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41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活在阴影里的人(4):倡导艾滋病治疗的非裔同性恋者

  • 美国之音

在美国首都的非洲裔同性恋社区,羞耻感和恐惧让很多人不敢直面艾滋病危机。我们追踪采访了克里斯丁•培基•巴斯。他是个同性恋,也是个艾滋病毒携带者。他过去也曾对治疗怀有恐惧,但是现在他鼓励华盛顿其他同性恋者寻求治疗。

艾滋病活动人士克里斯丁•培基说: “我真的喜欢唱歌。我想,上帝赐予我一副好嗓子,让我唱歌。”

克里斯丁•培基•巴斯呼吁人们要有包容的心态。

巴斯说:“我们不说自己教会是同性恋教会。我们说自己是非常包容的团体。我们的教会中有变性者,也有异性恋。我喜欢这种包容性。”

巴斯在北卡罗来纳州的一个小镇上长大。那里远不是个包容的社区。美国南方十分保守,通常是不会容忍同性恋存在的。

巴斯说: “我那时不知道什么是同性恋。因为从来没用过这个词。我们通常用‘柴火’,就是这个词。我对同性恋一无所知。你被称为‘柴火’,而不是同性恋。……我不喜欢那个镇子。”

2001年,克里斯丁和经常注射毒品的母亲都被诊断出HIV呈阳性。


五年后母亲去世,克里斯丁充满恐惧。

艾滋病活动人士巴斯说: “我看到她梳妆台上她已经开始装的下一个星期的药盒。我看着这些药片,心想‘我也会这样死去的。’从那一天起,我不想再吃药了。”

他需要换换环境,于是决定到华盛顿来看看朋友。

巴斯说: “我来到华盛顿,并爱上了这儿。我看到很多同性恋,他们在这儿很自由。我也要像他们那样,于是决定留在这儿。”

环境的变化也改变了克里斯丁对治疗的看法。他遇到了惠特曼 - 沃克诊所的执业护理师贾斯汀•郭弗斯。

艾滋病诊所医疗主任贾斯汀•郭弗斯说: “他真的很抵制对艾滋病毒进行治疗。我想,他母亲的死带给他很大的精神负担。他母亲去世时服用了大量的药物。但现在,他成了治疗艾滋病的倡导者。”

这使克里斯丁成为华盛顿同性恋俱乐部的常客。

艾滋病活动人士巴斯说: “很多人会跑来跟我说,‘你是成员吗?你有电邮信箱吗?我怎么联络你?我想跟你谈谈。就因为我是个带菌者,我正在和另一个带菌者约会。有些人在那儿呆一会儿就走。他们需要我的时候会给我发短信。你知道,我们会保持联络的。”

克里斯丁还是个兼职模特。

艾滋病活动人士 巴斯说:“我被确诊后,医生说,我只能活两年。我想让人们明白,如果你接受治疗,你仍然会是健康的,气色会很好。你可以活很多年。不会像1980年代的患者们那么痛苦。”

巴斯表示: “听到艾滋病这个词儿,所有人都会跑掉;要是听到HIV,人们会留下来。要是说‘我的HIV呈阳性’,没人会走的。如果你说艾滋病,就像是打开了灯,看到蟑螂到处逃窜。”

克里斯丁仍然在努力克服自卑感,同时,他在鼓励其他同性恋接受治疗。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