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30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黑户合法化:“超生游击队”不用躲躲藏藏了


在为农民工提供母婴检查的北京朝阳区十八里店乡医院,中国妇女抱着孩子等着看医生。(2007年9月5日资料照)

在为农民工提供母婴检查的北京朝阳区十八里店乡医院,中国妇女抱着孩子等着看医生。(2007年9月5日资料照)

中国1300万无户籍人员终于可以落户了,这算是今年10月中国政府实行“全面二孩”政策的后续。在这些没有户籍的“黑户”中,60%以上是超生造成的,原因是一些地方长期将计划生育等政策与户口登记捆绑在一起。北京大学人口研究所教授乔晓春在接受中国媒体采访时表示,如果计划生育政策不放宽,“黑户”问题也得不到解决。

中共中央深改组近日通过《关于解决无户口人员登记户口问题的意见》,要求“把计划生育等政策与户口登记脱钩”,全面解决无户口人员登记户口问题。中国政府目前公开的“黑户”人数为1300万,但中国媒体《第一财经日报》在报道中说由于地方政府把超生罚款与新生儿入户捆绑,人口普查时许多父母不敢给孩子登记户口。这就意味着中国“黑户”的实际人数应该高于1300万。

“黑户”是中国社会的一个特殊群体。他们由于没有户口而不能享有社会保障,也不能上学、找工作甚至结婚生子。国家发改委曾对分布在全国15个省份的1928个有效“黑户”个体进行调查,报告指出“黑户”形成的原因大致分为:不符合政策超生、未婚生育、没有主动登记和毕业迁移证丢失等。

超生是造成中国上千万“黑户”的主因。大军智库主任仲大军谈到:“很多人在前些年超生了之后,不给上户口、罚款等等。对上户口百般刁难,使一些人心存畏惧,另外加上经济上面也没钱,罚款也交不起,也就只好成了黑户人口。有时候再加上到外地打工,躲躲藏藏。”

自上世纪八十年代强制性的一胎化计划生育政策开始实施起,“超生罚款”也就应运而生。曾有媒体爆出中国每年的“超生罚款”金额高达人民币200亿元。2000年,中共中央和国务院联合发文将“超生罚款”更名为“社会抚养费”,很多地区规定超生人员必须交纳社会抚养费才能落户。这笔“社会抚养费”分摊到每个超生儿身上有多少?国家计生委说,社会抚养费及滞纳金按照国务院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6738元的9倍24.06万元征收。但据一些超生户向媒体爆料,如果和当地计生干部搞好关系,也可以按照收入的2-3倍征收。据报道,曾炒得沸沸扬扬的“葫芦娃爷爷”中国著名导演张艺谋缴纳的超生罚款至少2.4亿。

蒋援民律师介绍说,他听说的一些案件都是超生家庭迫于高昂的罚款费用而放弃办理户口。他说:“公安机关以当地政策必须缴纳了罚款以后才能给上户口,而农民家里非常困难交不起罚款,所以他们经常上访要求上户口,个别的也有到法院起诉公安机关。我听说过几起这样的案件,绝大部分都败诉了。”

但法律人士说,事实上,这些案件本不该败诉。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户口登记条例》,对出生的中国公民予以户口登记,没有任何附加条件。然而蒋援民律师谈到,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立法法》规定,地方的规章制度如果与国家的法律法规相抵触,就是无效的。但是“当地政府都颁布了相应的地方性的土政策。因为很多地方的公安机关就依据这个土政策,就不给上户口。大部分地方的法院又是因为它是靠当地财政的供养,包括他们工资、他们人事关系都归当地组织和人事部门管理,所以他们就不敢得罪当地政府。”

在世界范围内,中国是仅剩的几个实行严格户籍管理制度的国家。这个制度曾经有效限制了人口迁移,保持了人口的分散性,使得政府对人口的管理和控制更加容易。但随着社会和经济的发展,半个世纪以后的今天,户籍制度显然已经不再适用。“这个问题不仅仅是经济问题、社会保障问题或者社会治安的问题,更主要的是人道的问题。”仲大军说。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