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19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控制访民用狠招 北京再现“黑监狱”


2008年12月10日在中国外交部外喊冤的上访人员

2008年12月10日在中国外交部外喊冤的上访人员

在安元鼎保安公司开设的“黑监狱”被打掉后不到一年,北京再现“黑监狱”。媒体呼吁当局彻查“黑监狱”背后的违法链条,追究开办者及其雇主的刑事责任。

《新京报》消息,近日,警方查封了位于北京昌平区北七家镇的一处“黑监狱”,解救了里面被非法关押的人。

*“黑监狱”条件恶劣*

这个“黑监狱”有大小三间房,关押着五六十人,屋内没有床,上至头发花白的老人,下至还在吃奶的婴儿,都是席地坐、卧。据说,里面闷热,潮湿,空气很差。

《新京报》说,江苏盐城的周女士来京办事,被几名陌生男子强行拉上面包车,送到“黑监狱”。她想反抗,胸口和肩膀立即就挨了两拳。

她亲眼看见一名男子被看守打得满身、满脸是血。一个80岁的老太太说,她已被关了几个月。看守还把一名女子抛弃在荒郊野岭,她一路讨饭,走了10几天才走出来。

“黑监狱”是指那些保安公司或者各省地方官员设置的、专门用来非法关押来京上访者的地方。



长期以来,一些地方政府打着“维稳”的大旗,在北京肆意拦截、抓捕、关押外地上访人员。“黑监狱”也就应运而生。

《瞭望》新闻周刊去年披露,各省市在京设立的、针对上访人员的临时劝返场所有73处,它们有的是农民的出租屋,有的是宾馆、旅店、招待所。

*无故被抓 动辄挨打*

许多上访者都有在北京被关的经历。河北省正定县的李喜凤因进京上访被拘留过九次,其中有两次被关押在北京的“黑监狱”。

谈起这个被称作“三号基地”的地方,她说:“稍微不听话就扇嘴瓜子。照你脸上给你耳光子。我没有挨过。我见别人有挨过。我也是50多岁的人了。我也有病。咱就不敢说话。”

她说,她是深夜一点多被送进去的,进去后就没出过门,所以不知道那里是什么地方。至于把她送去的理由,李喜凤说,抓她的人说她在公交车上大吵大闹。

她说:“我正常上访,又有公交卡,我上车为什么大吵大闹,我和谁大吵大闹啊!他就是实在抓不着我理由了。”

她说,第一次被关的“黑监狱”有200多人,第二次有100多人,进去以后,也没人跟她谈话。她说,在里面,最突出的印象就是赃:“那墙皮都掉的土。黑天睡觉还得要用自己的衣服蒙住头,不蒙着头往下掉土。大屋子,上下铺。早晨就吃咸菜,一个馒头;中午就是炒点菜,馒头。晚上还是馒头。”

李喜凤说,出了北京的“黑监狱”后,她又被送进河北省女子劳教所,劳教了一年。

*至今心存恐惧*

在 采访过程中,记者找到一位江苏盐城的上访人。面对记者的采访要求,他欲言又止。他说,政府的人,有的对他进行威胁,有的用黑社会吓唬他,他压力实在太大了。

这位访民 说:“我压力很大。我已经(上访)有10年了。你知道,我这10年怎么过来的吗?我这10年,说起来眼泪就要往下流。”

出于恐惧,他始终没敢把自己的悲惨经历讲出来。

去年,在安元鼎保安公司被打掉后,有分析人士指出,今后难免会有其他的安元鼎取而代之,因为他们生存的土壤依然肥沃。这句话不幸应验了。

*媒体: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新京报》星期四发表了题为“‘安元鼎’们为何依然猖獗”的社论,呼吁有关部门不要停留于个案的表层处理,要彻底查清背后的违法链条,依法追究“黑监狱”开办者及其雇主的刑事责任。

有分析人士指出,一些地方政府部门以“维稳”为由,压制公民合法权利的暴力化行为,到了必须杜绝的时候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