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43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中国在敏感期加强对异议人士监控


一年当中,每到敏感日子,中国当局都要严格限制活跃异议人士的行动。最近两会刚结束,当局对一些异议人士的监控有所缓解,但对另外一些则有所加强。

*两会、六四等敏感日子监控会加强*

所谓敏感日子,就是六四、两会或有外国政要来访。这段日子,中国持不同政见的人士会受到更严密的监控。今年的两会,也不例外。稍微有点知名度的自由派知识分子、作家,都受到“特别的关照”。

在北京,曾因零八宪章事件和刘晓波同时被当局带走的学者张祖桦说,两会期间,他受到严密监控,但两会已经结束,结果监视他的人,反而增加了:“就是两会(结束)当天,本来(警方)已经通知(我)了,意思是会议结束了,任务完成了。下午好像(监视我的人)就没有了,但晚上就又出现了, 而且这几天,好像比两会期间还要严了。”

张祖桦说,警方没有给出任何理由和解释,警察每一次找他,他都要提出抗议:开两会,要建设,重视民生问题,为什么把我们这些公民要看起来,浪费纳税人的钱?!

在深圳,独立中文笔会理事赵达功,被划地为牢,不能离开深圳。最近他打算和家人一起到海南岛旅游,也被当局拒绝:

“想到海口一趟玩去。”
“结果呢?”
“不让去。”

赵达功说,警方对他说,这段时期,哪里都不能去。过一段时期再说。

在海口,独立笔会作家秦耕说,前一段,警方找到他服务的公司说,这段时期,最好不要让秦耕出差:“前一段时间,(他们)找到我公司,找我公司负责人,跟他谈话,要求他随时通报我的情况,要求他不能安排我出差。”

秦耕说,以往的惯例是,他每次出差,都要向警方通报一声。警方批准就去,不批准就不去,展示了高度配合精神。

*两会结束监控暂时放松*

在湖北,长期受到地方当局骚扰的前人大代表姚立法,在两会期间受到严密监视,两会结束,对他的监视也有所放松:“上星期六上午,(两会)会议完了,当时(监视我的人)就撤走了。现在没有了,完全没有了。可以自由行动了。”

在深圳,曾因散发“国家改革建议书调查表格”被上海当局监禁两个星期的民主人士李铁,这两个月来,在家闭门写作。他说,当局没有骚扰他:“客观讲,除了找我谈话外,没有发现比以前特别的情况。”

不过,李铁说,曾同他一起散发国家改革建议书调查表格的深圳居民杨勇,在深圳警方同杨勇家乡江西警察配合下被押送回了南昌。目前,正在等待江西方面对他的处理结果。


关键词:两会,六四,敏感日子,异议人士,监控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