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23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铁窗后陈克贵透露曾受威胁不敢上诉


陈光福说正在准备为儿子陈克贵申诉 (网络图片)

陈光福说正在准备为儿子陈克贵申诉 (网络图片)

中国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的侄子陈克贵在山东临沂监狱对前去探监的父亲陈光福披露,公安局领导曾以其家人安危和判处无期徒刑来威胁他,迫使他在法庭宣判后当庭表示服从判决不上诉。陈光福星期四对美国之音透露了这一信息,并说陈克贵现在肯定同意家属代为申诉。陈家在陈克贵涉嫌故意伤害案审理期间聘请的一位律师表示,公安人员对陈克贵所作的威胁显然是非法的。

去年11月30日,陈克贵在一次突然举行的庭审中被判3年3个月有期徒刑,当时的罪名是“涉嫌故意伤害”。陈克贵最初被逮捕的罪名是“涉嫌故意杀人”。他父亲陈光福在得知判决结果后曾对美国之音表示,这个判决结果显然不公。

陈光福星期四与妻子任宗举、儿媳刘芳一起探监后对美国之音记者表示,监狱方面试图对陈克贵施压,让他告诉家属不要申诉。这是他们在陈克贵被控故意杀人遭到拘押以后第二次见到他。上次探监见面是在1月30日,也是在同一地点。陈光福表示,尽管见面时有人在场监视,陈克贵这次在受到监听录音的电话交谈中吐露了一些上次见面没敢说的话,首次提到公安人员威胁。

*陈光福:儿遭胁迫 不敢上诉*

他说:“关键的一个问题好像是监狱方面在做工作,不希望他申诉。并且今天他告诉我,在沂南看守所期间,有人对他进行威胁。以孩子和老人的生命安全作为威胁,说你如果提出上诉的话,你还有孩子,还有老人。上次好像他的顾虑挺大,没敢说。这一次也非常谨慎。公安局里的头,并且告诉他,如果上诉的话,有可能判他无期。”

陈光福认为,他儿子陈克贵缺乏法律知识,听到了这种人身威胁和重刑恐吓就信以为真,所以在法庭宣判之后当庭表示服判不上诉。

他说:“对,没有选择,配合政府配合公安,把他的刑期判得轻一点。要不,像他这种情况完全可以判无期。他就信真的了。”

这位山东临沂东师古村村民曾在他弟弟陈光诚去年4月逃离遭到严密看守的住所之后被当局带走问话,陈克贵案就是在陈光福被带走约20分钟后发生的。陈光诚后来躲进美国驻华使馆,后来又来到美国学习。

陈光福还表示,陈克贵说监狱方面让他告诉妻子刘芳待在家里,不要外出打工。

*刘芳:律师被拒 夫不知情*

陈克贵在案发一天后致电警方主动投案。刘芳当时曾收到丈夫一条要求帮他找律师的手机短信。她随后逃离家乡前往北京躲藏,并在那里聘请了斯伟江和丁锡奎两位律师,但沂南县当局指派鲜少接听外媒电话的两位当地律师予以替代作辩护人。

刘芳星期四探监后对美国之音表示,陈克贵对家属给他聘请这两位律师以及律师数次到沂南要求去看守所会见均被拒绝的事一无所知。

她说:“之前不是给他请了那两位律师嘛,然后问他知道名字吗,他都不知道。然后今天才跟他说的。我之前在外面给他请的律师,他都不知道名字。律师不是去过四五次嘛,去过五六次,他都不知道。今天跟他说了两位律师的名字。”

陈克贵家属认为,陈克贵之所以不知道家属聘请的律师,是因为当局不让陈克贵见律师,也不告诉他有这样的权利,导致陈克贵对家里请律师等许多事情一无所知。

刘芳表示,陈克贵入狱后瘦了十几斤,前段时间嘴角长疮,没用过药,现在留下疤痕。陈光福表示,陈克贵没有说他在监狱挨打,只说狱警看管人员对他还好。陈光福分析说,当局可能把陈克贵当成政治犯看待,因为普通服刑人通常都可以见到亲戚朋友等探监者,而陈克贵的三叔陈光军星期四前往探监时被狱方告知非直系亲属不得探视。

*丁锡奎:威胁恐吓 实属非法*

公安局的人在看守所用家人生命安全和判重刑来胁迫陈克贵放弃上诉的行为显然是非法的。

在北京的丁锡奎律师对美国之音表示,公安局的人在看守所用家人生命安全和判重刑来胁迫陈克贵放弃上诉的行为显然是非法的。

丁锡奎律师曾向有关司法当局发出公函,指控沂南县司法机关非法剥夺了陈克贵依法应该享有的被告人律师辩护权。

*陈光福:正当防卫 质疑供词*

对于法院公布的陈克贵供词所说在他家被砍伤的人当时是赤手空拳以及深夜返回他家的目的是为了寻找遗失的手机等情节,陈光福认为有刑讯逼供和诱供之嫌。他指出,陈克贵用菜刀砍伤深夜闯入他家抓人打人的沂南县双堠镇官员张健等人是正当防卫。

陈光福去年12月6日在网上就陈克贵案的一些细节描述说,那天晚上他被绑架后不久,张健带领众多带着洋镐把的不明身份人员闯入他家,无任何法律手续对各个屋翻箱倒柜搜查,抢走了家中的现金、手机、通讯录等一宗物品,并对克贵妈妈进行毒打,砸坏了电视机、缝纫机、家具,并将多个上锁的抽屉撬坏。克贵被闯进来的土匪用木棍群殴,数次被打倒,脸上、脖子上、胳膊上、腿上等多处被打伤。

与张健等人一同闯入陈家的县治安大队协警赵伟臣去年6月被行政拘留5天,治安大队领导就赵伟臣用木棍砸坏陈家电视机向陈光福道歉,并赔偿350元人民币。陈光福指出,当时那木棍是用来殴打陈克贵的,陈克贵一闪,刚好打到电视机。陈光福说,当地政府官员威胁他不要接受媒体采访,不要再“胡说八道”,否则将对陈克贵不利。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