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51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红歌运动席卷中国


北京景山公园里的红歌团队

北京景山公园里的红歌团队

在中共建党90周年到来之际,一股“红歌”热正在中国大地卷起,唱响在社区、学校、工厂,进入社会的各个角落。但是,年轻人对于这股政府强力推动的浪潮却缺乏热情。

*多座城市涌现“百万群众唱红歌”*

清晨的北京景山公园,红歌从四面八方响起。歌声不仅来自数十个歌唱队,那些人数众多的舞蹈队也经常以红歌伴舞。

景山公园只是民众聚集在一起唱红色歌曲的地点之一。为了迎接中共90岁生日,中国许多城市纷纷发动了“百万群众唱红歌”的活动。

红歌是指所谓“革命歌曲”,多为歌颂中共及其领袖或者赞美祖国之作。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周孝正是这样理解红歌和唱红歌的意义的。

他说:“所谓红歌就表示的是革命、是斗争,与天奋斗、与地奋斗、与人奋斗,其乐无穷。它有教育意义,它也有宣传的意义,它也有怀旧的意义。”

参加红歌活动的多为中老年人

参加红歌活动的多为中老年人

*红歌爱好者多为中老年人*

在景山公园参加红歌活动的绝大多数是中老年人,他们就是唱这些歌长大的。

72岁的赵玉钧说:“从小到大,一直听着这些歌声成长的,从小是“解放区的天”。以后,“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都经历过。”

首都钢铁公司退休职工王汝香历数了自己最喜爱的歌。她说:“《东方红》、《在北京的金山上》、《打靶归来》、《敖包相会》、《洪湖水,浪打浪》,这些老歌都喜欢,总唱不厌。”

*年轻人对唱红歌缺乏热情*

代沟在唱歌问题上也体现出来了。一些红歌爱好者表示,现在的新歌他们不会唱。46岁的王女士说:“现在流行歌还真不会,红歌、革命歌曲,唱了又舒服,声音能发挥出来,要是流行歌曲,咱还真唱不了。”

中老年人喜欢的老歌,年轻人也不感兴趣。谈到自己的儿子,赵玉钧说:“他们好像是没有我们这么爱唱了。他们爱唱的,什么周杰伦,‘三截棍’,说得快极了,儿子带着孙子一块儿练。(记者:你没有拉他们唱红歌去?)人家不来,人家有人家的玩法。”

图片汇集:

一位长期从事工会工作的退休人员是这样分析的:“生活的年代不一样了,个人的想法各方面都不一样,接触也不一样。过去,咱们一切工作都是为革命,为党工作,怎么好好工作,都是这个。现在,人的脑子复杂一些了,怎么想多挣点钱,经济各方面的。时代不一样了,他不能就老照着那个。你说咱们老留着小辫还行吗?”

*神州大地重现“红海洋”*

唱红歌最盛的年代是文革时期。那会儿,文艺作品就那几部革命样板戏。倒是歌曲可以大唱特唱,在爱情歌曲、抒情歌曲遭到封杀的情况下,革命歌曲成了唯一选择。

文革中红旗招展、红书一片、红歌震天的景象被形像地称为“红海洋”。今年七一前红歌、红书、红剧、红色影视作品的大量涌现,也被一些媒体形容为“红海洋”。

*唱红歌成为新政治运动*

《南方周末》认为,这些活动大都是在官方的重视和组织下开展的,并受到中央领导的肯定。

力度最大的是重庆,该市要求对中央部门评出的36首新红歌做到“人人会唱、人人能唱、人人爱唱”。河北省教育厅发文,要求中小学,以班为单位,利用课前课间时间开展合唱活动,每周活动不少于三次。河南师大则开展红歌进食堂活动。江西、湖北、四川、陕西、重庆等省市还开展了红色文化进监所活动。

还有的城市将唱红歌活动纳入全年目标考核内容,与个人评优结合。对这种做法,周孝正评论说:“中国这些运动,都是由领导发起的,百分之百的意识形态,百分之百的政治行为。它跟民间没有多大关系。”

据《南方周末》报道,河北省教育厅官员承认,在学校里推广唱红歌活动并非易事,连很多老师都不理解,因此教育厅必须先做老师的工作才能保证红歌唱下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