的。英国《电讯报》8月18号报道说:“国际奥委会首席发言人戴维斯说:‘迄今为止,公开宣布的东西在现实中并没有实现,因此我们有一系列问题要问。国际奥委会非常希望这些问题得到有关部门的答复。’”

美国报纸《今日美国》8月19号报道说:“国际奥委会敦促中国当局公开有关政府试图控制政治抗议人士的严格保密的情况。这些人在奥运期间基本上被消声。国际奥委会发言人戴维斯星期一说,国际奥委会星期五通过北京奥组委递交了一封信,要求获得有关信息,但是没有得到回音。”

“戴维斯说:‘从国际奥委会的角度来讲,我们非常希望这些问题得到答复,而且我们鼓励在这个问题上尽量透明。”

报道还说:“北京奥组委首席发言人王伟说,中国奥林匹克官员也向北京市政府了解有关情况,但是没有得到答复。”报道说:“几个小时之后,中国国营的新华社报道说,北京警方接到过来自149人次的77次集会游行示威申请。”

*一面之词和两面之词*

另外,新华社的报道只提到北京公安局提供的数字和解释,并没有对申请人进行任何采访和报道。然而西方媒体在报道这一消息的同时还采访或者报道了一些申请示威抗议的人的情况,结果和新华社的报道大不一样。

美国之音8月19号的报道讲述了香港商人王文金在北京申请抗议示威,连续两次受挫的经历。报道还说:“北京强制拆迁户李学惠......在8月5号提出示威申请,......已经5次去主管集会游行申请的北京市公安局治安管理总队询问申请结果,但每次都得不到当局批准或拒绝有关申请的答复,也没有人找他们协商解决问题,以便他们撤销示威申请。”

《华盛顿邮报》8月19号也报道了王文金的情况。报道说:“王文金被告知,如果申请获得批准,他会在8月26日或者27日举行抗议,也就是奥运会开完之后。王文金怒气冲冲地说:‘那还有什么用?这些所谓的“抗议区”就是作秀,给外界一个好形象。但是他们找一切借口拒绝批准所有的申请。’”

*申请人被拘留和遣返*

《纽约时报》8月19号报道了黑龙江省45岁的农民高传财的申请抗议经历。报道说:“他两个星期前邮寄了他的申请,上个星期到北京来。星期三到公安局去,警察讯问了他一个小时, 然后告诉他5天以后来听答复。”结果,“几个小时之后,警察就把他带走,押送回黑龙江。”报道还说,“至少还有3个申请人被关押。人权活动人士说,其中有两个人是在公安局面谈时被拘留的。”

《华盛顿邮报》的报道也说:“至少有两位申请示威抗议的人被警察拘留。人权活动人士说,其他提出申请的人受到骚扰,被命令回家。”

美联社8月18号报道说:“人权组织和一些申请在这些公园抗议的人的家属说,这些申请的人过后被安全人员带走,他们指责官方利用这种方法设下陷阱,诱出那些潜在的抗议者。”

报道还说:“星期一,大约5、6个人申请抗议示威,他们来自北京的4个区,他们被强迫搬迁,为一个开发项目让路。他们在公安局提出申请时,便衣警察用摄像机和照相机对着他们拍摄,这是中国当局追踪不同政见者的常见方式,也使很多中国人感到害怕。”

*“示威公园纯粹是为小鸟准备的”*

《华尔街日报》8月19号的报道说:“一些团体表示,他们决定不提出申请,因为他们认为政府会拒绝他们的请求。”

澳洲广播电台8月19号报道的题目是:《北京抗议活动专区形同虚设》。

英国《卫报》8月19号报道的标题是:《北京的抗议示威公园纯粹是为小鸟准备的》。

*北京奥组委之怨*

实际上,西方媒体在人权问题上穷追不舍,弄得北京奥组委相当不满。美联社报道说:“一些记者要求奥林匹克官员说明中国如何改善了人权,这是中国在争取主办奥运的时候做出的承诺。北京奥组委副主席王伟星期一对记者表示不满说:‘没解决的问题很多,就连联合国也有很多问题解决不了,一些人要求在奥运会期间解决这些问题,给国际奥委会和北京奥组委施加压力。’‘这不现实。我们认为你们并不真正了解中国的现实。中国有自己的实行民主的特色和方法。’”

其实,中国媒介对这件事的报道已经是最小范围的了。除了新华社之外,只有寥寥几个网站报道了北京市公安局公布申请示威抗议情况的消息,而且内容几乎“千篇一律”,基本照搬新华社。

*为开设示威专区叫好*

唯独南方报网8月19号刊登了一篇署名高一飞的评论,为开设游行示威专区叫好,评论说:“......可以想象,如果没有奥运期间在北京开设游行专区这样的重大举措,74起游行示威活动的申请人共146人的问题也许还是得不到解决......。正是因为中国政府在奥运期间的重大人权举措,让他们结束了漫长的上访路。开辟游行示威专区,是北京奥运会带给中国人民的又一笔文明财富。北京开辟游行示威专区的做法,值得各地效法。”

当然,我们现在无法判断高一飞在评论中是否是“反话正说”。

对比一下中国媒介报道的平和气氛和西方媒介报道的申请抗议示威者的遭遇,我们的听众该相信谁呢?

关键词:北京,奥组委,奥运会,游行示威,公园,中外媒介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