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7:18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养老金亏空超三千亿,中国人老无所养?


几位坐轮椅的老人在一所北京公园里休息(2013年档案照)

几位坐轮椅的老人在一所北京公园里休息(2013年档案照)

最近公布的中国社会保险基金预算显示,在去除政府财政补贴后,2015年中国养老保险亏空将超过3000亿元人民币,这将影响未来五年2亿多60岁以上人口的养老。有报道称,中国计划把部分国有资本划入社保基金,来填补亏空。但专家认为,这一方案可能会遇到来自既得利益集团的阻力。

2015中国养老金亏空增加近一倍

中国财政部5月8日公布的2015年全国社保基金预算数据显示,今年社保基金收入43088.07亿元,支出38463.97亿元,除掉政府9741.75亿元的财政补贴后,社保基金亏空5117.65亿元。具体到全国社会养老保险基金上,在去除政府财政补贴后,亏空3115.33亿元,规模比2014年增加了近一倍。2014年的亏空为1563亿元,而在2012年这一数字还为正值,当年养老保险基金收支相减剩余1079亿元。

中国养老保险基金亏空迅速攀升凸显中国正面临一场严峻的养老危机。有分析估测,中国未来20年养老金面临的缺口可高达11万亿美元。在今年3月的全国人大、政协“两会”上,中国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部长尹蔚民提出,中国要在2017年推出推迟公民退休年龄的方案来应对由于人口寿命增加导致养老金领取年限延长和养老金待遇“刚性”增长给中国养老金支出带来的巨大压力。

制度缺陷是亏空首要原因

经济学家、独立评论人士何清涟表示,中国养老保险制度的缺陷是造成目前中国养老基金亏空迅速攀升的根本原因。她说:“中国的养老金是部分人缴纳,更多的人不缴纳,党政事业机关、尤其是党政机关的人过去很多年不缴纳,但是他们又是退休金拿得最多的。企业要缴纳的五险一金在全世界都没有这么高的,所以各企业不堪重负。所以由部分人负担全社会的养老,这个是很不合理的,也是难以为继。”

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认为,养老金的管理不当也是造成养老金出现巨大亏空的一个原因。他说:“对养老金的管理出现随意挪动,甚至被用到风险很高的投资项目。比如上海的周正毅案所暴露出的问题。”

中国拟划国资补缺

据《经济参考报》5月12日报道,“为填补养老金缺口、缓解财政补贴压力,划转国有资本充实社会保障基金的工作已经进入实施阶段。”报道援引中国财政部一位人士的话说,“财政收入增速出现严重下滑,而财政支出特别是社保方面支出却在逐年增加,压力越来越大,所以国资划拨社保基金是个趋势性问题。”报道还援引中国劳动学会副会长苏海南的话说,“现在中央已经明确决定国有资产划拨社保,而且也成立了部际工作小组,已经进入实施过程中。”这篇报道得到了人民日报旗下的人民网的转载。

纽约城市大学的夏明表示,这不失为一个好的思路。他说:“毕竟国有企业是全民的财产,而全民的财产怎么样惠及全民,现在中国确实还没有找到一个好的解决方案。养老金作为全民共享的公共品如果能由国有企业去支撑养老金,那将是一个积极的做法。”

然而这种说法很快遭到财政部澄清。财经网报道说,财政部有关负责人已澄清,具体方案正在研究中。北京理工大学经济学教授胡星斗说,将国有企业资产划拨社保将面临很大阻力。他说:“阻力主要会来自于特权利益集团,也就是国企的主要负责人,他们是既得利益者。他们肯定是反对国有企业人任何的改革,比如私有化、让民众来分享利益等。”

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明确提出,划转部分国有资本充实社会保障基金。显然,目前财政部还没有具体实施方案。胡星斗说:“这个窟窿只能是通过出售国有资产、国有企业的利润分红,通过这样的方式来解决。而且,有些国有企业的效益不好,或者说效率、劳动生产率、资本利润率过低的,控制在政府手中又没有太大必要的就应该把它们卖掉,资金归社保。”

未来缺口仍巨大

证券时报5月13日报道说,“用划转国资弥补养老金亏空只是个次优方案,最好方案应是用国企红利弥补养老金亏空。”报道认为,划转国资可能导致国企经营日渐式微和不负责任的行为,最终使这个方案成为“无源之水”。

经济学者何清涟表示,以国企红利弥补养老金亏空是可行的,因为不会碰触国有企业的利益。她说:“其实拿国有企业的钱去填补(缺口),只是中央把原来用在别的地方的钱挪一块出来,因为国有企业交税也是蛮多的。这个税原来可能是用在军费上、维稳经费上,那么那边少用一点就挪到这里来了。”

但这种方案可能也会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把养老金的缺口堵上。由于中国正急速提前进入老龄化社会,中国职工养老保险的抚养比例将从目前的三个人养一个人,下降到2020年的不到三人养一人,直到2050年变成几乎一比一的比例。正如中国副总理马凯2014年底在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二次会议关于统筹推进城乡社会保障体系建设工作情况的报告中所说的,“如果体制不改、机制不变、政策不调整,缺口是必然的。不是一星半点的缺口,而是巨大的缺口。”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