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14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陈光诚大哥首次探监 坚持申诉陈克贵无罪


陈光福与妻子和儿媳在临沂监狱外(网络图片/陈光福提供)

陈光福与妻子和儿媳在临沂监狱外(网络图片/陈光福提供)

在美国读书的中国盲人法律维权人士陈光诚的大哥陈光福和家人1月31日前往山东临沂监狱探视狱中的儿子陈克贵。陈光福事后表示,将继续为陈克贵的正当防卫案件向法院进行无罪申诉。

*9个多月来首次见家人*

星期四是陈光诚的侄子陈克贵去年4月被抓以来首次与家人见面,也是他进入临沂监狱后的第一次会见日。陈克贵去年4月遭到闯入家中的镇领导等人暴打而被迫自卫,却被当局抓捕、判刑。

去年11月30日,临沂当局审理陈克贵所谓“故意伤害罪”,没有通知家属并阻挠开庭前几个小时得到消息的家属旁听,因此家人没有在法庭上见到他。

据透露,这次会见是早些时候就安排好的,陈克贵的家人为避免节外生枝,一直比较低调。不过,这次探监正值陈光诚在华盛顿美国国会领取兰托斯人权奖,并在美国国家大教堂“寻找中国之魂”人权研讨会上发表演讲。

据悉,陈克贵的父亲陈光福、母亲任宗举、特地从北京赶回临沂的妻子刘芳和儿子,早上不到8点来钟就赶到临沂监狱。陈光福一家人考虑再三,最后决定不带孩子进去,并且事先商定一定不在陈克贵面前表现出悲伤。

*当局未告家人上诉事情*

据陈光福向美国之音讲述,狱方安排家属与陈克贵隔着会见玻璃交谈了半小时,他们家属和陈克贵身后都有狱警监视;狱方还明确告知会见中所谈一切都有监听与录音。

陈光福向美国之音透露,临沂法院非法扣压家人聘请律师为陈克贵上诉的信函、没有交与陈克贵认可,陈克贵根本不知道家人坚持为他提出上诉的事情。

他说:“因为克贵在(审理)当天表示不上诉嘛,但是我认为这不是克贵真实意思的一个表达,就以我的名义起了一个上诉状,但是要经过克贵同意,或同意不同意我的上诉。我们要求法院把这个信息去征求可贵的意见。但是他们没有做这个工作,克贵现在说不知道我提出上诉的事情。”

*不上诉非本人意愿*

陈光福还透露,陈克贵当初在法庭上表示不上诉,不是他本人的意愿,而是按照当局的要求说的。

陈光福说:“因为他告诉我,他对这里面的程序根本就不懂,就是说,他们怎麽说,他就按照他们的意思说的。”

另外,陈光福在这次探监中还询问了去年4月26日夜晚,山东临沂双堠镇镇长张健在得知陈光诚成功逃走后,带领一批人先后3次闯入陈光福家中搜查,并对陈光福及其家人殴打,将陈光福抓走后,陈克贵被迫反击砍伤张健的情况。陈克贵再次表明是在生命安危不保的情况下才被迫还手。

陈光福说:“我就想问他,当天晚上你是在什么情况之下动的手,他告诉我,我确实忍无可忍了,我再不动、再不还手的话,他们有可能把我打死,我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被迫还手的。”

*继续无罪申诉*

陈光诚的大哥陈光福表示,根据最新了解到的情况,他们更加坚信陈克贵无辜,他是临沂当局报复陈光诚的受害者,他们将继续为陈克贵的正当防卫案件向法院进行无罪申诉。

据陈光福说,陈克贵看上去身体与精神状态不错,因这是大半年多来第一次见到家人,陈克贵可能比较激动,双眼看起来明显红了。

另外,中国人权活动人士胡佳星期四对美国之音表示,陈克贵案件是当局在政治上迫害和报复陈光诚的延续,既是政治迫害案件,也是公民对非法暴力侵害的正当防卫权案件。

胡佳说,中国的人权和维权人士将继续关注陈克贵的案件,将山东的陈克贵案和湖南邵阳朱承志因披露民主人士李旺阳离奇“自杀”而被当局非法关押近8个月的案件作为今年主要行动的焦点。

法律窗口 专题简介

“法律窗口” 2002年创办,由亚微撰稿和主持,它是一个以介绍美国法为主的专题节目,旨在通过报导和分析一些具有影响力的案件和法律议题,简明生动地展现美国法律制度的精髓。欢迎您在新浪微博博客推特(@YaweiUS)关注“法律窗口”。并通过“法律窗口”的电邮信箱law@voanews.com提问,或发表您的建议和意见。

此外,台湾五南出版社在2008年把“法律窗口”的文稿编辑成书,书名是《听美国宪法说故事》、《听美国法律说故事》,欢迎读者直接和出版社联系订购。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