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58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济南地区人大代表独立参选人参选受阻


山东大学管理学院退休教授、独立参选人孙文广

山东大学管理学院退休教授、独立参选人孙文广

今年是中国区县人大代表选举年,这也是中国各级人大选举中唯一采用直选方式的选举。12月12日是济南市历城区人大代表选举投票日。山东大学管理学院的退休教授孙文广是该选区的独立参选人。他因为受到当局阻拦而没能前往投票站投票。孙文广当天接受了美国之音的采访。

Q:谢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孙教授。你今天即作为独立派候选人行使您的被选举权,同时也作为普通选民行使选举权。能否介绍一下投票的情况?

A:是这样的。早上起来7点半的时候,我下楼,就想到餐厅吃饭以后去投票。下楼才发现,在我大楼的门里边,有5个国保和公安。我使劲往外走,他们就使劲塞我。刚出去,我就看到,在门外还有4个,一边两个,不让我出去。那么到了上午10点的时候,有人来敲门。就是有个人抱着票箱来了,跟我说,现在要投票。他的身后大概有5、6个人,拿着摄像机。我说,你们这种作法是违反法律的。按照法律,应该是无记名投票。现在你让我站在这投票,背后有5台摄像机在看,另外你的流动票箱一个人抱着来了。那么票箱里要塞点什么东西,谁知道呢?所以我等一下想看看他们下面看得怎么样,如果看得松一点,我想再去投票。

下午3点半,孙文广教授下楼,再次尝试前往投票站,但又受到了阻拦。孙教授只好返回自己的住处,并被告知,投票已经结束了。他随后继续接受美国之音的采访。

Q:您以77岁的高龄出来竞选,讲讲您的想法是什么?

A:参加这个竞选,我当选的可能性是极小的,但是我还要选。这个选举过程本身有很多方面的意义,其中之一就是要冲击由共产党来垄断选举的局面。他们安排选举的意图很明显,就是要安排他们认为合适的人作为候选人,就是只有共产党提出来的人才称为正式候选人,而民间的候选人想以各种方式争取一下,都被以各种方式打压,排除在正式候选人之外。

Q:独立候选人被排除在外的具体方式是什么?

A:你比如说,在外国的选举中,候选人的提名会有一个很高的联署人数。那么大陆定的很低,10个人就可以。你想一个选举如果三万人的话,10个人凑一下很容易,那就会出现很多的人被提名。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就说要协商。那么谁来协商呢?全是共产党的官员,在学校来讲就是党委书记和各院的书记。这样就会把所有象我这样的人给协商掉。

Q:虽然您没有放在“正式候选人”的名单上,但坚持以独立候选人的身份参加选举。那您的政纲是什么,能不能简单介绍一下?

A:我的政纲就是我的权利我作主。我来自选民,代表选民。过去我们也选过很多代表,但那些都是在共产党操控之下。他们是代表共产党的,我希望代表选民。

Q:跟社区的选民日常生活和福祉相关的,您有没有哪些具体的事情要推动的?

A:有啊。因为我在这里是教师住的大院。这里大概有几千人。这里很迫切的问题是住房问题。房改以后,房子成了自己的了,但到现在校方不给他们发房产证。为什么不发房产证呢?就是因为这样可以随时调动你的房子,掌握房屋的主动权。那么我就要提出这方面的意见,为大家去争这个事。

Q:您在选举过程中是一个人孤军作战,还是有支持者或者志愿者来帮您?

A:在我决定参选的前一天, 我们开了一个会,大概有17个人。这17个人负责方方面面,等于是象美国的竞选团队一样。但是,很快就发现,当局就针对这个团队打压、分化合瓦解。公安来找他们谈话,有的谈一次,有的谈两次,有的谈三、四次的。这些人比,如果他们要进入校园来帮我,他们就会通过警察手里的资料,查明白这些人在哪里工作,什么情况,家里情况怎么样。然后就在山东大学的四个门分别派人把守。所以我的团队都不让进入山东大学。

Q:4年以前,孙教授,您也曾经以独立候选人身份参选,当时也受到一些阻挠。今年也有类似情况发生。那您觉得从上次到这次,当局对您的态度有没有什么变化,还是跟上次一样?

A:在山东大学来看,比上次更要紧张,限制得更严格。比如说,上次选的时候,我贴出去的海报,开始被撕掉,被破坏,我就抗议,抗议以后,他撕的就少一些,最后作到基本不撕。这次贴出的海报没有超过两个小时的,最近就是半个小时内,甚至几分钟,就给破坏掉了。

Q:从全国来看,今年有几百名独立候选人出来参选,数量比往年要多。有人认为这是很积极的民主化进程的趋势,但也有的宪政学者说,地方人大在立法程序中作用有限,若以这个趋势的实际意义并没有人们想象的那么大。您自己怎么看?

A:区人大代笔虽然作用不大,但是表现出来的一些东西是很应该肯定的。比如有几个独立候选人选进去了,那么就会给大家一些希望,觉得将来我也可以争取。而你选进去以后呢,也可以把民间的要求和诉求带到会上去,为民间走上民主这条路树立一个信心。

Q:谢谢。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