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12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失踪、遇害美国记者母亲批评政府未尽责任


失踪美国记者奥斯丁•泰斯的母亲(中)和遇害美国记者詹姆斯•弗利的母亲(左一)做客华盛顿新闻博物馆。(慕小易拍摄)

失踪美国记者奥斯丁•泰斯的母亲(中)和遇害美国记者詹姆斯•弗利的母亲(左一)做客华盛顿新闻博物馆。(慕小易拍摄)

奥斯丁·泰斯的家人最后一次见到他是在2012年9月末上传的一个Youtube视频中。摇晃的画面上,依稀可以辨认这位没刮胡子的削瘦的中年男子,正是在叙利亚失踪近三年的31岁自由撰稿记者奥斯丁·泰斯。他站在绑架者旁边,歪着头,哭着说,“哦,上帝。哦,上帝。”

本周三(2月4日),失踪美国记者奥斯丁·泰斯和遇害美国记者詹姆斯·弗利的家人做客华盛顿新闻博物馆,介绍他们在试图营救儿子时的经历。两位母亲都认为美国政府在营救人质的过程中没有尽到责任。

弗利们的死是美国政府的责任

“是詹姆斯的同事打来电话说他遇害了。我们从政府那里得不到任何消息。”詹姆斯的母亲黛安·弗利说,“政府和家属的沟通是非常不畅的。”

华盛顿新闻博物馆活动海报。(慕小易拍摄)

华盛顿新闻博物馆活动海报。(慕小易拍摄)

奥斯丁的母亲黛布拉·泰斯也谈到,“就没有一家机构可以协调达成这个目标,就是把美国人安全快速的送回家。”黛布拉这周来到华盛顿恳请美国政府官员关注她儿子的搜救进展。她说,“政府机构间的沟通以及政府和家属的沟通都是令人感到痛心的。这很明显是失败的。”

在奥斯丁失踪后的近一年时间中,他的家人听从政府的安排保持沉默。而现在,对政府的失望使他们决定靠自己的努力营救他们的儿子。本周启动的新政策展示活动旨在提高人们对奥斯丁被绑架事件的认知度,并同时向奥巴马政府施压。

目前,美国政府对人质的政策是禁止交付赎金和任何向恐怖组织妥协的行为。但遇害者家属们正在不断的向政府施压,希望他们可以在这个问题上多一点灵活性。并且,他们要求政府重新审视美国的人质政策。

总部在美国的保护记者协会提供的数据显示,自叙利亚的战火烧起之时,已经有90名记者被绑架或失踪。仅仅去年一年,就有17名记者遇害,包括奥斯丁在内的20名记者仍旧是失踪状态。

中国的记者面临相同困境

同样的危险也发生在中国记者们的身上。

据保护记者协会的数据显示,截至去年底,在中国有44名记者生活在狱中,这个数字使中国成为世界上关押记者数最多的国家。

保护记者协会执行主任乔尔·西蒙说,“中国的新闻环境变得越来越封闭、狭隘和压抑。报道新疆问题、西藏问题以及其他敏感话题的记者特别容易受到伤害。这种本来就很有限的(新闻报道)空间又在急速缩小。所以我们非常关注中国的新闻环境。”

他还谈到,记者在社会中的扮演的角色是至关重要的,它可以确保人们向政府问责的通道是畅通的。他提醒中国的记者不要畏惧强权,尽到自己的义务。

“矛盾的是,在过去,中国政府要求记者扮演这种角色,但是当记者真的扮演了这个角色的时候又惩罚他们。所以记者必须要明白,他们是在服务于他们的社会,这是非常有价值的工作。所以他们不可以让中国封闭的新闻环境阻止他们做这种重要的具有批判价值的工作。”他说。

记者,作为现代社会不可或缺的一种职业,亟需得到掌权阶层的尊重和保护。一名记者的死,不仅仅是一个生命的逝去,而是一种敢于表达的声音的消失。对记者的关押和残害,也不仅仅是对某个群体的压制,而是试图让全体人民闭嘴。

XS
SM
MD
LG