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45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中国打击禁书书商 效果或许适得其反?


学生领袖黄之锋和学民思潮其他成员在英国驻香港领事馆外抗议香港书商失踪事件。(2016年1月6日)

学生领袖黄之锋和学民思潮其他成员在英国驻香港领事馆外抗议香港书商失踪事件。(2016年1月6日)

据路透社报道,继香港巨流传媒五人陆续失踪、李波事件持续发酵后,香港的书店开始撤回被中国大陆禁止的文学作品。

新加坡的大型连锁书店叶一堂(Page One)以出售英文书籍为主。据《南华早报》称,自去年巨流传媒的第一人失踪起,该书店的8家香港分店就开始撤回相关书籍。

人权组织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的亚洲问题分析员莎拉·库克(Sarah Cook)认为,李波等人失踪的事件正是中国政府给那些写作或出版关于中国负面内容的人们的下马威,告诉他们这样的行为是有风险的。

掩盖丑闻出此下策 反倒让人将信将疑

从事出版行业近30年的明镜集团创办人何频就同行李波事件对美国之音说:“这个事情非常地蹊跷和诡异。”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在何频看来,假如大家的猜测成立,中国当局跨境执法不仅影响了李波等人的家人,打击了香港人对“一国两制”承诺的信心、破坏了香港言论自由和法治的两大支柱,同时也伤害了中国大陆的利益。

据香港中文大学讲座教授林和立(Willy Wo-lap Lam)对《华盛顿邮报》透露,巨流传媒正筹划出版一本关于习近平的新书,名为《习近平的情人》(The Lovers of Xi Jinping),书中内容跨越1985至2002年的时间。

明镜集团的创办人何频(何频提供)

明镜集团的创办人何频(何频提供)

何频分析说,首先他并不相信这本可能要出版的书中内容的真实性,并且他认为这本书的市场也不大,不会引起太大的反应。然而,有关部门如果是为了阻止这本书的出版而对李波等人做出如此越界和过分的行为,那么现在造成的影响倒是适得其反了。他说,事件发生后的这几天以来,社交媒体上充斥着对习近平情人的猜测和传言。

他对美国之音说:“所以我非常怀疑,如果是习近平本人所为,或是他的亲信所为,那简直愚蠢到了极点。”

他说:“所以我觉得这件事很诡异,很不可以理解。因为适得其反,反而使习近平所谓的,可能都不存在的个人丑闻,让很多人将信将疑。”

他补充说,如若是反对习近平的人故意为之,那么确实达到了大大损害习的个人形象的效果。

何频分析称,李波事件没有赢家:“从哪个角度来讲,铜锣湾书店这个事情不是一个李波失踪那么简单,不是一个书的出版组织那么简单,也不是一个香港的‘一国两制’受到破坏那么简单,是没有一个赢家在这里面。”

失踪之谜不解 书商表示不惧

尽管书店叶一堂撤下了敏感禁书,一些出版商、书商则表示不会被这起事件影响。

香港另一家书店人民公社(People’s Book Café)也售卖大陆禁书,其店主保罗·唐(Paul Tang)说:“会恐惧‘哦有一天我也会消失’这样的事情吗,我并不会。我还是会继续现在的正常生活。”

何频创办的明镜集团也从事出版事务,其中或多或少也涉及所谓的“敏感内容”。

他说:“这样的事情给我们的教训是双方面的,就是让自己变得更加专业化,不要为了吸引眼球把自己的专业原则给放弃,这一点对我们来讲是教训也是真实的,我们也更加专业化。第二个就是我们进一步减少在香港的运行,我们要把主要精力放在电子出版方面。”

他表示,巨流传媒出事后, 包括明镜集团在内的出版商会更多的考虑向网络媒体发展。原本传统纸媒的市场就在萎缩,当局打击传统出版业的行为在他看来本就是一个错误的判断。现在这件事情或许会成为一个动力,推动出版商转向更难控制的网络,而这对更多的读者影响更大。

何频说:“事实上,即使我们被迫放弃了,或是自己主动放弃了,不管是哪一种放弃也阻止不了中国的老百姓、中国的网友要求更多的自由信息、更多的内幕。这种东西是没有任何力量可以阻止的。”

人民公社书店的保罗·唐也表达了相同的看法:“万一香港的出版业崩塌了,那么这种(对禁书)大量的需求会转移到其他地方,例如台湾、日本,一旦中国大陆的游客有机会出境,他们会找到这些信息,新的市场会在其他地方建立起来。”

亚洲出版业协会(The Society of Publishers in Asia, SOPA)编委会主席汤姆·利安得(Tome Leander)也在呼吁香港政府支持香港社会言论自由基石的同时,呼吁出版物编辑们能够在这样的时刻更加勇敢。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