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5:18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青年死于躲猫猫?网友调查阻力大


一名中国青年在看守所死亡,因为死因可疑,引发中国广大网友提出疑问。政府部门为平息质疑,邀请网友与记者组成「真相调查委员会」。

*警方说法广遭疑*

云南省晋宁县24岁青年李乔明在2月8日由于盗伐林木被送进看守所,但11天后却重伤入院,最终在昆明市第一人民医院因为「重度颅脑损伤」不治身亡。

晋宁县公安局的解释是,李乔明与同监室的狱友在天井玩「躲猫猫」,或称「瞎子摸鱼」的游戏时,遭到狱友踢打,头部与墙壁和门框夹角碰撞受伤。

但李乔明家属们不能接受这一解释。广大网友抨击此事件不公开、不透明。还有人质疑这是公安人员使用酷刑。

*记者和网友应邀调查*

2月19日,中共云南省委宣传部忽然公告,省委宣传部将在20日会同相关部门组成调查委员会,前往事发现场调查,而为满足社会公众的知情权,面向社会征集网民和社会各界人士代表,作为调查委员会成员参与调查。

网友报名热烈,共有510人透过电话与网络报名。19日晚间委员会名单公布,委员会由4名政法界人士,3名媒体记者以及8名网友组成,并在20日上午开会,讨论调查工作安排,接着前往现场堪验。

他们查看了现场方位照片以及医学证明等相关文件,委员会成员进入看守所实地探视,并且根据搜集来的网友疑问,向晋宁县公安局、检查院、看守所分管人员等提问。不过检方拒绝调查委员会会见当时致死李乔明的狱友。调查报告于21日凌晨公布。

*不让见嫌疑人 不让看录像*

报告当中据实纪录了访谈细节,结论时提出“无论是事前我们天真地提出会见在押嫌疑人,浏览监控录像等一件件事情被以制度、法律的名义所拒绝,才突然感觉到,在网上可以呼风唤雨,制造流行的网友,在现实却是那样无力。最后真正能揭露事件真相的,还是拥有法律资源的执法司法部门。然而,正是因为这些部门在以往工作中给予公众的知情权不足,或者新闻素质不过硬,直接导致了公信力的下降。”

离开看守所的时候,警方说晋宁县要安排委员们吃饭,但委员们回绝,自掏腰包每人36元吃饭。这显示出委员们要保持调查的独立性,但从上面的结论看来,委员会要求检验许多重要证据均被拒绝,委员们透露出来的是无奈与无力感。

*律师:司法机关公信力非常差*

维权律师腾彪分析,这个案件的确呈现出民众对于政府的不信任,而感到必须亲身参与。

“这的确反映目前司法机关的公信力是非常差的。如果提高司法公正的程度和它的权威性,那必须要做到司法独立,而且要做到真正的新闻自由。通过法官凌越性的自律,以及公正的监督,才能最后出现司法公正。”

*山东一青年 死于拘留中?*

与此同时,中国人权民运信息中心报导,山东公安局内一名涉嫌偷盗的杨姓青年,在1月26日大年初一凌晨4点被山东省巡警大队中队长张庆保拘捕,但11点时送到临沐县医院急诊室已经死亡。中国人权民运信息中心呼吁山东公安局应效法云南省的做法,成立调查委员会,邀请网民加入调查。

然而记者打电话到山东省巡警大队时,一名巡防队员却否认有这起事件:

“这件事是没有的。没有,没有。我是一名巡防队员。”

*联合调查 能否推广?*

网上对于这个调查委员会的做法有许多不同意见,其中有人怀疑是否能推广到全国,也有人质疑网民并没有受过法律训练,贸然行使调查的权力,是否妥当。

腾彪律师认为,目前看到的都是权宜之策,中国还是要建立完善且独立的司法制度,以专业的司法人才来调查案件,才是长久之计。他说:

“如果各地也能够效仿这种做法的话,那也值得肯定。但问题是这种做法恐怕很难推广,而且用这种方法也未必能够减少酷刑。实际上,前面说的这些案件,都是公安机关滥用私刑、滥用酷刑的例子。由公民,或是由人民来选举地方的公共管理机构,然后这些专业性的问题交给选出来的这些人去作。目前的这种做法,实际上是临时抱佛脚。”

*作秀?*

回应外界质疑成立委员会不过是在「作秀」,提议成立调查委员会的云南省委宣传部副部长武皓在接受中国青年报采访时说:“调查出问题绝不护短,只要存在失职、渎职行为,都将按照法律法规追究相关责任人的责任。”

虽然20日出炉的警方报告显示李乔明是由于同监室的普姓囚犯脚踢拳打,导致撞死。但是调查委员会提出会见普姓囚犯的要求却被拒绝,所以目前还是真相不清。

关键词:真相调查委员会,李乔明,酷刑,网民,躲猫猫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