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25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中东动乱为中国敲响警钟(一)


一个月以来,从突尼斯到阿尔及利亚、再到也门、约旦和埃及,反政府示威风起云涌、此起彼伏。骚乱的起因涉及贪污腐败、物价飞涨、失业加剧、贫富差距扩大以及独裁专制、社会不公、缺乏自由民主等。发生在西亚、北非的动乱给存在类似问题的中国敲响了警钟,引起了中国人的关注和思考。

*小贩自焚掀起中东抗议浪潮*

突尼斯的一名26岁男青年,父亲早亡,为了担当起养家的重担,在街头摆起了蔬菜、水果摊。但是由于没有营业执照,他的货物六次被城管部门没收。

去年12月17日,为了抗议城管粗暴执法,他点火自焚,后因伤势过重于1月4日死亡。他的死,让早已对腐败、贫富差距、高失业、高物价等问题不满的民众愤然走上街头,引发了突尼斯独立以来最大规模的社会骚乱。

事情并未就此打住。在短短一个月时间里,抗议的浪潮席卷了从突尼斯到阿尔及利亚、也门、约旦和埃及的好几个西亚、北非国家,要求变革的呼声不绝于耳。

*世俗政权难除自身腐败成为主因*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副所长、中东问题专家郭宪纲说,二战后到上世纪60年代,中东很多国家的世俗力量开始执掌政权,现在则面临着新的挑战。

他说:“我觉得,最最主要的是,这些世俗的力量,大多数都面临着自己腐败的问题。这是这次动乱的一个最根本的原因。它们对自己的腐败问题解决不了,从机制上各个方面,它解决不了。”

以埃及为例,有报导说,埃及总统穆巴拉克的家产价值估计高达数百亿美元。他在埃及有好几栋豪宅。他的妻子和两个儿子都是亿万富翁。

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政治学教授阿曼尼 贾迈勒说,穆巴拉克政权贪腐盛行,盗窃公共资源为个人财富。其他中东国家也有类似现象。

*高失业率造成“中东青年震荡”*

郭宪纲说,那里很多国家都是家族长期统治,腐败无能、体制僵化、效率低下,经济问题处理不好,特别是失业率很高。

他说:“它创造的就业机会很少,而且这个地区的人口增长还是比较快,出生率比较高,年轻人占的比例很大,找不到工作。轻年人找不到工作,在家里呆着,那它不出事,还等什么呀?我觉得,高失业率,这是引起人们对政权不满的一个最主要的原因。”

联合国的数字显示,大约三分之一的中东人口在30岁以下。《纽约时报》的文章说,今天,整个阿拉伯世界有大约一亿年龄在15岁到29岁之间的年轻人,他们中许多男青年没有受过良好教育,因此难以找到好的工作,也买不起房子,甚至难以娶妻生子。

新华社说,尽管突尼斯官方公布的失业率为14%,但是突尼斯一些经济学家表示,失业率其实超过了20%,而对于15到29岁的年轻人而言,失业率可能超过了30%。正是这些失业年轻人成了此次骚乱的主力。难怪美国《新闻周刊》把该地区骚乱称为“中东青年震荡”。

*贫富差距悬殊令中国游客震惊*

此外,从新闻报导中还能看到这样一些数字。在阿尔及利亚,四分之三的人在30岁以下,可是许多年轻人没有工作,全国失业率高达25%;在约旦,物价持续上涨,大约四分之一人口处于贫困线以下,失业率达14%;在埃及,40%的人口每日收入不足2美元,18%的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通货膨胀有时高达20%。

贫富差距是显而易见的。一位最近去过埃及的中国游客说,令她感到吃惊的是,沿海旅游街道跟近在咫尺的社区形成巨大反差。

这位中国游客说:“沿海的那条街道,完全是西方式的旅游 (区),潜水呀、晒太阳呀,这不是当地人的过时间的那种方式。如果你离开这条街,走到市区的话,我觉得特别震惊:沿海的地方消费的水平是离它很近的那个市区的10倍、15倍。完全是两个世界!”

*政治改革滞后导致社会问题积压*

除了贪污腐败和贫富差距等问题,北京大学教授商德文认为,还有体制问题。

他说:“还有不民主,体制上的问题,就是独裁专制了,像穆巴拉克,30年他也不选举,独裁,还想着传位给他儿子。发展中国家,随着资本、市场、民主这些理念的发展,它慢慢地人就会接近西方的一些普世价值。另外,生活上也不够理想,种种的社会问题积压。”

《纽约时报》专栏作家弗里德曼说,埃及政府已经浪费了整整30年时间。他们总是用这样的说法来安慰自己的国民:“要耐心,埃及的发展会像尼罗河一样,按照自己的节奏前进。”

现在,人民终于不再安于现状了,他们涌上街头示威,要求总统立即下台,呼吁进行变革。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