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46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生育率偏低成亚洲发达国家隐忧


台湾生育率已经降到每名妇女生产不到一名婴孩的水平。图为一个男孩牵着妹妹和家人在庙里拜佛资料照。

台湾生育率已经降到每名妇女生产不到一名婴孩的水平。图为一个男孩牵着妹妹和家人在庙里拜佛资料照。

台湾当局本星期宣布,台湾的生育率已经降到每名妇女生产不到一名婴孩的水平,使政府对未来人力及脑力的供应问题,感到担忧。台湾0.9的生育率,目前是全世界最低的。但是,亚洲其它发达国家,也紧随台湾之后。

台湾0.9的生育率,使这个岛屿和亚洲其它工业化和城市化地区面对同样的问题。中国澳门的生育率也创下新低纪录,0.92。澳门之上就是香港,1.07。新加坡,日本和韩国,也在全世界生育率最低之列。

台北官方认为,生育率下降和中国人的12生肖观念有关系。2010年是虎年,人们认为在虎年生孩子不吉利。

但是,生育率下降,也是地区性趋势。传统的农村生活形态发生改变,使妇女们更容易受到大学教育,跟着找到比较需要时间的工作。昂贵的托儿所以及后来的教育开支,在生活费用已经居高的亚洲城市里,使家庭预算紧张。中国人传统上本来喜欢家庭多子多孙,可是有人说在台湾,香港和新加坡,职业上的发展超越了家庭兴旺的目标。

琳达·阿里戈是一名美国出生的学者,她是非政府组织“台湾人口协会”的会员。她说:“我1960年代还是一名青少年时就在这里,目睹了台湾人从要生养4、5个孩子,到现在许多我认识的女性说,她们只要一个或根本就不要孩子的巨大变化。这种变化的动机,除了有些专业人员只想有属于她们自己的生活之外,很难理解。”

阿里戈说,两性平等在台湾迈进了一大步。妇女们更不愿意作家庭主妇,放弃靠职业建立起来的财务独立。

她说:“年青人的动机变化很大。他们说,生儿育女是一项令他们望而却步的昂贵负担。他们不愿为此劳累。因为他们在自己的工作上,作为一名教师,或者电脑程式设计师,已经承受很大的压力了。”

**各国急谋对策**

中国从1970年代开始实行一胎化政策,人口增加趋于缓慢。如今生育率也下降到每名妇女生育1.7个婴儿,比理想的2.1生育率稍低。但是已经占世界人口五分之一的中国人口仍有上升趋势,因为一胎化政策逐渐松缓,而且平均寿命也大为延长。

亚洲各国政府深恐人口减少导致生产力下滑,经济竞争力减弱,他们都急于求得解决问题的答案。新加坡巴克莱银行的区域经济学家梁维和(Wai Ho Leong)说:“如果你看看韩国,台湾和新加坡,低生育率是他们现在要优先解决的政策问题。所有这三个国家,包括中国, 都已出现劳动力老化的问题。”

亚洲比较不发达的国家的生育率比较高,预计今年将增至大约百分之7.3,比起他们工业化和城市化的邻国,要高得多。

梁维和说,这些数字使较发达国家的官员们感到困扰,他们采用不同办法来克服劳动力老化和较低生产力的问题。

他说:“我认为新加坡对移民,特别是有技术的移民敞开大门,是一个解决国内低生育率问题的办法。对于比较不具多元化的社会,比如像台湾,中国和韩国等地,唯一的解决办法是加强科技。

新加坡政府从2001年起提供婴儿补助,包括现金。这项补助使他们的妇产科诊所兴隆起来。日本藉着更多的自动化保护他们的经济,同时也鼓励老年人,妇女和外籍劳工参与工作。台湾趋向以补助和减税方式,减低家长们在教育和托儿方面的负担。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