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19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游说盛行华盛顿,国际利益介入


在美国,公共政策在制定的过程中,企业、权益组织和其它团体会与国会和政府行政部门互动,以求影响相关决定,这就是“游说”。

游说活动在华盛顿大行其道,外国公司甚至外国政府也积极参与其中。

在华盛顿,“游说”一词的含义是左右和影响立法和政府政策的行为。这是通过与国会和行政部门和机构接触来实现的。游说是一个庞大的产业,2009年花在游说方面的经费接近35亿美元。

美国的法律法规十分复杂,需要大批律师仔细研究,才能找到策略,去修改其中的条款。

律师行代表客户参与游说。华盛顿最知名的游说公司是帕顿.伯格斯公司。公司的合伙人尼古拉斯.阿拉德说,他和他的同事们就像牙医一样提供基本技巧:

“我不会,你也不会尝试给自己做牙齿根管治疗。这时你得求助于牙医。这就是为什么人们要找专家或者说找说客,因为他们需要专业知识。我们给客户提供的就是专业知识,不论他们是大公司还是个人,不论他们是为了商业问题而支付大笔经费还是我们为公益事业提供的免费咨询,这里涉及的是专业知识。我们提供分析、建议还有专业的宣传。”

阿拉德提到的专业宣传,指的是接触到制定法律和政策的关键人物的能力。华盛顿观察报的记者蒂姆.卡尼解释了为什么和这些人拉上关系对成功地为客户游说如此重要。

他说:“大多数情况下,一个说客可能曾经为某位国会议员工作。所以,他就能够和那个议员见面,因为议员清楚,‘他不会浪费我的时间。’或者是‘他了解情况,他受过良好的教育。’所以游说公司雇用一位国会议员的前助理对公司有益。因此,人脉资源是真正关键的。”

就像政治竞选一样,游说包括精心制作并向国会议员和监管人员传递“信息”,以期能够影响他们的决策。Politico报的肯.沃格尔说,通过各种媒体,各类这种信息无时无刻不在华盛顿满天飞:

“有很多方法让议员和监管人员们成为游说目标。除了传统的游说方式,也就是在办公室或者是会议室会面,还有在报纸上做广告、在地铁上打广告,以及在星期天电视转播的足球赛中插广告。尽管这些广告不符合我们想象中传统意义上的游说,但它们的目的都一样,那就是,影响华盛顿的决策。”

通过多媒体进行全方位游说的一个例子是两家飞机制造商波音公司和欧洲空中客车为了赢得美国空军新型空中加油机的制造合同而展开的游说行动。除了聘请说客,两家公司还通过电视、报纸和其它媒体传播它们的信息。波音和空客之争也凸显了外国公司甚至政府利用说客来左右华盛顿决策的事实。

帕顿.伯格斯公司的尼古拉斯.阿拉德介绍了国际问题是如何使外国机构介入美国游说的:

“或许对于游说业来说,最近最大的变化就是游说越来越趋于国际化和多国化。在大多数重大政策问题上,比如气候变化和金融服务法规方面,存在广泛和几乎统一的看法,那就是你不能单方面行动。”

因此,只要是有利益需要维护、有利润可以赚取、有权益需要伸张,就会有人试图去影响法律和法规的制定,有时是合理的,有时不是。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