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35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世界媒体看中国:重庆神秘死


英国电讯报3月26日报道英国政府要求中国调查据称跟薄熙来(右)家人关系密切的英国人尼尔·海伍德(左)死亡事件的截屏

英国电讯报3月26日报道英国政府要求中国调查据称跟薄熙来(右)家人关系密切的英国人尼尔·海伍德(左)死亡事件的截屏

在没有说明原因情况下,一度大有问鼎中国执政党共产党最高领导层势头的原中共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被免职已经将近两个星期。中国当局至今依然没有说明薄熙来被免职原因何在。如今,早已被国际媒体形容为扑朔迷离、扣人心弦、诡异如侦探小说的薄熙来免职剧又呈现新的神秘发展。

用美国《时代》周刊杂志驻北京记者王霜舟(Austin Ramzy)话说就是,“假如说伴随中国高级领导人薄熙来3月15日倒台一事有一个真相的话,那就是每一个线索披露都引起更多的问题。(If there is one truth that has accompanied the downfall of Bo Xilai, the prominent Chinese official who was removed from his post on March 15, it is that every revelation prompts more questions.)

*英国人在重庆的神秘死亡*

英国政府要求中国政府调查一位生前声称跟薄熙来家人关系密切的英国人死亡一事,成为星期一国际媒体突出报道的有关薄熙来神秘免职剧的最新线索披露。

星期一,美国《华尔街日报》头版发表记者裴杰(Jeremy Page)的长篇报道说:

“(英国人)尼尔·海伍德去年在重庆神秘死亡,此事如今开始成为薄熙来事件的一个重要因素。......在薄熙来被免职前,前重庆市公安局长王立军为躲避薄熙来前往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寻求政治庇护,从而引发了一起戏剧性的政治事件。......数名知情人士在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说,王立军称,他曾向薄熙来表示自己认为海伍德是被毒死的,之后就与薄熙来闹翻了。据其中一名知情人士说,王立军还说,薄熙来的夫人谷开来卷入了与海伍德的一起商业纠纷。”

“(薄熙来被免职)这起案件至今依然有很多疑点。王立军对前上司(薄熙来)的指控至少是提升了1989年中国军队镇压天安门事件以来中国领导层内部一起最激烈、最公开化的权力斗争的利害相关度。”

《华尔街日报》在这里所说的英国人海伍德去年在重庆神秘死亡,是指他去年11月被发现死于所住的重庆一家酒店。知情人士表示,当局随即宣布他死于酒精摄入过量,并在没有通常的尸体检查的情况下将他火化。但海伍德的友人向英国政府提出怀疑,说海伍德生前是滴酒不沾的人。

*像克里斯蒂小说一样奇*

薄熙来被免职前后的中国政情发展之神秘、离奇、扣人心弦,可说是跟已故的英国著名侦探悬念小说家阿加莎·克里斯蒂最神秘离奇的小说相比也有过之而无不及。因此,mysterious(神秘的)和drama(戏剧)之类的词就成为国际媒体记者在报道有关新闻时的常用词。《华尔街日报》记者裴杰是这样,美国彭博通讯社记者傅才德(Michael Forsythe)也是这样。

在星期一发表的报道中,傅才德介绍了有关案件的最新情况,并介绍了一个英国人在中国的离奇死亡跟中国最高层政治变动的纠葛:

“星期一,英国大使馆发言人约翰·盖勒格通过电话表示,英国驻北京大使馆今年早些时候要求中国政府调查尼尔·海伍德死亡一事;早些时候,中国方面对英国表示,海伍德死于酒精摄入过量。他说,‘在他(海伍德)死亡之后有一些谣传和疑虑,我们被告知那些疑虑,而那些谣传一度变得多起来,’英国方面随后要求进行调查。”

“在英国方面要求中国方面进行调查之际,有关中共解除薄熙来重庆市委书记职务的各种理由的谣传四下流传。重庆是中国最大的城市之一。中国总理温家宝和国家主席胡锦涛要在明年卸任,中共试图进行国家领导班子权力平稳交接。”

“现年62岁的薄熙来依然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直到最近他被认为是下届中国最高领导层即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的人选。薄熙来在3月15日被解职。英国驻中国大使馆发言人盖勒格没有具体说明英国提请中国方面对海伍德之死进行调查是在王立军2月6日至7日在美国驻成都总领馆滞留之前还是之后。他说,中国方面同意就这一案件进行调查。”

*谜团的部分解释*

迄今为止,有关薄熙来被解职以及与此相关的其前心腹、原重庆市公安局局长王立军突然试图寻求美国领事馆庇护的事件可谓迷雾重重。令中国国内外观察家感到最好奇、也最为迷惑不解的谜团包括:

1)王立军作为一个长期从事公安工作的中共省级干部,究竟感觉到自己受到什么样的重大生命威胁,使他觉得不得不寻求美国领事馆的庇护?

2)在3月9日中国人大开会期间举行的记者会上,薄熙来为什么在中外记者没有提问有关问题的情况下,非常激动地为他的妻子和儿子声辩?(说他妻子20年来没有商业活动,说儿子薄瓜瓜没有开超豪华车法拉利,也没有在外国留学学费来源不正的问题。)

3)在“中共中央办公厅关于对王立军私自进入美国驻成都总领馆并滞留事件进行调查评估的通报”被意外或蓄意泄露给全世界之后,国际媒体提出的一个共同的质疑是,该通报所说的王立军调查薄熙来家人的事情,在中国是极端不同寻常的事情,因为假如薄熙来及其家人有什么问题,应当是薄熙来的上级而不是他的下级进行调查;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极端不同寻常的情况?

英国人海伍德在重庆的神秘之死,将这些谜团以及谜团中的人和事串联在一起,似乎给薄-王案提供了至少是部分性的解释。至于这种解释是究竟有多正确或多全面,国际媒体和中国公众正在期待中国官方做出解释。

*令人难以忍受的沉默*

迄今为止,中国官方还没有对薄熙来为何被免职提出任何解释。

英语里有所谓的“震耳欲聋的沉默”(deafening silence)的说法。薄熙来被解职以及迄今为止的中国政情的发展,给这种所谓的矛盾修饰法(oxymoron)的真实性提供了一个非常生动的例证。

在薄熙来被解职(官方的说法是“不再兼任重庆市委书记”)将近两个星期过后,中国官方还是迟迟没有拿出一个解释,对中国公众说明为什么、以及有什么必要如此不留情面地将他解职。这种震耳欲聋的沉默显然让通常总是跟中共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的中共机关报《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时报》感到难受和心慌。

于是,《环球时报》在上个星期四做了一件非同寻常、非同小可的事情,这就是发表了一篇题为“重庆调整后的中国社会理性”的社论,对党中央在关键时刻的长时间失声沉默提出了正面的进谏、间接的批评、直接的抱怨:

“实际上全社会都在等待党中央的进一步权威声音。......我们也希望一些结论的形成能更快些。权威声音来得越快,社会就越清晰,公众也越踏实。在一些时候,速度的意义远远超过速度本身。”

显然,《环球时报》认为,中共党中央的动作太慢了,慢得不可理喻,慢得让全社会感到焦急,焦躁,困惑,悬心。

*此时无声胜有声*

英语里有“震耳欲聋的沉默”的说法,中文里则有“此时无声胜有声”的说法。美国《纽约时报》记者迈克尔·瓦恩斯和沙伦·拉弗拉尼耶就从中国当局的沉默当中听到了“十面埋伏”琵琶曲一般紧张的弦外之音。

纽约时报》星期一发表两位记者的报道说:

“(英国政府要求中国政府就英国公民海伍德在重庆死亡一事进行调查)这一要求可能预示着围绕薄熙来的争议的一项重要发展。薄熙来早先一直在争取晋升中国最高领导层,直至他在3月15日被解职。自那时以来,没有外人再看到他或他的妻子,也没有外人再听到他们说话。”

“这些最新的案情披露使本来就被认为是中国对外密不透风的领导层1989年以来最为深刻的分裂平添了一层诡异。1989年,在发生天安门抗议活动之后,中共领导人和中共一些元老罢黜了中共名义上的领袖赵紫阳。”

“王立军丑闻以及海伍德之死看来给薄熙来的批评者提供了一个把柄,可以让这个可能是很有力量的敌手靠边站。”

*中国外交部声称不知情*

在外国媒体突出报道涉及英国人在重庆死亡的薄-王案最新发展的同时,中国官方依然对有关案情保持沉默。《日本经济新闻》记者岛田学星期一从北京发出报道,用了简短的两段话突出显明了这种巨大的中外反差:

“针对《日本经济新闻》的采访询问,英国外交部表示,去年11月一名英国人在中国重庆市死亡,其死因有疑点,已经向中国政府提出进行详细调查的要求。死亡的英国人跟中共重庆原市委书记薄熙来有关系。有观察家指出,薄熙来被解职或许与此有关。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在3月26日的记者会上表示,对英国方面提出要求调查一事,他‘不了解有关情况。’”

*泄露外界的中共内部文件*

先前泄露外界的中共内部文件对王立军突然到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寻求庇护一事与薄熙来及其家人的关系提出了部分解释。

“中共中央办公厅关于对王立军私自进入美国驻成都总领馆并滞留事件进行调查评估的通报”的有关段落是:

“通过深入细致的工作,现已基本查清了王立军事件的经过和原因。今年1月28日,王立军找薄熙来同志通报有关重要案件与薄的家人有关,由于办案人员为此感到了压力,已经接到辞职信,希望薄熙来同志予以重视,妥善处理。薄熙来同志对此十分不满,随后找市政府、市纪委、市委组织部主要负责同志商量,以多岗位全面锻炼为由,提出调整王立军工作。

“2月1日下午,重庆市委召开常委会,决定免去王立军的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职务。事先未按规定征求公安部的意见。王在市政府不再分管公安司法工作,调整为分管教育、科技等工作。为此,王立军想不通。2月2日,市委有关负责同志到市公安局宣布王立军不再担任党委书记和局长职务后,在薄熙来同志家人和身边工作人员的压力下,有关方面以各种名义违规审查王立军身边工作人员及有关重要案件的办案人员。

“王立军认为自己人身安全受到威胁,遂决定出走,并于6日下午在事先未按程序报批的情况下,独自进入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王立军进入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后,先与美方人员谈了有关合作交流事项,随后提出避难的请求,并根据美方要求写了政治避难申请。”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